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滾雷追著「六一零」人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我在大法中修煉,這些年遇到很多神奇的事,這裏寫下一些點點滴滴。

滾雷追著「六一零」人員

這事發生在我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期間。當時我們大法弟子都被非法關押在一樓,二樓住洗腦班人員,三樓住「六一零」人員。一天大雨滂沱,雷聲大作,響雷一個接一個由遠及近向我們這棟樓打來,越打越近,越打越響。突然一個炸雷打到樓頂的一個角上,整棟樓都震動了,那個位置正好是「六一零」的房間,只聽到「六一零」、公安、街道和幫教人員呼喊著衝下二樓,可能他們當時正在開會。炸雷通過窗戶又打到二樓,他們衝下一樓的大堂,縮成一團。突然,雷鳴電閃,一個雷夾著一個火球滾進大堂,轉了一圈出去時,把大堂門口一個直徑一米多的巨型花盆,連同上面種的巨型鐵樹一起打到幾米遠。整個大堂亂成一團,到處都是尖叫聲,他們不知道再往哪兒跑了。

就在他們走投無路之時,也可能是誰提醒了,他們突然都跑到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房間,只見一個看管我的「六一零」人員衝進來,一屁股坐在我身旁,喘著粗氣,不斷說:「嚇死我了!嚇死我了!」她見我沒作聲,回頭看到我安安靜靜的坐在床上,不解的問:你不害怕嗎?我說:不怕,這些雷打不著我們,對我們不起作用。她自言自語的說:「還是在法輪功的人身邊最安全。」

寶書回來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的一天,「六一零」人員要我的單位、街道、家人協同一起逼迫我,必須在七天之內將《轉法輪》交到居委會,還強調一定是我經常看的那本《轉法輪》。到了期限最後一天,我對著《轉法輪》坐了很久,默默的流淚,但最後還因正念不足,交了寶書,做了一生中最糊塗的事。後來不久,我看到了師父的經文,很快歸正自己,回到大法中來。但交書一事一直令我痛悔不已。一天,我打開一個箱子,猛然看到我的那本《轉法輪》書端端正正的放在箱子的中間,就是我交的那本,書是第一版第一次印刷的,包書的封皮和裏面夾的書籤都和原來一模一樣。我抱著書禁不住哭了。我跌倒了,師父把我扶起來,鼓勵我繼續往前走。師父洪大的慈悲是很難用語言表述出來的。將近十年過去了,此事今天寫出來我還是淚流滿面。

幾年前的一天,我與同修見面,走在路上,聽到清脆「噹」的一聲,我低頭一看,地上沒見甚麼,回家後發現一直掛在脖子上的小法輪章不見了,小紅繩子斷開,但是還掛在脖子上,這是我僅有的一枚了,章沒了,我把小紅繩子扔了。去年一天,我把桌子收拾乾淨,準備好好學學法,當我打開盛裝大法書籍的抽屜時,看到那枚丟失了幾年的小法輪章回來了,完好無損,而且墜子上穿的還是那條紅繩子!

用了的錢又回來了

我常年外出講真相,到邪惡黑窩發正念,乘車費用不少,可是往往事後我發現,乘車卡上的錢沒有減少。我悟到,只要我們走得正,一切師父都在安排。

一次,我約見一位多年不見、「七二零」後一直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的同修,我想和她交流交流。出門前,我從抽屜的信封內取錢,當時信封內裝有一千三百元,我取走了三百元。見到同修後,因她近期在經濟上遇到很大困難,開飯的錢都緊張,我就把身上帶的三百元給了她。回家後,我又打開信封準備取一些錢備用,看到信封內整整齊齊放的還是一千三百元,我很驚訝,連數了兩遍都是一樣。師父啊!弟子在純淨心態做事的時候,您無時無刻不在幫著我們,我們唯有在救人中做的更好。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