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學習《甚麼叫助師正法》的一點粗淺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昨天打開明慧一看,發現師父有新經文發表了,心裏一陣高興,連忙點開拜讀。但一看新經文的題目是《甚麼叫助師正法》,心中就隱隱約約有些難過,預感到這是師父的棒喝到了。等到讀完全文,果然是師尊恨鐵不成鋼的教訓和語重心長的諄諄教誨!噢,師父啊您不容易呀,太操勞了!

作為法輪功學員,作為師父的弟子,誰不知道「助師正法」這句話?誰沒有說過這句話?那幾乎是天天都掛在嘴邊上的呀!可師父為甚麼現在還要來單獨講這個法呢?從以往師父開示的法理中我們知道,如果是一般的問題,個別的問題,不牽扯全局的問題,師父是不會公開拿出來講的。現在既然講了這個法並公開發表,說明問題是很嚴重了。也說明正法進程推進到了這一步──逼近最後。再不講清楚,再不改過來,很多學員、很多大法弟子就很可能過不了這一劫,得不到救度了。那千萬年的輪迴、等待,豈不是付之東流、白白辛苦一場?

現在的情況好比是,一個大學生馬上就要畢業、走入社會了,可還要老師耳提面命,講解、囑咐為甚麼要好好學習、為甚麼要做好作業這些最基礎、最基本的問題,這是老師愛操心呢還是學生不爭氣呢?學了師父的新經文我感到汗顏、臉紅、如芒在背。慈悲偉大的師父不僅僅是在棒喝,也是苦口婆心的在給機會、指航向!我也捫心問了自己:「甚麼叫助師正法?」居然心頭一陣茫然,沒有一個比較清晰的答案。看來我們平時提到「助師正法」這個問題或者說到「助師正法」這句話時,多半是「隨著龍船打號子」──把它當作一句豪言壯語,人云亦云而已。並沒有真正往心裏去,跟自己是否真修、實修這個問題沒有聯繫起來。就像學法不入心、水過地皮乾是一樣的道理。

新經文雖然篇幅不長,可我學後心裏頭有一種沉甸甸的感覺。昨天晚上出去做證實法的事情時,我一路都在拷問自己:「甚麼叫助師正法?」夜晚煉靜功,還在琢磨這事,靜不下來。今天早上出去講真相時,腦子裏還是在想這個問題。回來後我把新經文又讀了一遍,才有一點粗淺的體悟,在此與同修作一個交流。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要真正的從法理上弄清楚「助師正法」這個問題並且做好,我想首先要解決的是信師信法的問題。「信師信法」誰不會說啊?但隨口說說並不等於修煉。我想起碼應該做到兩點:要相信師父就在身邊,相信大法無所不能。真能做到這兩點,就不會被邪惡演化、操控的干擾、病業等假相所迷惑。怕心執著會越來越少,三件事會越做越好、越做越順。

師父說:「作為學員,要助師正法,只能怎樣圓容好師父要的,才是你該做的」(《甚麼叫助師正法》)。現在師父要的就是要我們多救人,那我們就要圍繞這個問題動腦筋、想辦法,如何把三件事都做好。不能好做的就做、難度大的就不做;不能高興起來、順了自己的意思就做,有了情緒、不順自己的意思時就不做。總之,在師父要求我們千方百計多救人這個問題上不能浮光掠影、膚淺表面、淺嘗輒止,而不願多吃苦、多負責、多做事,圓容師父所要的。

其三,要完成好助師正法的歷史使命,首當其衝的就是要修去怕的執著和利益心、安逸心這兩隻攔路虎。利益心太強你回不了天;安逸心太重你成不了神。你執著人間的利益、留戀人間的享受,那你就可能留下來當人!眼前的一刻值千金、值萬金,你把主要精力用在哪裏你就可能去哪裏。要身體力行,付諸行動,切切實實去做,且一如既往、持之以恆的勇猛精進,才是真正的助師正法。

另外,師父還告誡了有的同修去向師父家人討說辭,然後在學員中傳播的問題。能有機會見到師父,這是某些大法弟子的偏得。這些能見到的同修何苦不珍惜,要去打擾師父家人、從而干擾師父的正法進程呢?師父的家人不等於師父。相當於同修之間不修口,這既不利於同修個人的修煉圓滿,也干擾了正法進程的整體推進,還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我們不是經常講要讓師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嗎?我們有機會見到師父家人的同修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修心、修口,不亂傳、亂講,否則就是放縱自己的人心執著,給師父添操勞,甚至拖了正法的後腿。即將圓滿的大法弟子不可能不悟、不可能不察啊。

一點體悟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