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全面否定邪惡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師父說:「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

二零零七年,我被當地中共惡徒綁架、非法拘留二十天,我絕食十五天,闖出魔窟。在被迫害期間,我對能接觸到的警察、看守人員、所長、公安局長及其他人員及犯人,用一切機會、方法給他們講真相。有一次,「六一零」惡警頭頭為了達到讓我進食的目地,說:「你這樣做,很危險,身體承受不了,你都告訴我們大法好了,我們都跟你學盤腿打坐了,你應該配合我們工作,你這樣做,我們不好交待。」我說:「你承認大法好,你敢大聲從心裏真心說法輪大法好嗎,你說我就進食。」他說:「那好。」他大聲說:「法輪大法好!」我順手拿「營養快線」喝了一口。我看周圍還有四、五個警察和其他人員,就說:「你們都承認大法好嗎?」那個頭頭說:「你們都快說。」他們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說了一遍:「法輪大法好!」我都喝了一口。後來他說:「你可以進食了。」我說:「你們要承認大法好,就讓我出去,不要迫害我,那我進食了。」

由於在被迫害期間抵制邪惡,又有外面的同修不斷打電話講真相、散發真相資料,使不法人員惶惶不安。在第十六天早上,警察把我和另一同修送往外地企圖迫害。他們要我在迫害通知書上簽字,我想起師父講過的法:「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拒不簽字,說:「你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三番五次,我拒不簽字,那個頭頭火急火燎,眼睛瞪的老大說:「走著瞧,看誰說了算。」

在檢查身體和測量各項指標時,我和同修都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讓一切不正常,檢測結果顯示各項指標均不正常,勞教所拒不接收。在返回原地途中,車上兩惡警抽煙很嗆人,我倆發正念讓其把煙滅掉,兩惡警拿起煙各自抽一口,就把煙滅掉了。另一惡警頭頭詆毀大法,我們就發正念讓其閉嘴,讓其頭疼。不一會兒,他就不說話了,趴在那摸著腦袋。

第二天,他們看給我買的乳粉、快餐麵,並說去飯店訂餐,我都不吃。他們找來公安局長、所長、惡警六七個人要給我灌食,說怕我死了。我說我不怕死,有師父保護,不能死,我想救度你們,不要你們迫害好人,你們迫害我是有罪的,是要遭報的,希望你們積點德,做點好事,免得後悔。其中有一明白真相的頭頭說:他不配合不好辦,找醫生檢查一下看到底怎麼樣。

醫生來後,我給他講真相,告訴他不要配合他們迫害我,並求師父加持,讓一切檢查指標正常,醫生檢查完後說:這老頭六十多歲了,十幾天不吃不喝,各項指標均正常,我們都不如人家身體好。這樣我又回到了監舍。

回去後,我打坐求師父,我小聲說:「師父,讓弟子回家吧,弟子在這裏已經給能接觸的人都講了真相,也包括同室裏的犯人,有的給他們做了三退,這裏不是弟子呆的地方,弟子出去要救度更多的眾生。」同室裏有幾個打架鬥毆的小地痞,他們看著我竊笑,搖頭不相信,我心想我師父靈著呢。第二天,「六一零」人員和我家人把我接回家。

回想自己從開始修煉跟頭把式、磕磕碰碰走到今天,自己修的很不精進,過程中從病業關、還業債討命關至邪惡迫害,每一關,每一難都是在慈悲的師父呵護下走過來的,不修大法就沒有我的今天,沒有慈悲的師父呵護我就走不到今天。每回想起這些我就熱淚盈眶,師恩重如山。我一定要用心學法,精進修煉,助師正法,隨師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