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中國人 我去了天安門」(圖)

——德國法輪功學員瑪麗昂的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德國報導)「一個男警察粗暴地抓住我的胳膊,推搡我下樓梯去地下室,我趕緊抓住欄杆以防摔倒,胳膊都被他抓青了。」瑪麗昂(Marion)回憶著十年前在北京一個警察局裏的經歷,她總是往上揚著、帶著一絲笑意的嘴角往下垂了一些,溫和的眼神裏夾帶著嚴肅。

十年前的十一月二十號,來自德國柏林的瑪麗昂和另外三十五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打出寫有「真善忍」的大橫幅,為法輪功進行和平請願。一分鐘內,六輛警車疾馳而至,包圍了他們,大量警察從車內跳出,毆打和抓捕他們。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扭傷,頭髮被扯掉,衣服被撕破,還有一位五十多歲的學員被打得多處瘀血。


十年前瑪麗昂和三十五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抗議迫害(前面打坐,右九,穿黃衣者)

這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來自英國、瑞士、德國、法國、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十二個國家。瑪麗昂現在還記得打開橫幅之前的情景:一開始他們好像是和其他遊客一樣,三三兩兩在天安門廣場上漫步,下午兩點,大家一起在廣場中心席地坐下,開始盤腿打坐,同時幾名學員在大家身後扯起一面四米長的黃色橫幅,上面用中英文寫著「真善忍」。

一切都和計劃的一樣順利而平和。在警車呼嘯而來之前,瑪麗昂一直都認為,他們可以和平地打完橫幅之後就走。雖然她知道中共正在迫害法輪功,但是因為他們做的一切都是那麼平和,她們又是西方人,她作為一個在自由社會長大的德國人,無法相信警察會因為這個事情而抓他們。

但是在之後的一天時間裏,她見證了中共的殘暴,即使對他們這些西方人,警察都會進行威脅、甚至是動手打人,他們如何對待去天安門上訪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就可想而知了。

當天他們被帶到警察局後,一批批的警察來看他們,還有看上去是官員的人。沒有人和他們說話。

「那個地下室的房間大約一米半寬,五六米長。四週都是牆,在這裏無論發生甚麼事情,都不會有外人知道。」瑪麗昂這樣形容他們三十多人被非法關押的警察局地下室的房間。

晚上,他們又被帶到車上,送到一個酒店。為了不讓路上的行人看到他們,車兩邊靠窗戶的地方坐滿了警察,把西方法輪功學員夾在中間。

到達酒店時,瑪麗昂發現,他們所在的整個一層樓都是空的,不要說沒有客人住宿,就連工作人員都看不到。瑪麗昂猜測,為了不讓別人看到他們,警察把整層樓的客人和服務人員都趕走了。第二天中午,警察把包括瑪麗昂在內的八名歐洲法輪功學員送上飛機的時候,也是等到所有人都登機了,才讓他們從重要人物入口登機,也同樣沒有人看到他們。

「他們非常害怕讓別人看到我們,如果他們做得對,他們為甚麼這麼害怕呢?這不正說明他們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見不得人嗎?」瑪麗昂說。

中共使館前抗議 十年不輟

'雖然是上班族,瑪麗昂還是排出時間每週一次到柏林中共使館前抗議。'
雖然是上班族,瑪麗昂還是排出時間每週一次到柏林中共使館前抗議。

在去天安門抗議之前,瑪麗昂有時候會去中共駐柏林大使館前抗議迫害,但是因為她在勞工局工作,每天要上班,所以去的時間非常少。從中國回到柏林後不久,她就把上班時間調整了,每個星期有一天能空下來,這樣她就可以固定每週這一天的上午去使館前參加兩個小時的抗議活動,到現在已經十年了,無論酷暑嚴寒、雨雪交加,她都堅持了下來。

在這裏,她煉功給來使館辦事的中國人和德國人看,發給他們有關法輪功的真相傳單,和他們交談,破除中共的謊言。

在不斷的和中國人的接觸中,瑪麗昂開始深思一些她以前很少想的問題:為甚麼一個西方人認為天經地義的事情,比如犯罪了就得受到懲罰,對於大部份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來說卻是不可能的呢?比如為甚麼江××迫害法輪功,但是大多數中國人都不相信有朝一日能用法律制裁他呢?為甚麼一個人生而有之的權利,比如自由思考的權利,自由選擇相信或者不相信甚麼的權利,中國人就不覺得自己應該擁有呢?為甚麼有的中國人看到別人為了合理的權利而和平抗爭的時候,就害怕的繞開走呢?如果一個生活在德國的中國人都有這樣的顧慮和怕心的話,那麼在中國,這種恐怖統治將是多麼的沉重!?這使瑪麗昂第一次深思一個專政政權對人民的控制和洗腦到了一個甚麼樣的深度和廣度。

隱約的,瑪麗昂感覺到了這不僅僅是一個獨裁者的問題,而是一個強制性的制度在背後支撐著這個龐大的迫害體系,不只是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每一個這個制度下的人都是受害者。

進天國樂團打小鼓 溶解「堅冰」


瑪麗昂作為天國樂團的鼓手參加過很多次法輪功遊行。圖為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在倫敦

當幾年前歐洲法輪功學員成立「天國樂團」管樂隊時,瑪麗昂覺得這是一個讓人了解法輪功的好方法,因為在遊行的隊伍裏,一個管樂隊能「引起人們的注意,進而關注迫害」,而且「樂隊演奏的很多都是中國音樂,曲調非常優美」,於是瑪麗昂開始學打小鼓。在幾年的時間裏,她在好幾個歐洲國家參加過天國樂團的遊行演出。

就在幾個星期前,十一月五日星期六,瑪麗昂還參加了在英國倫敦舉行的法輪功大遊行,隊伍穿過唐人街,天國樂團開道,鼓樂聲引起了人們極大的興趣。瑪麗昂一路上總是面帶微笑,她希望不會中文的她能夠通過自己的精神面貌把法輪功學員善良的一面表現給唐人街的中國人看,讓他們看到「法輪大法好」。

在這幾年跟著天國樂團在很多國家演奏的過程中,她都在觀察華人觀眾的反應。從一開始看到的一張張面帶疑慮的面孔,到後來看到更多的人是在微笑,有的還在給法輪功學員照相。她還聽華人法輪功學員說,有些華人在觀看遊行的時候,還給朋友們打電話,「現場直播」,一個不落地「播報」每個橫幅上的字。瑪麗昂覺得,受到中共謊言毒害最深的華人在慢慢醒來,一層堅冰正在融化。

週末公園煉功 幾百人學功

一九九七年底開始煉法輪功後不久,瑪麗昂就開始每週六和週日上午去柏林的一個公園裏煉功,她負責拿錄音機,放煉功音樂,她還把一個介紹法輪功的橫幅綁在路邊的一棵大樹上,旁邊再放一些傳單,讓路過的人能夠很方便地拿到。

到現在,這個煉功點已經歷了十幾年的寒來暑往,一共有幾百個人前後在這裏學煉法輪功。尤其是夏天,來學功的人更多,有時候連著好幾個星期都有人來。有的是路過這裏,覺得煉功點的氣氛非常和諧,讓人感到舒服,就留下來學。有的是在網絡上得知法輪功的事情,專門找到這裏學功。

瑪麗昂特別提到一位老年德國女士,因為年齡關係她總是很快就忘記動作,但是瑪麗昂非常耐心,一次次地教她,這位女士很感動,屢次向瑪麗昂表示感謝。

坦誠相待 改善工作環境

瑪麗昂在勞工局工作,負責給市民提供諮詢。「法輪功教會了我另外一種思維方式,我慢慢地學會了為別人考慮,想辦法幫助到別人,如何能更好地給別人提供幫助」,瑪麗昂說。

在她所在的團隊中,她非常坦誠地對待同事,有問題都會當面指出,從不在別人背後說甚麼。在她剛開始這樣做的時候,因為「善」還修得不好,帶有批評意味的態度會傷到對方。但是隨著她自己修煉的日益提高,她學會了用善意指出別人的不足。她的同事們也開始欣賞她,知道她是為了大家一起工作的更好,同事們向她學習,互相之間也開始坦誠相待。每當有新人進來時,都會驚訝於他們這裏單純的人際關係。同事們對瑪麗昂也越來越信賴,無論在工作上還是私人的問題上,他們都喜歡找瑪麗昂聊聊,聽取她的建議。

「我從法輪功中學會了應該承擔責任」,瑪麗昂說,看到問題指出來也是勇於承擔責任的表現。以前的瑪麗昂雖然認真對待自己的工作,但是並沒有這麼多的責任感。

瑪麗昂和另外一名同事共用一個辦公室,這位同事一年半以前來到這裏上班,她好幾次對瑪麗昂說,她覺得很幸運來到這個辦公室,這個社會上應該有更多瑪麗昂這樣的人。

教子有方 為孩子著想

瑪麗昂有兩個兒子,一個已經三十歲了,早已搬了出去,小兒子十六歲,還在家裏。

當小兒子還沒有上學的時候,瑪麗昂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大兒子已經將近成年。對於兩個孩子,瑪麗昂的教育方法非常不同。

大兒子小時候,瑪麗昂以為,對兒子好就是大包大攬,甚麼都替兒子想到了,做到了,結果造成孩子依賴性強,反而給孩子的日後發展帶來不好的影響。而另一方面,瑪麗昂在要求孩子達到一些標準的時候,又沒有考慮孩子的能力而過高要求,比如瑪麗昂要求大兒子把自己的東西要整理好,但是她沒有手把手地教他,而是很簡單地告訴他:去做。當然效果就不好。

而小兒子小時候,瑪麗昂從法輪功的「為別人著想」這個道理學會了從孩子的角度想問題,她明白了,對兒子的事情大包大攬其實對他是不好的,應該讓他在家裏承擔一些責任,讓他知道珍惜,知道要付出才能得到。

另外,作為單身母親,她一度非常焦慮,因為養家糊口、教育孩子、家務事等等都落在她一個人肩上。「修煉法輪功增強了我的自信心,我相信自己能把這一切都做好」,瑪麗昂說。當然在教育孩子時這種心態也帶來正面效果。十六歲的小兒子正處在從兒童到青年的這個特殊的人生階段,瑪麗昂把孩子當作一個獨立的個體看待,和他聊天。

今年五十三歲的瑪麗昂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小,十年前當她在北京的警察局和警察談話的時候,其中一個問題就是:「你護照上的生日是真的嗎?」修煉給她帶來不同的心態,「相由心生」,瑪麗昂笑著說。

後記:

過去的十年裏發生了很多事情,瑪麗昂的小兒子從懵懂頑童長成了意氣風發的少年,瑪麗昂曾經烏黑的鬢角也已經斑白,但是對瑪麗昂來說,一些事情是不會變的,比如去中共大使館前抗議,去公園煉功,還有每天按照「真、善、忍」生活。

她還記得她十年前的悲傷。在從中國飛往德國的飛機上,她悲從中來,因為她覺得她在中國做得太少了,她希望能告訴更多的中國人法輪功真相。她還為那些中國警察遺憾,她看得出來,很多警察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他們相信中共的謊言。那時候是二零零一年,迫害開始後兩年,正是中共的謊言最猖獗的時候。瑪麗昂希望,他們這些西方法輪功學員的面孔起碼能夠引起那些警察思索,讓他們問一下自己:政府說的都是真的嗎?

「我對中國傳統文化懷有一種崇敬之情,希望更多的中國人能從自己的文化中受益,不要相信中共的謊言,所以我才去了中國」,瑪麗昂看著我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我最想對中國人說的就是:法輪大法是中國正統文化的一部份,是一條正道,是全人類的財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