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被迫害嚴重的地區不能再用人心助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近兩三年來,我們這個縣裏的學員一直被迫害的很嚴重。從零七年至今,就有二十多名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近二十人被綁架到洗腦班強迫「轉化」。十多人被關押,大多被勒索萬元以上的錢財才放人。每到邪黨敏感日,「六一零」還要騷擾學員。二零一零年,「六一零」把多名學員綁架到洗腦班轉化,不放棄信仰就直接勞教。據說新上任的縣「六一零」頭子揚言二零一二年前要把這個縣裏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轉化」完。

邪惡能在這個地方賴以生存、囂張,也就說明這個地方適合於它們。是這個地方的很多學員長年的不能認真修煉自己,長期不在法上,加之放不下的執著和怕心承認了它們,助長著它們,給了它們存在的環境。

直到目前,我們這個地方的相當一部份學員最突出的表現就是:邪惡一有甚麼風吹草動,馬上就像如臨大敵。有的法也不敢學了,救人的事也不敢做了,《明慧週刊》也不敢要了,一天天提心吊膽的觀察著邪惡的動向。同修們由於怕心,認同了邪惡的存在,默認著迫害,而不敢向世人揭露迫害,無意中助長著邪惡,使他們抓到理由一次次的迫害得逞。有些同修不但不敢揭露邪惡,甚至還抵觸揭露邪惡,怕得罪世間的惡人連累自己,反而沒有避免邪惡的迫害,有人還被迫害的非常嚴重。痛定思痛,多年來,每當同修遭到迫害的時候,很多次不都是因為自己不正的心態,才招來了迫害嗎?揭露邪惡就是解體邪惡,否定迫害;不敢揭露邪惡就會助長邪惡,加劇迫害啊。

由於一些學員平時不能從心性上下功夫修煉自己,認為做些事就是提高了,飄飄然的,把自己看的如何如何,聽不得批評意見,一旦遭受迫害時,面對生死和利益的考驗,卻不能把自己擺在法中了,為推脫責任,只好供出其他同修。一個在學員中混事的人,據說供出當地和外地學員就有幾十人,使不少同修上了邪惡的黑名單,每隔一段時間就有同修遭到迫害,使我們的環境變的非常不好,給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帶來極大難度。同時也嚴重的影響著那些學法不深的學員,加重著他們的怕心。

到了今天,那些從監獄或勞教所裏出來的、那些被綁架到洗腦班強迫「轉化」的,那些被非法關押並勒索錢財的同修們,卻極少有人向世人揭露邪惡對自己的迫害。同修們心理上最大的障礙是,揭露了迫害怕它們還會迫害自己。去年八月底九月初,「六一零」綁架多名學員辦了一星期洗腦班,被綁架的學員出來後好像都守口如瓶,誰也沒有主動把此事說給其他同修或者揭露邪惡。大概兩個月的時間,我們才打探到一點消息發給了明慧網。

試想一下,這個地區的很多學員遭迫害後,都不敢揭露邪惡,邪惡還顧忌甚麼?另外空間的邪惡今後會抓住學員的怕心和執著下死命迫害,世間惡警惡人為了利益會對學員迫害的更加賣力。

為甚麼有的同修剛從勞教所出來不久,又被送到洗腦班?為甚麼有些同修接二連三一次次遭受迫害,邪惡總對他們不肯放手?也許就是因為他們不敢揭露邪惡,從思想中消極的接受了迫害,邪惡才有理由一次次的迫害他們。說白了,就是有些同修遇到事情不能好好的向內找,不能深挖自己修煉中的不足,不能真正按照法的標準提高自己,關鍵時刻不能把自己擺在修煉人的位置上,真正為自己的修煉負責。

還有的學員從黑窩裏出來了,不去接受教訓,找出被迫害的原因,自己受到那麼大損失卻滿不在乎,還帶著虛榮心在學員中證實自己以上做了多少事,多麼了不起;也不想自己當時遭迫害時給整體和自己造成了多大損失?他們出來後不重視學法內修,仍存在較強的妒嫉心、爭鬥心、證實自己的心,其實都是很危險的。

師尊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道:「但是我希望大家摔跟頭之後要吸取正面教訓,不要老吸取反面教訓。吸取反面教訓就是用人心在想問題,把自己變的狡猾、圓容,那就變壞了。甚麼是壞人,我跟你們講過吧,那狡猾的人是壞人。心地善良、沒那麼複雜的思想,那是好人。要正面想問題,摔了跟頭要從修煉人角度上找原因:我哪做的不對?用法衡量衡量,你才能吸取正面教訓,真的能這樣去做一定會好。」

一個地區出現這麼嚴重的迫害,這個地區的學員都應該從自己做起認真向內找,看看自己的修煉狀態如何,做事符不符合法的標準?是否經常想著整體,把法放在第一位?怎樣盡自己一份努力挽回當前這種不利局面?可是真正想著整體,真正為法負責的人並不多。有些學員只是從表象上找被迫害的原因,看別人,不看自己,甚至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竭力開脫自己,不懂得怎樣在教訓中提高。也有學員一見邪惡有甚麼動向,只想著自己不出問題就行了,根本不去考慮整體,不去考慮別人,此時的思想行為已遠離了大法,更談不上為法負責了。這種為私為我的自我保護的心,其實怎配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呢?

迫害十年多了,師尊在法中甚麼都告訴了我們,甚麼也都給了我們。今天的大法弟子,越是到了關鍵時刻越要憑著信師信法的正念去捍衛大法,做一個頂天立地的大法徒,從險惡的環境中與舊勢力的因素去搶人,怎麼能不顧其他大法弟子的安危,不顧眾生的死活,只為保護自己而站在局外作看客呢?如果多數學員都處於這種自我保護的狀態,那麼我們就等於把環境送給了邪惡,它們還能不逞兇行惡嗎?它們就會抓住學員的執著和怕心進行迫害,最終達到毀滅學員和眾生的目地。

邪惡迫害了我們,我們就應該把它揭露出來,曝光它,解體它,否定它。揭露邪惡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同時也是彌補自己修煉中的不足和損失。特別那些遭迫害時向邪惡妥協的同修們,捫心自問,自己在黑窩裏都幹了些甚麼,寫「三書」,背叛師尊背叛大法,還有的出賣同修,即使不是真心的,那能是小事嗎?能想當然的抱著得過且過的心理,隨著時間的流逝,就一了百了嗎?今後如不能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和洗刷自己的恥辱,能達到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嗎?

這麼多年,師尊為我們的付出和操勞,人神都難以想像,沒有師尊正法,也早就沒有我們了,沒有我們在世間的一切了,我們一定得對的起自己的良心啊。好在師尊慈悲無量,不看哪個學員一時的表現,一再等著,給其機會。我們一旦走了彎路或做了錯事並不可怕,過後能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煉人,努力按照法的標準去做,師尊都不會丟下我們。站在法上考慮一下自己的生命何去何從,不能拿今天的修煉當兒戲而一錯再錯,去掉怕心,把邪惡對自己的迫害揭露出來,就是向師尊謝罪,就是洗刷自己的恥辱和污點。

十多年的風雨,如今我們應該明白:怕心是我們不能走向圓滿的死關。有怕心,我們就通過學法努力把它修去,只要下苦功夫就一定能修出正念來。區區邪惡不就像我們走在神路上的絆腳石,它們敢跳出來,我們一腳把它踢開就是了,難道還能讓它阻擋我們通向天國的路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