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法弟子的家屬到一名大法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五日】妻子早我幾年修煉。那時我只知道法輪功讓人做好人,且妻子煉功後身心變化確實很大,我認定這個功法好,很支持妻子學法煉功,有時下班後也協助她做一些證實大法的事。儘管如此,我好像還沒意識到眼前擺著的也是自己該走的路。為了啟迪我,師父採取了特殊的方式──不僅給予我智慧,還一次次的使神跡在我身上展現。這樣我從一個普通常人走上了修煉 ,成為一名大法徒。我深感師恩浩蕩,倍感師尊對弟子無微不至的關愛和呵護。

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一的凌晨,我在朦朧中被一陣砸門聲驚醒,一群邪惡之徒闖入家中,像土匪一般洗劫了我家、綁架了妻子,我不僅因為堅定的支持妻子修煉而被一同綁架,還和妻子一同被非法勞教三年。

在勞教所,一天夜裏剛躺下還沒入睡,意識非常清晰,只覺的身體騰空而起,升到六七層樓那麼高。我面向下雙手展開,輕鬆的飛起來。我有點興奮,也有點害怕,很茫然不知所措。這是我在勞教所裏體驗的第一次神跡。

後來惡警找我談話,問我「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是甚麼組織?」我心想,我沒看過大法書,對大法沒有深入的了解,但是我絕不會詆毀大法,讓邪惡抓住把柄。邪惡見我不理睬他們就要對我施暴,我沒有動心。晚上又一神奇的事發生了:我躺在床上,沒有睡意,忽然覺的自己的身體變的非常高大,光小腿就有五、六米長,真有頂天立地的感覺。耳邊彷彿聽到一句話:舊勢力抓不住你的把柄是不敢迫害你的。幾天來,邪惡確實沒有對我下毒手。

我在勞教所接觸到很多大法弟子,他們對師對法的堅定信念及一言一行對我影響很大,我想當初我被當成大法弟子關進來非法勞教三年,覺的很委屈,可現在我心想的是我要能當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該多好啊!就這純淨的一念,一天,有位大法弟子給我送來師父的經文讓我看,從此我開始學法了!我不由的喊出了:「我不再是『法輪功家屬』了,我是大法徒了!」

一次我正在學師父的《洪吟》,突然進行排查,我沒來的及將書放好,就擺在床上。我想:一定不讓惡警搜走書!結果大家進屋整理自己的床鋪,邪惡把東西翻了個底朝天,扔的滿地都是。我整理時,發現師父的《洪吟》在床邊發出一道金光,我忙捧起書,淚水潸然而下,感到師父、大法太慈悲、神聖了!

不久我被送到勞務點做奴工,每天勞動十二、三個小時,雖然累的筋疲力盡,可始終想著師父的法。這裏普犯多,又學不上法,心裏正覺的很苦時,一本師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傳到我手中,我按捺不住內心的興奮,雙手合十,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時時刻刻都在呵護著弟子啊!

一次我在專心致志的背《洪吟》,不留神被值班的給收走了,我找他要了三次他未給我。我就絕食抗議,到第八天隊長問我為甚麼要絕食?我說人有兩種食糧,一種物質的,一種精神的,你們斷了我精神上的,物質上的也不需要了。逼我吃飯,我說:「不還我那本書我就不吃!」惡警用電棒電我,我不怕,反而迎上去,只覺的被電的部位像蝨子咬一樣癢,而惡警一下把電棒扔在地上說漏電了。正如師父講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在這正邪較量中,邪惡讓步了,把手抄《洪吟》還給了我。

當初我不明白為甚麼會有那一樁樁神跡在自己身上出現,後來通過修煉和在法中逐漸成熟,明白了這一件件神跡的展現原來是師尊在一步步引領自己步入大法殿堂,自身每一神跡的展現都是師尊為了讓自己得法而有序的安排,這都是師父的良苦用心啊!

當我走出勞教所時,我發現法輪大法已深深的在自己心中紮下了根,回家後立即全身心的投入到助師正法的洪流之中,成為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徒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