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哪一道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小時候生活在優渥的環境,長大後曾在待遇豐厚的國際大公司裏工作,現在生活在人人稱羨的國度裏──瑞士。然而,「生命從哪兒來?來這兒幹甚麼?死後又將到哪兒去?」這些問題困擾著我。看別人和自己的生活,我就如在看一齣齣的戲,我會問:為甚麼他有這樣的才能、胸懷、機遇,而另一個人沒有?然而探索之路並不好走。有人向我傳教、有人拉我入道,我都沒有選擇。不是每個生命有那個智慧,能夠告訴我要的答案,因為世上的生命幾乎都是答案的尋找者!

母親是位了卻俗緣的出家人,也曾經是寺院的住持。為尋求真理,她的足跡遍布世界許多國家。一九九八年她來瑞士,事前在電話上告訴說要帶一本書給我看。「甚麼書?」我好奇地問。「《轉法輪》」,母親的聲音中柔和帶著嚴肅。「喔,沒聽說過。好啊!」非常簡單的幾句對話後就掛了電話。拿到書本後,母親陪著我讀。當時我感受到母親非常的期盼我能夠認識到這部法,這是她頭一回這麼鄭重其事的期盼。

由於受一些宗教書籍與名人言集等的影響,我開始的時候帶著許多思想觀念看《轉法輪》,甚至想從宗教裏去求證書中所提到的許許多多我不曾聽聞過的內容。結果是徒然的!那時候我的心情是矛盾的:內心深處有一種得到了「真經」的非常興奮的感覺;同時,人的許多思想觀念又讓我產生許多的疑問。

母親來瑞士的第二天早上,在我準備梳洗時,看到鏡中的自己不禁「哇」地喊出聲來。「天哪!我的嘴皮子怎麼腫得這麼大!」母親看了之後,先是笑著不作聲,然後似乎內心明瞭地對我說:「你這麼的驕傲、自以為是。想想看,你昨天盡說了些甚麼?」我頓時像腦子醒了似的:「啊!我昨天說了許多不該說的話,對(你們的)師父不敬了!」我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似的,一邊輕拍自己的嘴皮子,一邊發自內心地直說:「對不起,對不起,我說了許多不該說的話。」梳洗完畢後,我懷著難為情的心和母親同先生驅車遊覽瑞士的美麗風景。

坐在車裏,有一段時間我總要照鏡子,查看查看自己的嘴皮子消腫了沒有,越在乎越沒起色。「算了,繼續看《轉法輪》吧。」望著一直消不下去腫的嘴皮子,我決定不去管它了。「就這樣吧,讓自己今天醜一整天吧。」我轉而專心讀起了《轉法輪》。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微,你的嘴皮子在消了!」坐在後座的母親突然高興地對我說。我不由自主地抬起頭照鏡子。「啊──!消了,真─的─消─了!」心裏一邊高興地歡蹦亂跳,一邊開始思索著那些發生在我身上非常「奇妙」的事情!「在小圈圈裏的人,怎麼能夠知道圈外、更大圈圈的事情?就像博士生的論文,幼兒園的人怎麼看得懂!」我告訴自己,應該放下心去讀《轉法輪》了。

就在我開始轉換心態,用恭敬、嚴肅的心讀《轉法輪》時,我發現自己的思想在不斷地被打開,《轉法輪》一書字面上淺顯易懂,內容所提涵蓋之廣已經深深震動著我的心!就像曾經被拔掉的插頭,現在從新接上;曾經失掉的記憶在被找回;對於自己生命存在的意義與目的的迷也在被破解!一切都水到渠成了。我決定在大法中修煉,按照法的標準「真、善、忍」要求自己,並配合煉五套功法。過程中,我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不斷地被淨化!

由於來到瑞士生活,在文化、飲食、生活等種種差異無法適應的情況下,我的身體健康狀況出現了嚴重的問題,我變成了老少年!我得了甲狀腺腫大,眼睛都嚴重往外突出,身體越來越腫,沒辦法爬坡,樓梯爬不到十階就喘不過氣來。就在一回煉功打完坐時,眼睛張開,感覺自己的眼壓變小了,興奮地跑到鏡子前一照,眼睛真的變回原來的樣子了!醫生曾經親口告訴我說:你的甲狀腺腫經過開刀或吃藥也許能夠暫時治好,但很難說定不再復發。尤其那雙眼球,突出來是根本回不去原樣了。不過,在大法裏不斷的實修中,我親身證實了大法確實醫治了常人醫學上認為不可能根治的病。我的眼睛不但回到原樣,我還可以在坡路上輕鬆的往上跑,就像有人在後面推著一樣。得到這樣一個健康的身體,甚至比原來還健康的身體,我卻沒有花一毛錢!

在煉法輪功不長的時間後,有一天先生突然笑著對我說:「你今天怎麼這麼忙,上上下下跑來跑去,不休息一下嗎?」「我精神好的很,一點都不覺得累!」他這一問,我才突然發現:我的精神怎麼變得這麼好!更讓我驚訝的是,我能比先生更早入睡,而他是上床三分鐘內就能熟睡的人!而且我能夠一覺到天亮,醒來時是精神飽滿的。這種變化真的太大了。我甚至感覺我的身體都要飛起來了,是那麼的輕盈。力道也變大了,過去扭不開的瓶蓋到了先生的手裏是小事一件,現在倒過來了,先生打不開瓶蓋時就不好意思地遞給我幫忙。

我從小就有嚴重的手汗問題。鋼琴老師總是要隨時拿塊布擦拭留在鋼琴上的我的手汗;寫作業時,手下一定要墊塊手帕,不然作業本會濕透;立著掌手指朝上,汗水就直往下流!就在煉功後的一天裏,一回坐在巴士,我習慣性的要擦拭我的手汗,「唉?這麼熱的天居然沒流手汗,也不幹,還滋潤滋潤的!」後來我真的確定了:我的手汗不流了!

有一件事,讓我在第一次到法輪功集體煉功點學功時,驚訝得嘴合不上來。我在家想盤腿,發現自己的腿怎麼這麼硬。我一次次的鼓勵自己,「每天煉一點,腿筋一定能越練越鬆。」不過怎麼試也不行。先生看著我一邊扳腿一邊抹淚,還一邊疼得哇哇叫。「算了,看來是沒辦法了。」我決定放棄。

就在回台灣後,頭一回跟母親到煉功點學功時,一位學員溫和的問我:「能盤腿嗎?」「不能」,我斬釘截鐵的回答。「試試看」,他又再次溫和地鼓勵我。「不行,我在家試煉過了,真的不行。」我一想起那疼痛的經驗就害怕。「沒關係,就試試看」。他雖然一直很溫和,可是我總感覺他很篤定我能做到,於是,在所有在場學員的期盼並觀看下,我帶著「你們怎麼就不相信我說的話,那我就讓你們看看這個壞事實」的心態,坐下來盤腿。結果我一下就盤上了!我當時很吃驚,還一個勁的解釋自己沒說謊。在場的人都笑了,他們都知道是怎麼回事。當然,現在我也知道了。

我向來不是個科學迷;讓機器來告訴我甚麼是對錯,這很難說服自己。人類的科學確實限定了人對自己生存環境的認識,我想突破這個認識,有人卻說我在搞迷信!其實,實證科學的侷限很明顯,人不一定得要透過「科學」這隻眼睛才能看清這個世界,換隻眼睛,也許你將看到截然不同的世界!

走哪一道門?最後我選擇了「法輪大法」這一門,因為「答案」就在這一門裏!實踐證明,在自己修煉的十多年中,「性命雙修」所帶來的神奇變化在我身上確實驗證了。現在,我就是堅持走,走到人生存的真正意義與目地的那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