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女子勞教所以減刑為誘餌,脅迫賣淫、盜竊、涉黑等被勞教人員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以下是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事實。

因打架被勞教的宋雨,十八歲,被惡警調教後,認為只要對法輪功學員惡意打罵、迫害,就能獲減期獎勵,因此協助迫害法輪功學員蘇薇、賈彥茹等,並教唆其他包夾效仿。後當得知自己不能因而獲減期,才大呼上當,聲稱自己如有手榴彈就把它丟在勞教所。

張桐良,盜竊犯,向法輪功學員蘇薇的飯菜、水杯中吐痰,被良知尚存的另一包夾關敏芝指證。結果關敏芝因此被非法剝奪每月與家人通訊的權利。惡警朱小傑、楊潔、李子平恐嚇她,你站在法輪功一邊,就把你當法輪功一樣處理、勞教延期。

羅淑琴,東北人,因賣淫被勞教,是惡警的爪牙,被她包夾的人無一不受其侮辱。她一張口,除了罵人、造謠,就是向惡警打小報告。她說,我說甚麼,警察就當是甚麼,你們說的沒用。

惡警隊部有一間六米見方、沒有窗戶的小號,在裏面時間呆長了會憋氣壓抑,這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單獨迫害的場所之一,惡警不分晝夜輪番談話、軟硬兼施,法輪功學員一天只睡三至四小時,幾天就脫相,身心受極大傷害,如陳宏娥、賈彥茹、宋緒芳等法輪功學員,最長被單獨關數十天甚至數月。

為達迫害目的,四大隊惡警不給部份法輪功學員吃飯,卻反說法輪功學員絕食,她們把張玉香等法輪功學員綁在凳子上,強行插管灌食,使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受到嚴重傷害。

法輪功學員呂鳳玲原被非法關押在七大隊,後惡警將她轉到五大隊進行更殘酷迫害。五大隊是種田大隊,把她調到此隊就是為了對其進行更殘酷迫害,呂鳳玲時常被打罵、刁難。惡警不讓她上廁所,大便被迫拉到褲子,惡人就抹到她身上。

法輪功學員劉京曾經被惡警揪住脖領把頭往牆上撞,一旁的普教都嚇哭了,惡警恐嚇這名普教,使之不敢揭露惡警打人真相。

酷刑演示:撞牆
酷刑演示:撞牆

法輪功學員於寶琴,山西人,惡警以剝奪其孩子上學權利為名,將其親人騙至北京,迫使於寶琴寫三書。利用這種手段的迫害十分常見。

法輪功學員孟慶霞年邁的父母也被惡警哄騙,稱孟慶霞不配合工作,要非法延期,迫使其父母給孟慶霞施壓。

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大都是年過半百甚至歲數更大的,本應在家安享晚年,卻被綁架勞教遭到非人折磨,被強迫反覆收看公檢法部門編製的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錄像片、聽惡警的誹謗,被逼迫寫認識,每天做農活、做手工,無論勞動還是上廁所,任何時候惡警都不讓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隨意說話,甚至對個眼神都會遭到嚴厲呵斥。

上廁所本是人生理正常需求,但北京女子勞教所惡警卻規定每次如廁的人必須是同一班的。班與班之間不許說話、打手勢、對視。這造成上廁所排隊,而有時留給每個人的時間又不多,導致一些人便溺必須分幾次,還造成另一些人出現便秘。

有些法輪功學員身體被迫害的很嚴重,出現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腰腿不便等症狀,惡警除了強迫吃藥外,從不讓她們臥床休息,甚至還要勞動,即使不勞動,也要坐小凳(一種體罰),日子久了,很多人臀部都被硌成黑色,甚至出現潰爛。

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必須送醫院,警察會把法輪功學員銬起來送去醫院,如需住院就把人銬在床上。

惡警對揭露、曝光她們的醜惡行徑極其害怕,將檢察院設的檢舉箱鎖在晾衣房裏,開門時有警察和值班員嚴加看管,不許人發檢舉信。其實中共的監察機構也是裝樣子,但獄警仍是害怕。不做醜事,何怕檢舉揭發?

惡警朱小傑性格本來較溫和,但受中共邪黨利益和權力的誘惑,使她以迫害法輪功學員為獲高升的途徑。她曾推倒法輪功學員楊金菊,掐她的脖子,事後怕被揭發,於是惡人先告狀,脅迫普教竇桂蘭做偽證,證明其沒有打人。

以上被曝光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在北京女子勞教所,醜惡的壞事多在陰暗角落,只有個別人能看到。集訓隊,四大隊都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更殘酷迫害的窩點;八大隊是對被惡警迫害成病的人進行進一步迫害的場所。住過此地的人常說,時常聽到被迫害者的哭喊和慘叫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