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利用打工環境講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覺得在餐館打工很低賤,每碰到熟人時我就躲起來,讓別人幹活,更別說講真相了。隨著不斷學法,我認識到這是愛面子的心,必須去掉,再碰到熟人吃飯,我就主動和他們打招呼,講真相。一次,一位退休老師來吃飯,我熱情的和他打招呼,當講起大法真相,他拍拍手說:「有人跟我說過,我不信。」當時我面帶微笑,沒有動心。繼續和他講。他聽了非常驚訝的說:你這麼年輕怎麼知道這麼多呀!我把自己學大法後的身心變化都講給了他。他心悅誠服的說:「看你這麼忠厚,你說的話我都信,幫我退了吧!」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大法賦予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第八屆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開始了,自己不會寫字,沒想寫。可是在同修的鼓勵下,由我口述同修代筆把這幾年利用打工環境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向師尊彙報。

零八年同修開的一家餐館讓我去幫忙。活很累,很髒,每天要走很多路。我從心裏不願幹,太苦了。我這個人喜歡靜,這麼嘈雜的環境我很難適應,但看到來來往往吃飯的人很多還不明真相,這不正是我救人的好地方嗎?這樣我就決定在這裏幹下去。

在講真相中去掉愛面子和怕吃苦的心

我覺得在餐館打工很低賤,每碰到熟人時我就躲起來,讓別人幹活,更別說講真相了。隨著不斷學法,我認識到這是愛面子的心,必須去掉,再碰到熟人吃飯,我就主動和他們打招呼,講真相。

這裏吃飯的人很多,活就很累。每天不斷的走路,洗碗,腳很疼,常人的腳都走腫了,我的腳沒腫。我知道這是在去我這顆不想吃苦的心。不知不覺中腳板不疼了,幹一天活也不知道累。而且每天晚上還要學法,發正念,堅持到十二點,早上和全球大法弟子同步晨煉也不累。面對每天被救度的人,我感覺很欣慰。幹我這一行的沒有幹時間太長的,一個月或幾個月就被累走了。有一段時間,我的手腕和大拇指很疼,我打算不幹了,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也許我這兒的使命完成了,手這麼疼是該走了吧?可我又捨不得這裏來來往往要來得救的人。如果我的使命沒完成我的手明天就好。」奇蹟出現了,我的手到第二天真不疼了,一年過去了直到現在沒疼過,慈悲偉大的師尊對弟子呵護,無法用語言表達。堅定了我在這裏講真相的信心。

針對不同的人講真相

每天面對的顧客,我都讓自己保持平和的心態,面帶笑容,熱情的和他們打招呼,有事主動幫忙,拉近了和他們的關係。有的顧客拿的東西多就幫他們送到車站。有的顧客鼻子出血我就幫他們拿紙擦。這樣和他們講真相都願意聽。有的顧客特別固執,我不放棄。因為他們經常來吃飯,我就一次次的接近他們,從而消除距離,慢慢打開他們的心結,最後都心甘情願的「三退」了,並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一次,一位退休老師來吃飯,我熱情的和他打招呼,當講起大法真相,他拍拍手說:「有人跟我說過,我不信。」當時我面帶微笑,沒有動心。繼續和他講:從天安門自焚到古今中外的預言、天象變化,又講到現在社會道德,「藏字石」和文化大革命,他非常驚訝的說:你這麼年輕怎麼知道這麼多呀?我告訴他:「其實我很小時候母親就去世了,我根本沒念過書,是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讓我學會認字。現在大法書我都能很流利的看下來,平常人的書報我都能看。」我把自己學大法後的身心變化都講給了他。他心悅誠服的說:「看你這麼忠厚,你說的話我都信,幫我退了吧!」

還有一次,我給一個小男孩講真相,孩子明白後退了,這時孩子的兩個親人過來拽孩子,並拿出紙筆寫個紙條放在桌子上走了。我拿起紙條一看寫道:你再胡說我給你送公安局去。我當時沒有動心,靜下來想,自己為甚麼沒和這兩個大人講呢!如果我和她們講明白了,她們會寫這樣的條子嗎?從這以後我講真相時,就大人孩子都給講,明白真相後都很高興,還向我要護身符,有時給一個都不幹。來吃飯的顧客還有信其它教的,像這些人我也沒放過。我和他們講:你信耶穌或你信釋迦吧,耶穌是神吧。釋迦牟尼也是神吧。那麼你加入了黨團隊,共產黨是講無神論的,為甚麼當你有難時求神,神不管你呢?因為信仰都是專一的。你不三退還在共產黨的無神論中,神怎麼管你呢!你說這不衝突嗎?他們問:「原來這麼回事呀?那麼幫我退了吧?」我和他們講:「咱們只能信一樣了,常念『法輪大法好』對你的信仰會更好!」他們都會點頭。

這幾年通過我了解真相的人很多,但是還不能放鬆,救人的心總得繃緊。今後我還要在學法和實修上多下功夫,多學法。在法理上清晰,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

正法已到最後的最後了,在餘下的有限時間裏將更加精進,越到最後越不會放鬆。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