中共警察的言行何其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法輪功學員常常把迫害自己的警察稱作惡警,那麼這些警察是不是惡警呢?還是看一看他們的言行吧。

明慧網七月七日有幾篇報導,其中一篇報導的是山東冠縣高中畢業生法輪功學員趙麗。趙麗於二零零八年高中畢業,當時才二十歲,而且已經在高考中榜上有名,只等上大學了。可是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功,卻遭到警察的無辜綁架。趙麗認為自己沒有一點錯,抓捕自己沒有任何理由,所以她奮力反抗。幾個警察惱羞成怒,叫嚷非把她的青春耽誤了不可。結果在將她劫持三週後,真的就將她劫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了。

這些警察真惡毒。一個二十歲的姑娘,對未來充滿了無限希望,大學生活對她來講是多麼美好啊。可是,這幾個惡警就那樣很隨意地把她綁架,又很隨意地把她勞教了。看看這幾個惡警是怎麼叫嚷的:非把她的青春耽誤了不可。明知人家要上大學,還把人家非法勞教,這些警察的心腸何其歹毒!

另一篇報導是吉林省榆樹市青山鄉法輪功學員鄧麗娟的自述,她在自述中講到警察對她丈夫的毒打: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半夜十一點多鐘,我們正在熟睡突然聽到外邊亂喊亂叫,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情,這時我家門被踹開,原青山鄉派出所所長張德志帶領手下警員有馬凱、李佔民、張文革,司機卞二華等人非法闖入我家。未出示任何證件和手續,進屋後不由分說把我和丈夫鄭福祥從被窩拽出來,就大打出手,拳打腳踢,當時把孩子嚇的大哭。他們一邊打一邊叫囂要廢了我丈夫,一邊往我丈夫生殖器上踢,污言穢語,不堪入耳,又拿出皮帶抽打我丈夫足有二十分鐘……」

這段自述讓人觸目驚心。這些警察多兇惡啊,半夜把人從被窩拽出來毒打,還叫囂著要把他給「廢」了。怎麼廢的?就是專踢人家的生殖器。那是甚麼地方!那可是生命的要害,真踢中了,可真的是能要了他的性命的。再說了,用皮帶抽打人二十分鐘,那是甚麼滋味?這些惡警哪能是一個「惡」字就能概括得了的?

還有一篇報導說的是山東濟南第一女子勞教所女警王雲燕的劣跡,其中說到她因一位法輪功學員重新走回修煉而惱羞成怒的事,她為此特意開了個會。雙手叉腰,惡狠狠地說:「誰要是背後捅刀子,我就叫她骨頭和肉每一片都分離,叫你在黃土下嘗嘗我王雲燕的厲害!」

王雲燕才三十幾歲,還說自己是山東大學中文系畢業。這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說的話嗎?哪有一點文人的斯文和儒雅。

筆者選這三篇報導主要是因為有惡人惡毒的話語與相應的惡行。可是這遠遠不是他們罪惡的全部。我到明慧網上的「惡人榜」上去查了一下,發現這些惡人的罪惡遠不是報導出來的這一點點。就說這個王雲燕,她在惡人榜上被記述的惡行還有這樣一件事: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王雲燕來上班,看到被強迫蹲著的法輪功學員劉麗傑,怒從心頭起。她讓包夾出去,惡狠狠地向劉麗傑的左臂踢去。因為她穿的是警鞋,只這一腳就使劉麗傑的整個左臂當時就變成了黑紫色,且痛不可忍。」

我又在明慧網上查了一下被迫害致死的鄧麗娟的丈夫鄭福祥遭遇的迫害,那可不只是警察往他生殖器上狠踢的罪惡行徑,他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六大隊遭遇的酷刑更讓人難以想像。上面這樣記載:「剛到六隊,就聽見大法弟子被打得悲慘喊聲,六大隊惡警用警棍毆打、用拳腳猛擊身體各個部位,然後將衣服扒光,用三角皮帶猛抽全身,皮開肉綻之後,拿來鹽面往傷口上撒鹽,然後用手猛搓,痛苦萬分……」

人們常用「往傷口上撒鹽」來比喻一些沒有人性的惡人有意加大被害人痛苦的事,可是這些警察在中共的驅使下竟然能將這樣的比喻變成現實。還不只是撒上鹽就完事了,再用手把鹽往傷口裏猛搓,惡人的惡毒無以復加。

當然,筆者只是選擇當日的幾篇報導,又隨意查看了一下涉及的相關資料,發現警察的罪惡行徑真是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就包括所有這些被報導出來的東西,也不能完全傳達出惡警的罪惡與法輪功學員的痛苦承受。

這樣的案例有多少?明慧網上的報導每天都有幾十上百的類似案例。那些沒有報導出來的呢?又有哪一篇報導能完整地表達惡人的罪惡呢?報導出來的迫害只能是冰山一角,人們感受到的也只能是文字傳達出來的一點點而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只能用罄竹難書、慘絕人寰來形容。中共控制的惡警的惡言惡行是何等的惡毒!

這樣的罪惡在神州大地持續了十二年,而且還在持續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