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取經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二零零八年,我們老倆口到北美探親,驚奇地發現在中國大陸被極力打壓的法輪功竟得到那麼多各級議會、政府的褒獎,而且在「中國城」經常看到法輪功修煉者在集體煉功,男女老少都有。更為驚奇的是,許多西方人也在修煉法輪功。

當時我們就想,法輪功在大陸被極力醜化並遭到異常殘酷的鎮壓,為甚麼在法制健全的北美卻能堂而皇之的公開活動?難道科技、文化都很發達的北美社會竟然沒有起碼的是非辨別能力?難道教育水平很高的北美人竟然如此的愚不可及?在中國大陸,很多人一提到法輪功就拿中共編造的「天安門自焚」騙局說事,為甚麼北美沒有自焚者?孤零零的只此一例說明了甚麼?

按常理,一個真想自焚的人,應當找一個沒有人來往的地方去利利索索地自焚,可他們偏找一個人滿為患的地方去自焚,這不成心跟自己搗亂嗎?他們到底是真自焚還是在演戲?一般來說,到天安門自焚的人一定有了天大的冤屈,才來這裏製造很大的影響,可為甚麼媒體卻偏偏沒有報導這方面的背景?看到北美人在自由自在地煉功,這些很長時間一直困擾我們的問題,一下子全都湧現出來。當時我們就想,天安門自焚事件實在是一道很低級的智力測驗題,只要不是太弱智,稍微動點腦子就能產生很多疑問。

我和老伴以前也練過其它功法。中共迫害法輪功一開始,各種功法都不讓公開活動了。老伴身體雖無大病,但腰、背、臂疼痛卻時有時無,時輕時重。到了國外,竟日漸一日地重了起來,最後重到連上下床都很費勁的程度,於是我們加緊練功(以前練過的東西),一遍又一遍地打太極拳,還買來拔火罐不斷地拔,然而卻無大效。我們都有些絕望了,剛到國外就這樣,我們還怎麼在這裏呆下去呀?

我們常看當地的華文報紙,其中我們最愛看的是《大紀元時報》。既然來到了自由民主的西方社會,看東西當然要看在國內看不到的內容。國內那些套話連篇的八股文章早就看膩了。該報登載的一些介紹法輪功實效的文章使我們眼前一亮。何不試試?

好在這裏的互聯網暢通無阻,很少有「此頁無法訪問」的警告。我們很容易就找到了法輪功的網站──明慧網,很順利地下載了法輪功教功的視頻和有關的體會文章,老伴便一招一式地學了起來。

過了三四天,老伴忽然對我說:「這個功法好!」
「怎麼個好法?」
「原來好像被五花大綁,動哪兒都疼。煉著煉著忽然像有人給解了扣,馬上就輕鬆了很多。」
「既然好,那就煉吧!」

於是我也跟著老伴學煉了起來。從老學員的體會中我們知道,光煉動作還不行,還要反覆讀《轉法輪》,注重修煉心性,嚴格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有問題要向內找,不要向外求……。

從我們開始煉功到離開北美的一年多時間裏,我們從沒有感冒,儘管這裏也時有流感發生。老伴從此擺脫了腰、背、肩游走性疼痛的老毛病。期間,雖也發生舊病反覆的現象,我們知道這是在消業,既未緊張,也未用藥,後來都逐漸地恢復到正常狀態。以前我們出遠門,總要先帶上應付各種老年常見病的中西藥。現在我們出門遠行,不帶任何中西藥物,對自己身體的信任程度又恢復到青壯年時代。我們的身體狀況曾讓很多熟悉我們的人羨慕不已。

從北美回來後,我們把教功視頻和李老師的講法錄音傳給了我們的至親好友,他們也都大受其益。大家都有個共同感覺:這麼一個對個人對社會都有益的功法,卻不讓老百姓接觸;本來誕生於中華大地的好經,卻逼得我們只有遠渡重洋才能從西方取回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