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中共的政治迫害

——參與迫害者也是中共的受害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在現代的法制社會,權力制衡,法律制約,政治迫害很難發生。然而在獨裁暴政統治的國家政治迫害卻極易發生,且危害極大。中共就是這樣一個一黨獨裁崇尚暴政的獨裁者。

中共統治中國幾十年,政治運動不斷,一九五零年的「鎮反」運動、一九五七年的「反右」運動、一九六四年的「四清」運動、一九六六年的「文革」運動、一九八九年的「六四」鎮壓學生運動、一九九九年開始的迫害法輪功運動。在歷次政治運動中,中共以各種藉口行政治迫害之事,對受迫害的群體和個人肆意栽贓任意定罪,讓國人誤認為受政治迫害者是違法犯罪。中共顛倒了善惡、是非觀念,混淆了依法執政和政治迫害的界限。在這樣的環境中,在中國人的思想中,逐漸形成了一種錯誤的認識,錯把中共的政治迫害當成是合理合法,更令人十分痛心和悲哀的是,連一些公檢法司等部門的法律專業人士、警察,都很難分清或真不知道自己所幹之事,是在依法辦事還是在搞政治迫害。中共這種顛倒是非、混淆概念的做法,給中國人民造成了巨大傷害。但需要指出和說明的是,無論你是執行中共命令參與運動的迫害者,還是運動中的受害者,其實都是中共政治運動的受害者,因為參與迫害者在運動過去之後,很有可能成為中共的替罪羊,並且因為行惡,或早或晚會受到天理的報應。為了擺脫中共對中國人民的迫害,我們有必要、更有責任澄清被中共顛倒和混淆的是非、善惡觀念,認清政治迫害的危害性,分清所謂依法辦事和政治運動迫害的界限。不再追隨中共參與政治迫害。

一、甚麼是政治迫害

政治迫害就是執政者完全為了統治者的個人或集團利益和喜好,通過發動政治運動,而不是依照法律和程序,對個人、組織、群體進行迫害。通常以執政的最高權力者發出的指示、命令為迫害依據,而不是依照國家法律依法行事。運動中剝奪受害者的一切人身權利和自由,不給受害者申訴、申辯澄清事實的機會,甚至在一夜之間就推翻、打倒、鎮壓、施刑。中共所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無論是何種形式的表現其特徵卻是相同的:

特徵之一:即所有的政治迫害,都來源於中共執政最高權力者的個人意志、指示和命令。

特徵之二:即所有的政治迫害,都是中共控制的媒體一邊倒的謊言宣傳造勢的結果。

特徵之三:所有的政治迫害,中共都脅迫各級政府參與,全民表態,人人過關。

特徵之四:所有的政治迫害,被迫害的人或組織全被剝奪了憲法和法律所賦予的一切權利。

事實怎樣,讓我們了解一下歷史和現實中所發生的一些事,看看是不是這樣?

「鎮反」、「土改」運動

一九五零年毛澤東的一個「嚴厲鎮壓反革命分子」的指示,各級政府紛紛參與行動,展開了批鬥、抄家和殺人等一系列違法行為。給所謂的地主富農編一套莫須有的罪名後,拉出去就地處決,沒有依據任何法律條文和法律程序。一九五一年二月,毛甚至批示說「在農村殺反革命,一般應超過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應少於千分之一」。以當時中國六億人口計算,毛一道批示,就有六十萬人頭落地。在中共發動的土改、鎮反運動中以「反革命分子」的名義或身份被殺害的人達二百四十餘萬,殺這些人也不用法律,只是毛以權代法的一句話。

「三反」、「五反」運動

在一九五一年十二月,在「五反」運動中的反偷稅漏稅,中共給資本家清算納稅時間是從清光緒年間開始算起,稅金是驢打滾式的累積,根本不是依法徵收,而是巧取豪奪,資本家就是傾家蕩產也交不起這個「稅」,走投無路被逼自殺。在「三反、五反」運動中,中共指示說除浙江和皖南外,「其它殺的少的地區,特別是大、中城市,應當繼續放手抓一批,殺一批,不可停的太早」。在這一指示下,全國有三十二萬三千六百餘人被抓捕,當時執行死刑的有二萬一千三百餘人,自殺或失蹤的有九千六百餘人,這些人被中共肆意塗炭,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只憑中共和毛的一個指示而已。

「反右」運動

一九五七年,中共號召中國知識份子和群眾幫助中共整風,提出的口號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中共鼓勵群眾為其提意見,並表示「不揪辮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決不秋後算帳」。當那些一心熱愛中共,相信中共的知識份子和群眾,按照中共的要求去提意見的時候,中共是不是對那些真心為中共,提出批評和建議的人士,「不揪辮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決不秋後算帳」呢?據史料記載,在這場反右運動中,劃定了五十五萬名右派分子,其中二十七萬人失去工作,二十三萬人被定為中右分子和反中共、反社會主義分子。這些當時被劃成右派的人,並沒有反中共、反社會主義,他們只不過是響應中共的號召,向中共提出了批評和建議,就是這些批評和建議,使數十萬人失去了人身自由,給數百萬家庭帶來了災難。

「文化大革命運動」

文化大革命又稱十年浩劫,在這場運動中以毛的「一句頂一萬句」的最高指示為依據,以其瘋狂、愚昧和無法無天的內鬥殘殺,在全國展開了打、砸、搶、抄、抓的違法犯罪活動。導致全國四百二十萬餘人被非法關押審查;一百二十七萬八千餘人非正常死亡;十三萬五千餘人被以所謂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七萬一千二百餘個家庭被毀。包括前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也未能倖免,被冠以叛徒、內奸、工賊的罪名,耿直的彭德懷也被冠以反革命分子的罪名被判刑。劉為自己辯稱:「我不僅是國家主席,我也是一位合法的國家公民,應該享受國家《憲法》的保護。」而在中共獨裁暴政統治下,身為中共國家主席的劉少奇,也未能用法律抵擋住毛澤東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的最高指示,成了文革運動的犧牲品,甚至劉比中國其他公民的下場更淒慘、可憐。《憲法》、法律在中共的強權暴政面前顯得蒼白無力,形同虛設,一文不值。

一九八九年的鎮壓大學生運動

中共把大學生的和平請願,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利用這個非法捏造的罪名,大肆抓捕、關押、槍殺大學生和北京市民。鄧小平的一句「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穩定」的邪惡邏輯指示,使大批大學生和北京市民在這次鎮壓運動中被抓、被殺、被關押。憲法和法律、道德與人性,在中共的眼裏變得一錢不值,是因為這些合法訴求,危及到了中共腐敗邪惡集團的切身利益,並不是大學生觸犯了國家哪一條法律,因此,中共才利用全部國家機器發動政治運動,打著所謂保二十年穩定的幌子(其實是想保中共二十年執政權力穩定,而不是想保國家和人民穩定),以莫須有的罪名大肆槍殺、鎮壓愛國學生和北京市民,其目的是在維護中共政治邪惡集團本身的穩定,更是以權抗法、肆意踐踏法律的犯罪行為。

對法輪功的政治迫害運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控制的媒體開始了鋪天蓋地的反法輪功宣傳,以中央電視台為例,每天動用七個小時播出各種事先製作的歪曲、污衊法輪功的節目。中共絕對控制的兩千家報紙,一千多家雜誌,數百家電視台,全部超負荷開動起來,全力進行污衊法輪功的宣傳。據不完全統計,在短短的半年之間,中共媒體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污衊報導和批判文章,竟然高達三十餘萬篇次,毒害了無數不明真相的世人,為中共鎮壓迫害法輪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冠以「圍攻中南海」、「天安門自焚」、「與國外反華勢力相勾結」等等栽贓誣陷和莫須有的罪名,給中共迫害法輪功製造所謂的合法藉口。這種政治罪名和一邊倒的謊言輿論宣傳,不僅矇蔽了中國人,也迷惑了世界所有人。在鎮壓法輪功問題上,江澤民提出的藉口是「關係到亡黨亡國」,這種論調煽動和加強了中共的鬥爭意識,在整個迫害部署上,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所謂「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由此展開了一場全面迫害運動。中共動用公安、國安、武警等整部國家機器的強權,對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抄家、綁架、拘留、勞教、判刑、酷刑折磨迫害。非人酷刑多達百餘種,迫害形式、手段極其殘忍,令人髮指,慘不忍睹。更為慘烈的是,中共對許多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器官銷售牟取暴利,並將屍體投進焚屍爐,毀屍滅跡。據民間信息披露出來的數據,在這場全國範圍內的政治迫害法輪功運動中,被非法關押、勞教的學員至少有數十萬名,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六千人以上,被迫害致死的至少有三千四百多名。運動中剝奪所有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切權利,對法輪功學員的上訪案件不接待,上訴案子不受理,一意孤行地對法輪功學員採取非法行政手段,進行抄家、抓捕、拘留、關押、勞教、判刑,加大政治迫害的力度。江澤民與中共基於自己的私利和權欲,置憲法、法律於不顧,全面發動了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政治迫害運動。

在這場運動中,無論是群眾還是各級官員都被捲入其中,人人過關,人人都要表態,是擁護黨的決定與法輪功決裂,還是同情法輪功,如果同情法輪功就要面臨失去官職或工作,在這種壓力之下多少人違心的表態,在明明知道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情況下,做了違心的簽字。在明明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的情況下,多少官員、多少公、檢、法、司的人員,都參與了對他們的迫害。在黨性與人性的選擇中,一些人黨性又一次泯滅了人性。時至今天這場對真善忍的慘絕人寰的政治迫害仍在持續發生著。

二、參與政治迫害運動的危害和警示

幾乎所有的政治運動,都有參與迫害他人者,也有更多的人在政治運動中被迫害,但很多人只知道運動中被迫害者是受害者,而不知道參與迫害他人者也是受害者,甚至比運動中被害者的下場更淒慘。既如此,為甚麼很多人卻不知道呢?是因為中共在運動中利用了這些參與迫害的人,而對他們運動過後的任何受害信息,中共都嚴加封鎖,目的是不讓人們知道這些迫害人的受害真相,使人們繼續受騙上當,令一些利慾熏心、沖昏頭腦的人再次充當被其利用的工具,從而方便中共再次發動政治運動。。我們剖析中共的政治迫害,就是為了揭穿中共的陰謀伎倆,喚醒人民的良知善念,讓中國人擺脫中共的政治迫害,使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從歷史和現實的教訓中引以為戒,免受中共政治運動的毒害。

中共歷史上參與過對中國人政治迫害的人,很多在運動過後都成了中共的階下囚。中共一向擅長「卸磨殺驢」的把戲。中共發動的無數次政治運動,都是利用一些人去整另一些人,一旦中共需要自保時,被利用的人就會成為替罪羊。例如,文革結束後,曾靠參與上海造反整人起家的前國家副主席王洪文和歷次運動中靠整人著稱的中常委康生以及「中央文革領導小組」副組長江青等人,都被中共定為「反革命集團」的主要成員。又如,「文革」一結束,全國參與「文革支左」的軍管幹部中有十七人、警察七百九十三人共八百一十人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以隱瞞內幕,殺人滅口。過後,為矇騙家屬給一張「因公殉職」的通知單了事。再如,當時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劉傳新,害怕過後被中共追查迫害,則在中共追查開始之前就畏罪自殺了。「文革」中許多被中共利用的基層參與者們,過後被定為「三種人」遭到清除。為中共拉磨參與政治迫害的人,無論是高層、中層還是一般普通民眾,有哪一個得了好下場呢?

人類歷史上凡參與對信仰人的政治迫害,過後迫害者多遭天懲 。古人說:「明史鑑今」,就是告誡我們通過了解歷史,吸取歷史的教訓,而對當今發生的事情做出正確的判斷。

例如,公元一世紀時,古羅馬帝國,為了鏟除基督徒的信仰,以國家謠言污衊基督徒,用謊言去矇蔽人民參與迫害,把一些基督徒活活的餵了獅子。後來招致4次大瘟疫席捲全國,約一半人口在瘟疫中喪生,強大的不可一世的古羅馬帝國也由此衰亡崩解。

又如,中國歷史上有五位帝王向佛法發難,四次釀成災難,史稱「三武一宗滅佛」。

一是南北朝時期,北魏太武帝拓跋燾438年下詔,令50歲以下僧侶還俗,以解決兵源;444年,他又以佛法搞「迷信活動」為由,下詔驅逐僧侶。446年,在重臣崔浩的進言下,他發出了最嚴厲的滅佛詔:擊破焚燒佛像及佛經,拆毀寺院,活埋僧侶。舉國上下,風聲鶴唳。 也許應了「上帝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的規律,不聽同僚苦勸,極力推動滅佛運動的崔浩,走上了淒慘的結局。450年,這位三朝老臣和他三家姻親被滅族,他死前受刑、受辱,號呼一路,當時人們都說他滅佛遭了報應。 兩年後,如日中天的太武帝,竟被宦官殺死,年僅44歲。他兩個兒子也相繼死於宦官之手。

二是南北朝末期,公元574年,北周武帝宇文邕,揚言不怕下地獄,佛、道齊滅,毀佛道經書、塑像,令和尚道士還俗。滅北齊後,又在原北齊境內禁斷佛、道二教,奪寺4萬所為宅第,焚毀佛跡,強迫300萬僧尼還俗,使北方佛法幾乎滅跡。次年六月北伐突厥,大軍齊至,武帝卻暴病而亡,年僅35歲。 北周滅佛,禍不止此,581年楊堅廢北周,建隋朝。不到兩年,就滅絕了宇文皇族子孫43個家族,其餘宇文宗室基本被遍殺無遺。

三是唐武宗李炎,會昌五年八月(845年),詔書明令拆除寺廟4600餘所,小寺院4萬餘所,開始大毀佛寺。佛經大量被焚,佛像燒熔鑄錢,強令26萬多僧尼還俗,古印度和日本和尚也不能倖免。外來的回教、襖教、摩尼教、景教、回紇教也一同遭難,相應寺院被拆,京城女摩尼70人無所棲身,自盡;回紇教徒多半死於被驅逐的途中……史稱會昌滅佛。 武宗滅佛大失民心,權威在四起的民怨中日漸消退。次年民間即傳出武宗滅佛折壽10年、陰曹索命之說。不久武宗突然病死,年僅32歲。

四是後周世宗柴榮,他繼位的第二年,955年五月,下詔大毀佛寺。境內佛法寺廟,除了有皇帝題字的可保留外,每縣只留一寺,其它盡毀。全國共拆廟三萬零三百六十所」,毀佛像鑄錢,近百萬僧尼被逼還俗。 許多人不敢毀佛像,柴榮開釋說:「佛是佛,像是像。佛連身上的肉、眼都能施捨,砸佛像鑄錢,佛也會同意的」。鎮州(今河北石家莊正定縣)大悲寺有一尊銅製大觀音菩薩極為靈驗,去砸佛像的人都折斷手腕而死,無人敢再動,柴榮親自用大斧子砍毀菩薩胸部。 959年,柴榮大兵取幽州,車駕至瓦橋關,柴榮登高觀六師,問來獻酒肉的百姓:「此地何名?」對曰:「歷世相傳,謂之病龍台。」柴榮默然,立刻上馬回奔。當晚發病,胸生惡瘡。 不久,胸瘡潰爛而死。時人傳為毀佛砍像之報。 柴榮5歲幼子繼位不到1年,被他的禁軍統帥趙匡胤奪了江山,落得亡國敗家。趙匡胤吸取了三武滅佛的教訓,親證了柴榮的報應,趙匡胤初登皇位就廢止了柴榮滅佛的政策,屢建佛寺、佛像。在當年柴榮親砍佛像的鎮州古剎,971年,趙匡胤下詔擴建龍興寺,並鑄造比原來還高大的千手千眼觀音銅像(共42臂,高22米),這就是今天正定大佛寺大佛的由來。後繼的宋太宗趙光義更加推崇佛法。伴隨著佛法的復興,宋朝的經濟走向了空前的繁榮。

以古為鑑,可知興替;以人為鑑,可明得失。那麼看到三武一宗滅佛,身強力壯的四位帝王滅佛後,很快暴死並殃及子孫悲慘結局的歷史教訓之後,後人還會去誹謗佛法、毀人修行、剝奪信仰麼? 大部份人不會,但是總會有個別自以為是、自作聰明、自負英明和標新立異之人,總想改變這果報的規律,逍遙於規律之外。繼續追隨中共幹著迫害法輪功之事,結果反而重演了歷史的教訓,都成了「現身說法」,留下了更加鮮明的教訓。

黃法曾,男,原河北省安新縣委書記。二零零零年初,曾有鄰縣書記向其討教,法輪功上訪如何制止。黃法曾出餿主意說,老百姓最怕抄家,基層幹部最怕撤職。結果造成鄰縣很多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打家劫舍,一些基層幹部被撤職。事後一個多月,黃法曾突患癌症而死。之後,其子開車追尾,車禍身亡。

金殿元,男,原河北省定興縣委書記。在任職期間,死心塌地追隨邪黨,關押、上報、看管、迫害法輪功學員,曾使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被拘留,多名被勞教。他還帶人跑到拘留所親自提審法輪功學員。調任保定市水利局長後,正值春風得意之時,卻因貪污、受賄罪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刑16年,投入監獄。

山東省萊陽市公安局「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於躍進,一九九九年任「六一零辦公室」主任以來,其任務就是專職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七日,、萊陽市中醫院法輪功學員孫秀珍醫生被綁架到「六一零」,於躍進授意尉海波狠打。尉將孫雙手銬住,用木棒毒打,孫醫生被打昏過去,搶救醒來後又銬上再打。一次次折磨使她呼吸艱難,四肢抽搐,於躍進卻在一旁,邊看邊笑,一直看著孫抽搐了一下午。到晚上症狀加重,眼看要出人命,於才通知醫院治療。之後,孫醫生又被送入精神病院,被注射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萊陽中心醫院年輕的眼科醫生馬青春被「六一零」非法拘禁在「六一零」私設的監獄──洗腦班。當天,於躍進揪住小馬的頭髮狠扯,打頭、臉、胸部,邊打邊嚷:「我整死你。」於指使人輪班毆打,有的打手晚上喝醉酒來打,馬青春被打的嘴角流血,起身、翻身都很困難。馬的七旬老母前來探望,千求萬求只讓看了幾秒鐘就被生拖硬拉扔到門口,衣服被撕爛。看到兒子傷痕累累,兩隻手被綁得老高,老母哭得死去活來。隨後,於躍進又指使手下多次恐嚇並毆打了馬的老父親。更令人髮指的是,於躍進指使人找馬的父母勒索三千元錢,為他們如此折磨馬青春全家支付辛苦費。於躍進長期不回家,帶著妻子常年住在洗腦班,生活費用用勒索來的鉅款支付。而被勒索的法輪功學員,有的是下崗工人,有的是農民,被逼的吃糠咽菜,家徒四壁。為給洗腦班源源不斷的送人,於躍進帶手下四處綁架法輪功學員,其中有懷抱待哺嬰兒的年輕媽媽,有家人病重需要照料的家庭婦女,多少人被逼的妻離子散,還有的孩子被迫輟學,有的人被迫失業。從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九年,於躍進開辦洗腦班長達九年。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於躍進剛剛內退,突發腦溢血死亡,年僅五十四歲。迫害善良,禍不止此,於躍進的妻子姜麗娜遭遇車禍身亡,於躍進的言行與命運之間的因果關係一目了然。

海南省定安縣「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王忠俊,在追隨中共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時,曾叫嚷:「你們說報應,報應在哪?我抓了你們不少法輪功學員,我還是瀟瀟灑灑、白白胖胖,沒看到有報應。此言不出一個月,他的獨子在廣州因液化氣泄漏中毒身亡,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他妻子跳井自殺身亡。

「六一零辦公室」,是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設置的專門機構,它的權利超越於公檢法之上,說白了,就是可以公然違法打壓法輪功。迫害十二年來,這些「六一零」人員的手上早已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冤與血。但善惡有報是永恆不變的天理。

湖北黃岡市首任「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張石明,於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三日,突發心肌梗塞身亡,時年四十八歲。

第二任「六一零」 辦公室主任王克武,身患肝癌絕症,於二零零五年清明節前三天死亡。

內蒙古牙克石市「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李群死於癌症。

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因乘坐的轎車追尾前車而發生嚴重車禍,其他人都安然無恙,只有坐在後排的她卻飛出車外死亡,且死後三天閉不上眼睛。該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輪功很賣力,就在死前一天還親自下令抓捕了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她的親妹妹都說相信是遭報應了。四年後,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她的丈夫衛春曉(四十五歲)也突發腦溢血死亡,目前家裏只剩下一個孩子。

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何雪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何雪健毒打並姦污與他母親幾乎同齡的法輪功學員劉季芝,並將劉季芝身上多處打傷,何雪健被判刑八年。在關押期間何雪健又遭天懲得了陰莖癌。為了保命,醫生將他陰莖連同睪丸一同割除,何雪健曾三次跳樓自殺未遂,現在生不如死。

河南禹州市公安局局長曹剛,男,四十八歲,許昌市人。2000年底任許昌市看守所所長期間,唆使獄警對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毆打、謾罵、體罰,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野蠻灌食、奴役。曹剛二零零四年任禹州市公安局長後,瘋狂綁架、勞教、判刑多名禹州法輪功學員,多個法輪功真相資料點被破壞。六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孫冠洲,禹州市教師進修學校中文教授,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被禹州市公安局國保警察綁架,三月九日便被迫害致死,兇手至今仍逍遙法外,曹剛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二零一零年三月,曹剛遭報應,因貪污受賄鉅款,被公安機關逮捕,已被判刑十年,現在獄中服刑。

雲南省紅河州石屏縣「六一零」 辦公室主任龍清福和副主任一起參加部署迫害法輪功的會議,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在返回途中發生車禍,龍清福當場死亡,副主任受重傷。

甘肅省慶陽縣「六一零」 辦公室主任門懿鏡、白維權,於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在外出做迫害法輪功的強制「轉化」工作途中翻車,雙雙身亡。

重慶長安公司一廠公安分局「六一零」科長鄧昌龍,二零零零年死於肺癌。現任「六一零」科長吳衛身患肝癌絕症。之前不久,其妻已先他患上了癌症。

煙台市司法局副局長張建中,男,五十歲左右,在擔任海陽市公安局局長期間,海陽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罰款的人數眾多,甚至有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失去工作的更是很多。這些都與張建中的指使有直接關係。張建中迫害善良,不得善終,二零一一年因飲酒過度,突發心臟病死亡。

海陽市原拘留所所長趙新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後,他對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的法輪功學員態度極壞,並辱罵毆打學員。法輪功學員向他講真相,告誡他不要迫害,否則會有報應,他不相信,並口出狂言說不怕報應。二零零四年,身體一向健康的趙新禮患急性肝病死亡,死時才五十多歲。這真是害人害己啊。

海陽市裏店派出所警察孫明義,曾在黃崖派出所工作過。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初期,他因受中共謊言矇蔽迫害很賣力,為此得到了二百元獎金。不久,即二零零零年初,四十出頭的他就遭遇車禍身亡。

海陽市「六一零辦公室」副主徐東升,自二零零一年任職以來,積極參與迫害,對法輪功學員從經濟上的迫害到身心上的摧殘,從預謀大抓捕到親身參與執行,他都是最主動的。法輪功學員一 直善勸他不要追隨中共作惡,可他不思悔改、一意孤行。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其九歲的兒子在車禍中喪生;而在此之前的三年中,其妻患乳腺癌,一直做化療。

海陽市委原副書記、「六一零辦公室」主任邵文兵,為了私慾,死心塌地地做中共邪黨的幫兇,迫害眾多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在他的授意下,善良的人們被致死、折磨、勞教 、長期非法關押,多人被迫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邵文兵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駕車行至桃村附近,方向盤失靈而翻車,摔斷七根肋骨,內臟胃部等移位,傷勢危重,後住進海陽市人民醫院。

令人嘆息的是,這些例證只是成千上萬中的十幾例。其實,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天懲的人,都得到過法輪功學員的勸善,也有人警醒過他們這是天懲,但他們仍未覺醒。中共一方面哄騙他們「聽黨的話,跟黨走」,一方面以升官發財來誘惑,徹底堵死了這些人的覺醒之路。他們樂顛顛地繼續充當政治迫害的執行者,罪孽日重,終至遭受天懲。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共正是害死他們的罪魁禍首。迫害法輪功,迫害的不僅僅是廣大法輪功學員,更是各級參與迫害的官員與警察,他們在中共利誘下幹下了迫害佛法的惡行,不得不飽嘗天懲的苦果。

歷史的教訓,今天的「現身說法」 ,規律如此,僥倖難逃,這也是歷史的必然。直接參與迫害的官員和警察們,在這特殊的歷史時刻,請給自己的未來──生命的永遠做出正確的選擇。

參考資料:本文部份內容來源於《九評共產黨》一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