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面對面 惡警就是看不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回憶十多年修煉中,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點化和保護,沒有師尊宏大慈悲的一切,怎能有弟子的今天。下面把部份的回憶寫出來。

師尊的大法像上了彩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迫害後,鄰村一個大煉功點的那所房子沒有再用,但師尊的大法像一直掛著,經過一年多日曬,師尊法像除了頭髮還是黑的外,衣服和背景都成了白色的了。同修告訴我後,我說我把法像請家去吧。

一天中午,我去那村請師父法像。同修說:你比較精進,師父能不能給法像上上色?我也沒敢吱聲。法像請回家後,我用濕、乾白布擦乾淨後收藏了起來。過了六天,本村一同修到我家,我說我請了師父的法像,給你看看。剛一展開,哎呀,神了,師父法像黃黃的袈裟,天藍色的背景,師父真給上色了,謝謝師父。當然,這是師父顯給我的神跡,這對當時剛得法一年的我是一個很大的鼓勵。

面對面 惡警就是看不見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的一天上午,我被惡警綁架、關到本地派出所,我想決不能被邪惡帶走,留下我好救人。上廁所的時候,我一看廁所外邊是大道,但這個牆我爬不上去,我念口訣「金剛排山」,手一推牆,牆就掉下三塊石頭,我從缺口跳了出去。

出去後一看大道上有人,我就躲到牆邊一大叢玉米秸裏,正好裏邊能坐下一個人,躲進去後用一小捆堵上缺口,坐下立掌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控制迫害我,干擾我救人路上的亂神爛鬼,全部解體。」「請師父加持,這一塊的眾生需要我,讓邪惡看不見。」

一小會,只聽到外面的警車,摩托車還有好多警察,有的說:「每個路口都看著,就不信法輪功還能飛了不成。」

我前面的那小捆玉米秸,被幾撥警察拿起好幾次,實實在在的我就在那坐著,可警察就是看不見,都說沒有人。警察從上午八點一直到中午才離去,我立掌一天,晚上我才出來了。我明白是師父的保護、大法弟子的正念擋住了警察的眼睛。

師父點化我到誰家

我連夜走到了娘家,怕警察來找,第二天早晨天還沒亮,弟弟發動車想把我送出村去,可怎麼也發動不開。天快要亮了,我有些著急,忽然悟到:是不是不該走,出村不安全所以發動不開。突然腦子反映出同村的某某家,一連三次,我恍然大悟,說:「弟弟,我不走了,師父叫我去某某家。」

師父讓我去的某某家我不太熟悉,母親領著我到了這家,叫開了門,這家的老母親說:「師父三日前就跟我說,一定要保護來到你家的大法弟子。原來是你啊。」後來我被非法通緝,走上流離的生活。

意念到 我說放人警察就放

在流離的日子裏,邪惡追著我腳後跟的搜捕,丈夫又和我離了婚,還有別的難等等,都是大法和師父給我力量和正念度過一個個難關。

我們幾個同修分頭把當地願意真實姓名揭露當地迫害的案例上了網。做好這個事後,我就找「六一零」政法委書記講真相,希望他明白真相早日停止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份的一天,天下著大雪,我找當地政法委書記講了半個小時的真相後,本來被非法通緝的我,當場被抓進看守所。我在裏面除了講真相甚麼都不配合,一轉臉在北面看見師父在朝著我笑,一連幾次,仔細看又沒有了。這一下我正念更足了,心裏謝謝師父的鼓勵。

大概第二天上午,警察強行把我拖上警車,說是勞教,由於體檢不合格,他們又把我拉進本地醫院。我不配合他們的治療,在去廁所的路上,幾十個老百姓跟著看戴著手銬腳鐐的我,我說走累了,就坐在走廊椅子上休息,給大家講真相。警察不好意思就躲開了。我五天裏講了幾百人。

因為我絕食身體難受,就想,我該回家了。我發正念:送勞教所的道堵死,回看守所的道堵死,住醫院這趟道堵死。然後用意念寫一個大大的「放」字。第六天,警察讓親友把我接回家。

師父再次救我

回家後幾天,我一直咳嗽的厲害,我來到師父像前雙手合十說:「師父,弟子回來了。」一抬頭,師父的像在打手印。我想師父是叫我寫揭露迫害文章,當時我就坐下用真實姓名揭露了這六天邪惡對我的迫害,快十二點就寫完了,這時一點也不咳嗽了。

同修抓緊把我的文章上了網,外地的同修三天三夜沒睡,做出了我們本地不乾膠,運回後,全市同修同心協力,一夜間全市都貼滿不乾膠,加上真實姓名揭露迫害的小冊子,大大的震懾了本地「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其背後的邪惡解體了,最後,真實姓名上網曝光迫害的同修一個沒被騷擾,之後一連幾年再沒迫害過,當地的政法委書記也辭職了,少造了業。

我結束了流離的生活,丈夫這時已再婚,我無家可去,生了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不久一天的半夜十二點,我在同修家發正念,剛立掌,就覺得眼前發暈,肚子疼,我想去廁所,剛走到院子,就眼前發黑,我手扶著牆,喊了同修一聲就倒在了地上。一位同修把我拖上了床,我身體動不了,眼睛也睜不開,腦子一片空白,只有一念:「師父,我不能走,我要救眾生。」忽然,空中一道白光照亮了整個空間,一股熱流通透了全身,我忽一下起來,說「我好了」,肚子也不疼了。感謝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正念出獄回家

因我忙於做事,忽視了靜心學法,二零零八年被邪惡綁架,五月份被劫持到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在五月十三日上午,打水的時候,等大家全到齊了,我把提前想好的使勁喊出來:「法輪大法是正法!『轉化』是錯的!千萬年等待不能毀於一旦!師父不捨得丟下一個弟子!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

這時警察們亂了手腳,找來十幾個吸毒犯連打帶綁將我拖進盡頭一間廁所裏,他們把封嘴的膠布拽下,我又喊:「法輪大法好!」邪惡下令將一大毛巾團硬塞到我嘴裏,我正感到受不了時,突然一個大法輪在我嘴裏呼呼直轉,很舒服。

惡警 一個月的「轉化」沒有得逞,又把我關進了廁所,二十四小時吸毒犯輪流看著不讓洗刷、休息和大小便,八天八夜沒睡,我想邪惡打算把我熬糊塗了,逼我寫「保證」,我不能讓他們得逞。於是我倒在地上就睡,兩個吸毒犯就一直打我,直到打累了才住手。

就這樣,我就一直睡在地上。因我只穿的單衣在瓷磚上睡,就發了一念:「在法船上睡。」從此我再睡覺,從頭到腳兩股熱流來回的轉。

在勞教所,我除了發正念就是背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

在這期間,勞教所的隊長、政委等無論甚麼時候到廁所來看我,我都把講真相放在第一位,後來她們再見到我,第一句就說:「法輪大法好。」我說:「是的,你記住這個就有救了。」

在勞教所裏,我該講真相都講了,該三退的也退了,我的使命也完成了。我心裏說:師父,我該回家了。我發正念清除勞教所到我老家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爛鬼。這樣發了三天正念,第三天下午三點多,我忽然覺得眼前發黑,臉色蒼黃,心跳過速,第二天去醫院一看是嚴重供血不足的心臟病,第三天勞教所就放我回家了。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又回到了救人的行列,兌現自己的使命。感謝師父在這亂世中把我救度,把弟子從地獄中撈起、洗淨。師父您辛苦了,弟子思念您。千言萬語並一句,唯有實修報師恩。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