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份子學大法和有條件信師信法

——讀新經文《甚麼叫助師正法》的一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今天讀到了師父的新經文《甚麼叫助師正法》,想到自己以前悟到的一些東西,寫出來跟各位同修交流一下。

我在人間的學歷比較高,面對一些需要理解的東西(例如一篇文章)時,我有一個常用的思維方式,就是去思考「為甚麼作者會這樣構建文章」,「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切入點」,「這樣寫文章的目地是甚麼」,等等。這種思維方法對我在常人中的研究確實起到了作用。

因為師父講過:「知識份子學大法,要注意一個最為突出的問題,就是把大法當作一般常人中學習理論著作的方法來學,像選擇有針對性的名人語錄來對照自己的行動一樣的學,這對於修煉者的提高是有阻礙的。」(《精進要旨》〈學法〉)所以在自己逐漸養成這種思維方式的時候,也同時意識到了這種思維方式的存在。在學法中或者思考師父的講法時,這種思維方式一出來我就能意識到,基本都能保證不進入到那種思維方式中。

而在看到《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弟子:師父說甚麼就信甚麼、不再更深的多想,這種狀態對嗎?」「師:神看一定會認為這人太好了,但我還是要他多看書多學法。」我悟到前面提到的這種思維方式,雖然面對常人中的學問可以分析出一些常人作者的寫作目地,遣詞造句的方法,文章背景等等,但是依據的判別標準和分析方法大多都是常人層次中的。而對於修煉者,由於層次不同,這種思維方式可能就會帶來理解上的疏漏與偏差,所以結論至高也超不出自己所在的層次。更不要說用這種思維方式去學法,那是根本就無法衡量的,反而會導致甚麼都學不到。就像師父說的:「最忌諱的就是第一次看《轉法輪》的人,抱著人的觀念衡量法:噢,這個地方講的好,那個地方好像是我有點懷疑。那麼整本書他都會白看,甚麼都得不到,這太可惜了!」(《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之所以提到這種思維方式,是因為在《甚麼叫助師正法》以及前面的《再精進》中,師父都提到了實際做事中改變了師父的要求這種情況。學員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我認為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認為自己的想法能夠達成更好的結果,認為修煉應該聽師父的,做事自己更有人中的經驗和知識,把做事和修煉割裂開來,而且忘記了:我們沒有那種智慧衡量師父要求的每個做法中包涵怎樣的考慮,也沒有資格來衡量師父的要求。如果認為自己的想法、做法比師父要求的更好,這在某種程度上,就跟《轉法輪》中提到的「還有一些僧人用自己所參悟的東西當作釋迦牟尼的話在講,不去講釋迦牟尼原來的話了。這樣致使佛法面目皆非,根本就不是釋迦牟尼所傳的法了,最後就使佛教中的佛法在印度消失了。」一樣了。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不敬師敬法,不信師信法,有條件的信師信法。

師父在《美國首都講法》中講到:「特別是作為正法來講,我要走的路我為甚麼這麼堅持,因為那是在開創未來。我在宇宙中所做的那一切,那是最值得珍惜的,那是我將來要肯定、我承認的。不是我要的,那是不能夠承認的、不能被肯定的,那是恥辱。」身為大法弟子,不去做師父要的,怎麼能行呢?相反這種有意改變師父要求的做法,反映出的是我們根本上把法擺在怎樣的位置。從這點看,如果不立即糾正自己的心態,會造成我們自己無法衡量和彌補的後果。

當然,作為我本人來說,並沒有參加過太大面積協調或者是多人協作的項目,所以並不清楚項目有些時候面對的具體困難。只是本著切磋的想法寫出一點東西,跟大家交流一下也請各位指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