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近在咫尺 惡人看不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我於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煉,在十三年的正法修煉歲月裏,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在正念正行中出現過許多神跡,現記述兩件以證實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見證與師尊正法同在、助師世間行這個特殊歷史時期。

師尊讓我看到自己世界眾生

二零零二年春天,我被不法警察劫持到看守所,牢頭在警察唆使下將我打成多根肋骨骨折,生命垂危。惡警害怕擔責任,又把我劫持到醫院治療。

開始我拒絕輸液,要求見家屬,因無理將我打成重傷,要求給我經濟補償。第三天我開始煉功、發正念。要是常人靜靜的躺著還怕骨頭長不好呢,哪敢運動。我是晚上煉動功,早上煉靜功,警察勸不住我,又不能硬攔,又怕醫院看到,只好趴到門窗口「站崗」。

我骨折處不斷有滲液流到胸腔,從醫學角度講,滲液凝固即可造成死亡,所以隔兩三天就要抽一次滲液。護士抽滲液時用很粗的針頭,在我後背肋骨縫間扎進胸腔。我深知修煉人的一切都是師父所成,「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們只是有這樣或那樣的意願而已。

我拒絕麻醉。盤腿打坐,求師尊加持,過程中沒有疼痛的感覺。為了不讓邪惡鑽空子,我還加一念,讓我世界的眾生都幫我發正念。那一刻,師父打開我的天目,讓我看到了我世界的眾生,漫山遍野、鋪天蓋地、層層疊疊,他們的衣著有點像宋代服飾,絕大多數盤腿打坐立掌發正念,也有站著立掌的。雖然看得不是很清楚,時間很短,但那場景太震撼了,令我終生難忘。我知道是師父鼓勵我,也讓我看到了自己的責任。我在心裏暗暗發誓:弟子要為眾生負責,隨師正法到底,圓滿隨師還。

一天,警察用輪椅推我到樓下檢查,當時沒電梯,要走三層樓梯,非常顛簸。我求師尊加持,心態很純,感覺像是太陽走近我,渾身暖洋洋的。我看到了師父法身,高大無比、難以形容,我沉浸在佛恩浩蕩裏,啜泣不已。家人問是不是很疼,我只是搖頭,依然啜泣。警察說下次咱們別下來了,讓大夫上去得了。他們哪裏知道是師父的慈悲感召、震撼了我的整個天體世界。

為了證實大法神奇,我一再要求出院回家。醫生讓家屬看片子,說折的肋骨沒長好就出院容易扎壞五臟。因為我滿身是青紫瘀傷,警察也怕曝光,要我等瘀傷都退了才讓出院。我住院十八天,出院第二天我自己開車到公安局取回給我的經濟補償,幾天後就能一手提一個髒水桶倒垃圾,見證了師尊的威德、大法的神奇。

近在咫尺 惡人看不見

二零零五年夏季的一天,我和同修在我家正在做真相材料,一群惡人突然闖進我們住的院子,我讓同修先出去迎住惡人,我迅速做了一下處理。我一邊求師父抑制住邪惡之徒的思想,一邊走出房間。

邪惡頭目說:「不讓我們進屋坐坐?」我就把他們帶進另一房間。我想決不能被邪惡抓走、給當地同修帶來壓力、給當地證實法工作帶來負面影響。我的心很平穩。

邪惡頭目說這幾年上邊怎麼怎麼施壓要抓你,他如何如何給頂著等等許多買好的話。其實他抓人最賣力了。我很可憐他,因為大法弟子都知道他們是被另外空間邪惡操控幹壞事和他們所面臨的結果,他們是真正的受害者。我也看到了他此時內心的那種無名的怕。我知道師父法身就在身旁,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現在只有跑這一條路可走,請您給弟子安排吧!」沒有怕,沒有絲毫懷疑,正念一貫到底。惡徒馬上說:「你換換衣服,領導問你點事,一會兒我就把你送回來。」面對邪惡的欺騙謊言,我淡淡的一笑。當我換下拖鞋,穿上一雙比較滿意的鞋子時,我就知道我一定能走脫得了。

一切都按師父的安排進行著。走出院門,邪惡頭目說:「你坐那輛車。」師父安排的太周到了,因為我對那種車特熟悉。本來惡人是想左右一邊一個惡警,把我夾在中間,不知怎麼的,右邊的一個「很聽話的」坐到了前面司機旁邊的副駕座。本來應該向市裏開,兩輛車卻向相反的方向行駛,要繞一個大圈再開回來,沿途路線我也熟悉,出市郊路的兩邊都是棉花地,一塊七八米寬的玉米地是唯一能跑的地方,就在右側。

師父的加持,我的正念,惡人根本不敢想我會跳車。到了地點,我猛然起身、開門、跳車,一系列動作一、兩秒就完成了,等惡人剎住車,我已翻身爬起,衝進玉米地裏。當時車速有四五十邁,換個常人難免有閃失,我只摔個跟頭,沒有一點疼痛的感覺。玉米地只有幾米寬,兩邊都是半米多高的棉花地,惡警頭目吩咐兩輛車在玉米地兩頭一堵,人是無法走脫的。

我跑到玉米地中間時就鑽進東邊的棉花地,想穿過東側的馬路走脫。沒想到棉花地邊有個溝,溝兩側的土埂比棉花秧還高,幾個惡警在土埂上來回搜索,我爬到地邊他們就發現了,「在這吶!」他們喊。我看見一雙腳。「在哪?」我聽到有人跑過來的聲音。我仰面躺著立掌發正念,求師父抑制住他們的思想,之後再沒有聽到他們的聲音。

其實發現我那個惡警離我就幾米遠,按常人的理,他只堅持再喊一句或走到我身邊就能抓到我,因為棉花秧只有腿高,沒法跑,也不能爬,棉花秧一動就會被發現。可見我的正念確實完完全全抑制了他們的思想。我發了很長時間正念,最後順利走脫。

回想迫害發生時,我沒有維護自己的私心、怕心以及對屢次抓我的惡人仇視等心理,符合了師父在《正念制止行惡》中「你們在正念強、沒有怕心,沒有人的執著、顧慮心與仇恨心的狀態下有效。念出即刻見效。」的法理,見證了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正念的威力。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