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講真相 慈悲救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為了助師正法,救度世人,我每次外出總要帶一些大法資料,特別是「神韻」光碟送給有緣的人。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早晨,我在公交車上發了幾份「神韻」給乘客,被一位便衣警察發現,我想:警察也是救度的對像,就對他說:「給您一份看吧,這是五千年神傳文化,一流藝術水平。」哪知他將鄰座老太太的光碟也搶去,並要我把包中資料全給他,否則抓我。我拒絕了。下車後,警察強扭我的雙手拉我到派出所去,這時圍觀的群眾很多,我看見和我一同下車的同修離我不遠,就一邊和警察說:「我原身體不好,就是煉法輪功好的,還有許多醫院治不好的癌症病人都煉好了,他教人向善,有甚麼不好?現在社會這麼亂,你們應該抓那些偷搶、殺人、吸毒、貪污犯!抓到了才了不起!抓善良人幹甚麼?演出節目也不能看?也犯罪?」我趁說話、被拉扯之機,將手提包反背手塞給同修。 圍觀的人都看見了,沒有一人向惡警「告發」, 我高聲對大家說:「記住法輪大法好有福報!」

一會兒出現了七、八個便衣警察,兇巴巴的對我說:「煉法輪功的?」不由分說抓緊我的雙手,通過他們的對話,我知道了車上的警察原來是派出所副所長,我從容的說:「煉法輪功的人是做好人,不是犯罪人,放開手,不要這樣對待我!」他們就悻悻的放開了手,對我客氣了許多,馬路上有許多人看著他們。

進派出所,他們「客氣」的請我坐在沙發上,好幾個人輪番的問我是哪裏人,叫甚麼名字,我不停的發正念,心想:「堅決不配合他們,他們沒有資格審問我!」一人說:「我是所長,又是執法人員,你是公民,最起碼的義務你應配合回答我們的提問。」我說:「對不起,沒犯罪可以不回答提問!」這時所長說:「你們修真善忍,你並沒修好,不說出名字,就沒做到真。」我知道他們是在耍手段,玩伎倆,就說:「我絕不會告訴你們、配合你們的!因我沒有犯罪,我們是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而且對你們也不好!」警察聽了許久無話可說。突然一警察又誣蔑說「斂財」。我說:我師父的書都放在網上,誰都可以免費下載。再說,寫書賣書天經地義!而師父給我們大法弟子健康的身體根本不是金錢能衡量的了的。我們師父不是一般人!我們師父是度人的。」

我接著給他們講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從「四二五」、天安門「自焚」偽案等欺騙人民,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綁架、關押、酷刑折磨,甚至活體摘取器官牟取暴利;講中共歷史暴行、貴州平塘縣的「亡黨石」、近年來頻頻出現的災禍,告訴他們這就是天意啊!是在警示人天要淘汰人,以後還有很大的災難,如瘟疫等,如果參加了黨團隊組織的人要趕快抹去獸記,三退保平安!

講到這時,一青年警察說:「我就是黨員咧。」我說:「你趕快退了吧!我給你起個名字趕快退出,將來再大的災害來,你都會平安度過。因我是信佛的。」他高興的笑了起來,並說:「好吧。」這個警察走出房間又換來一個,我又以同樣的方法給他講真相、勸三退,經默認以後,幫其退出邪黨組織。

我又告訴這兩個青年警察,在去年西湖區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的法庭上,有兩青年警察聽了法輪功學員在法庭敘說大法的美好,出庭後也情不自禁的喊了兩聲「大法好!」他們一定會有福報的。這時兩位青年警察聽了也走出房間,在走廊裏高聲對人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啊!」我為他們高興,又念師父的《論語》、經文《法正》給他們聽,沒想到他們聽的很認真,《論語》偶爾念的不太流暢,他們還說:「怎麼?忘記了?」我說:「許久未背,有點忘記。以前是背得滾瓜爛熟的。」他們笑起來,祥和的氣氛說明:他們很在乎大法。

這時那個抓我進派出所的副所長進入室內,為了挽救他,我說:「兄弟,你現在還抓法輪功弟子?你知道前年青雲譜區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時,一副庭長突發腦溢血死在裏面,人還不到五十歲。山東省有個監獄長經常迫害法輪功學員,吊打法輪功學員特別賣力,去年十一長假帶老婆、女兒一家人坐包車去郊區遊玩,撞在一棵大樹上全家人喪生,這不是善惡有報嗎?全國六一零的頭目,據報導有一百多個死去,大多是遭不幸非正常死亡,這是偶然的嗎?為甚麼這個『高位』卻少有人敢坐?」這時,青年警察問:「南昌六一零頭目是誰?」我說:「好像叫李勇。要知道迫害法輪功學員遲早要報的,於己不好啊。」青年警察說:「如放你回去,我會升官發財嗎?」我回答說:「生命比錢財重要吧,你有錢沒命,錢有何用呢?」這時副所長出去了一會兒,又進來突然對我說:「對不起,請不要記恨我。」我知道這個人明白的一面在起作用了,回答道:「我們是修慈悲的,不會記恨的,只要不迫害法輪功,你就會有個美好的未來。」

這時兩個警察進入房間說:「請你還是報一下姓名、住址,就放你回家,否則我們不好交差,就要給你照像,用照片在電腦上查你姓名,不怕你不說。」我說:「我不會配合你們的!」他們假裝跟我閒聊,邊用相機想拍照,我立即發正念:「不配合他們,讓相機壞,請師父加持!」這時聽一個警察說:「奇怪!我照相機照誰都清清楚楚,為甚麼照她就糊裏糊塗,一點都看不清呢?」又說:「國安也真是,又推辭不來了。」我知道是正念在起作用,就靈機一動告訴他們:「我是有功力的,你們是照不到的。」他們吃驚的看著我,半天才回過神來,並問我煉了幾年出了功能?你們老師那麼年輕,真那麼神奇?我說:正像你們所說的,我們師父很年輕,然而師父是以「人」的形式,在人類道德徹底敗壞時期,來世上傳「真、善、忍」大法,大面積度人,而釋迦牟尼、老子、耶穌等偉大的神也都是以「人」的形式在世上救度世人。你們真應該看看「神韻晚會」碟子到底是演的甚麼,了解真相才是得救的希望,就像一個梨子需要品嘗,才知道甜不甜,請不要錯過好機緣。後來兩盤光碟真被他們拿走了。一會聽見一警察嘀咕:「今天樓上並沒通知開會,卻許多人去了會議室。」我想:他們就是在看「神韻」。

我在派出所已呆了四個鐘頭,正值中午時分,就集中注意力發正念:清除一切迫害邪惡,不承認任何舊勢力的安排。我又向內找:是自己麻痺大意,不應該與警察同時下車,當時正念不是很強,就想:放下一切執著與怕心,來了就講真相,不要想再回去,並念師父經文《洪吟二》〈師徒恩〉。這時,一警察將布包還給我,說:「快點回家吧!」我一看,正是「三退」了的青年警察。

我走出了派出所,悟到:這一切與外面大法弟子為我集體發正念是分不開的,一切也都是師父在幫弟子做,今後要更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度更多眾生,謝謝與報答偉大師父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