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禮物(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新北市採訪報導)「梁麗,來!」母親把梁麗拉進房間,興奮又神氣、獻寶似的,拿出一本厚重的特大精裝本《轉法輪》對她說:「你看著就好,在明白之前不要多說甚麼。」梁麗有些納悶,但還是遵照母親的吩咐去做。她知道母親已有小本的平裝版《轉法輪》,現又鄭重其事的請回特大精裝本,想必看到內涵的珍貴之處。母親請了一本平裝版《轉法輪》給她,便於隨身閱讀,梁麗直到修煉一段時間後,才知道母親送給她的是珍貴無比的珍寶。

梁麗的母親劉秀文是四川成都電子科技大學教師(已退休數年),患有膽結石毛病,經常痛得在床上打滾,自從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病痛再沒犯過。在梁麗的記憶中,母親總是下意識的在尋找著,不停的買書來看,有人介紹甚麼氣功就跟著學,然後又不了了之,連母親自己也說不上來到底在尋找甚麼,直到修煉法輪功後才穩定了下來,不再尋尋覓覓。一九九七年十月,梁麗二十三歲生日前幾天,媽媽將這尊貴的無價珍寶送給了她。

獲得無比尊貴禮物的梁麗,立志成為最純淨的生命
獲得無比尊貴禮物的梁麗,立志成為最純淨的生命

愛不釋手的珍寶

以往母親買些甚麼樣的書,練哪些氣功之類的事情,梁麗總是不加聞問,她自個兒忙著每天和朋友逛街、玩耍、跳迪斯科之類的熱門舞。可收到母親送給的《轉法輪》,梁麗一開始閱讀就愛不釋手,一天時間就把整本《轉法輪》通讀了一遍,感覺自己層層生命、連最細微的心靈深處都被深深觸動:「好乾淨、好無私、好高貴,這本書,他在教我做怎樣的人!」她深受震撼,隔天起,梁麗每天不間斷的捧讀《轉法輪》,不再像第一次那樣快速通讀,她一個字一個字的恭讀、認真去體會書中的內涵,越學越覺得意涵博大精深,像個無盡的寶藏,永遠也挖掘不完。此後,一有新經文,母親必帶回來與她分享。

梁麗跟著母親,每天黎明前即起,從住處走一段路到大學庭院的走道,參加清晨五點半的集體煉功;每週二、四晚上,到附近小學借用的教室參加集體學法,從不間斷。她回憶說,四川當時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就已經非常多,大學一個小煉功點,每天清晨,四、五十個人陸續把庭院走道都站滿了。煉功前,有的打招呼寒暄、有的學法交流、各做自個兒的事,可是只要煉功音樂一響起,立馬就安靜下來,沒有一點點聲音,沒有任何號令,可整齊的隊伍隨著悠揚的音樂煉起功來,齊刷刷的動作特顯大法的殊勝與莊嚴,每週集體學法,大家都很專注認真,現在回想起來都還感動不已。

從濃妝豔抹到素雅恬淡

愛美是人的天性,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讓自己變得更漂亮些。活潑外向的梁麗自小喜歡讀書,國文程度也還不錯。長大後,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梁麗總是不著家,一天到晚老往外跑,直到用餐時間才回家。很愛漂亮的她,不濃妝豔抹一番絕不輕易出門。看到漂亮的衣服就非買不可,不買心裏就是好難過。她很嚮往虛榮、喜歡享受,對於物質品味、風格和事情的看法,自認有獨到的見解,平時個性脾氣也還溫和,可是就有個不讓人說的毛病。

修煉後的梁麗每日學法煉功,在「真善忍」的薰陶下,在日漸同化真善忍的法理中,梁麗變得沉穩泰然、坐得住、靜得下來,她知道甚麼是自然美,只為有些場合禮貌所須,化個素雅的淡妝,比較之前的濃妝豔抹,更顯自信、漂亮有氣質。看到漂亮的衣服不再胡亂動心購買,遇事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心性在時時刻刻把自己當成煉功人的自我要求中,不斷提升,梁麗變成一位宜室宜家的理想對像。

修煉人的氣度與胸襟

一九九八年底,經由母親友人介紹,梁麗認識遠在台灣的先生。半年後,梁麗於一九九九年六月渡過台灣海峽成為台灣媳婦。夫妻倆在台北縣(已升格為新北市)與婆婆共同生活,婆婆個性開明,不難相處。梁麗先後於二零零零年四月、零二年五月生產一女一兒,三代同堂的家庭相安無事,未曾有過衝撞式的摩擦,同在一個屋簷下難免有不搭調的時候,酸甜苦辣的種種磨合,都在真善忍的氛圍下圓容善化。

梁麗的先生尚有姐姐、弟弟和妹妹各一位,出嫁的大姑子一家習慣每天回娘家吃飯、帶便當,有段時間,小叔還帶著兒子搬回家來居住,對於單薪家庭的梁麗他們,在經濟上也是個不大不小的負擔。但是修煉真善忍的梁麗,氣度與一般人不同,她不但不以為意,還經常高高興興的下廚烹煮他們喜歡的菜餚,二位姑子和小叔有甚麼要求,也都儘量滿足他們。有時姑叔們的一些活動需要提供餐點,他們備好材料來請梁麗幫忙料理,她總是爽快的答應下來,快樂的忙活著。姑嫂、叔嫂相處融洽有如姊妹、姊弟。在日常生活中的自然表現,以及把握機會講清法輪大法真相,姑叔們對於大法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不但二位姑子都觀賞過神韻演出,姊夫還特地去看了大法弟子拍攝的真相故事影片《圍剿》。

常人都知大法好

婚前,先生已知梁麗是法輪功學員。梁麗很尊重先生,她體認先生賺錢養家的辛勞,總是把家裏打點得很好,讓先生無後顧之憂,在外辛苦整天後回到家裏有個溫暖的避風港,先生的朋友都羨慕他運氣好、有個好姻緣,大姑子也深受感動,經常對人稱讚自己有個很會幫助他們的好弟媳。梁麗說:「這都是因為修煉法輪功的緣故,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功,我不可能有這樣的胸襟氣度去包容、體諒和助人。」

可是這樣好的功法,卻遭到中共的迫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開始全面打壓法輪功,捏造謊言欺騙世人誣蔑法輪功。二零零一年初中共自編自導演出「天安門自焚」騙局,引起全世界的關注和媒體的報導。

不明就裏的先生對梁麗說:「你們國家都不讓煉了,我看你就別煉了吧。」梁麗以自身體驗和表現為例,對先生說:「法輪功從來都是教人做個真善忍的好人,怎麼可能去自焚,又怎麼可能去傷害別人,你看我煉的是不是好好的。共產黨那一套從來都是謊話連篇,那些報導都不是真的,你不要受它欺騙。」先生說:「喔,那你要煉就煉吧。」梁麗看書學法,先生也從不反對或找碴。有次,梁麗學法後把《轉法輪》放在沙發把手上,轉身去做家事的時候,看見先生雙手捧起《轉法輪》輕輕放在桌上後,才將頭枕在沙發把手上,側躺在椅上休息。她很高興,先生雖然尚且無緣走進來修煉,但已明白大法的尊貴,懂得禮敬大法,梁麗感到欣慰。

恩沐真善忍 孩童品德好

有首兒歌這麼唱:「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投進媽媽的懷抱,幸福享不了。」為人母的梁麗,有著和自己母親當初把大法帶到她面前的一樣心情,希望把無價珍寶捧給自己的寶貝兒女,獲得永生的幸福。打從女兒、兒子牙牙學語開始,便為他們講些真善忍的小故事,從故事中啟發他們待人處事的規矩,等到兒女能自由表達意志時,梁麗問:「要學法輪功嗎?」「要!」天真無邪的孩童,純摯而又無比堅定地回答。

母子三人同在大法中修煉,自有許多提高心性的機會,或許是年紀較小的關係,梁麗和小兒子幾乎沒有甚麼摩擦,可與大女兒之間的互動,從她小二開始,母女倆大小摩擦不斷,有時矛盾還鬧得很大。比如梁麗要女兒整理房間,女兒叛逆、脆響的回答:「我不要,我就是不要。」有時還故意把房間弄得更亂,或做出很極端的動作,惹得梁麗守不住心性,動起手來修理她。有陣子甚至矛盾大到自己都覺得很難面對她,心想:「怎麼這麼一個小孩子,可以跟自己鬧起這麼大的矛盾來?」

梁麗說:「集體學法和與同修交流真的很重要。」透過不斷的學法,以及和同修的交流,梁麗向內找出自己在這些方面的盲點,她說:「原來我用權威壓人,總認為我是媽媽,你要聽我的,完全忽視女兒的感受與立場,有些我認為是為她好的,在女兒來說不見得是她想要的,對女兒我沒有做到『為他人著想』。」在法上認識上來後,梁麗一點一滴放下自我觀念與執著,母女倆的心性與境界,也在把自己當個真正的修煉人看待中,不斷提升上來。梁麗不再對女兒下令,遇事以真善忍的法理對待,已是小學六年級的女兒也在迅速改變著,不待梁麗提醒,就很主動地把房間整理得乾乾淨淨。有天,女兒對梁麗說:「媽媽,為甚麼最近有些事情,我明明會很生氣,可就是沒辦法生氣?」梁麗對女兒說:「這是很好的狀態,你心性提高了,魔性自然就不起作用了。」

真善忍的教化,對於各階段莘莘學子的品德教育,以及社會各階層人心,無不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世界需要真善忍」的呼聲在世界各地響起,「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社會道德淪喪」的喟嘆,將很快成為明日黃花。

背景簡介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或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引發全球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相活動。這場迫害不僅針對法輪功學員的「真善忍」信仰,也針對所有人的道德原則和精神價值進行摧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