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根本轉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

「弟子:只是修到這麼久,才意識到甚麼是自己的根本執著,那就是執著於自己。

師:對,說白了就是過去生命的基本因素。過去這方面大家都有,很多人還真的意識不到。隨大家的整體提高,這方面已經不那麼突出了。

弟子:在過去的證實大法中,雖然做了證實大法的事,但現在看來是站在私的、證實自己的基點上。我們的問題是,為甚麼意識到這一點會這麼晚?

師:證實法也是修煉,修煉的過程就是不斷的認識自己的不足從而去掉不足的過程,只是許多最根本的執著認識的越早越好。認識到了本身就是提高。能夠去掉它,或者克服它、消弱它,最後完全去掉,這個過程就是在不斷的提高,也是生命的根本轉變。」

以上引用的師父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的講法,也不知道讀了多少遍了,卻一直沒有和自己的修煉聯繫起來,沒能領悟到其中的內涵。最近發生的事情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在此把自己的根本執著寫出來,希望對處於類似狀態的同修有所幫助。

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的老弟子了。雖然從小得法,但家裏沒人修煉,為了能走好修煉的路就一直比較重視學法,也知道出現問題時只要向內找就沒有解決不了的。所以至今為止所遇到的修煉上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然而我的根本執著卻並沒有觸及到。

我感到近半年來自己的情越來越淡了。作為修煉人本來是好事,但我發現去掉情後所充實的那一部份並不是慈悲,我的自然而然的言行給人的感覺就是冷漠,沒有人情味兒。後來和同修交流時,同修指出我的一切言行,思想的出發點都是如何注重自己的效率,只要是和自己的修煉提高無關的事情完全不考慮,也談不上對他人的關心了。

我知道這是自己善不夠造成的。但是向內找後卻不知道問題的真正根源在哪裏。因為我的確是從法理上在看問題啊。可是為何去掉情後所代替的不是慈悲呢?當我靜下心來全面的審視了自己幾天後,終於找到了原因。那就是埋藏在思想深處的「私」。多年來的修煉,我一直以為自己在講真相上的用心和對大法工作的努力中體現出了對眾生的慈悲。看似好像一切是為了別人在做,然而我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思想的最深處卻只有自己。我所做的一切事情,包括看似精進的修煉狀態歸根結底為的是自己的圓滿。我的一切思想的出發點和所要達到的目地也都是為了自己。只不過是這個私被看似精進的表現所掩蓋,不知不覺的騙了自己。

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這是大法弟子的修煉目標,也是新宇宙不同於舊宇宙的基本因素。為甚麼多年來的修煉中就沒有真正的去挖挖自己的根呢?大法弟子在修煉中都在主動的同化新宇宙,那我的修煉究竟是為了甚麼?難道只是為了看似精進的表現嗎?我就是師父所說的那種一直意識不到自己根本執著的人,並沒有從根本上改變自己。

然而當真正去歸正自己的時候才發現,早已在自己思想深層形成的為私為我的觀念已經是不經思考的,在自己都不知不覺中體現在自己的一言一行中。在我真正下決心要時刻做到為他人著想的時候,才發現從最根本的本質上改變自己是多難。每每一件事情發生後,我都能感到自己的不善。再加上從三年前起自己進入了一種時刻頭腦空白、容易忘事的修煉狀態,就使得自己對他人的不關心更明顯了。但是不管怎麼樣,我知道問題的根源在自己的心。那麼就要讓自己的心發生根本的變化。

我開始在做每件事情之前,都先想一想自己是為了甚麼去做。若是為他的,那就去做。若不是為他的,那就不做。事無大小,在能意識到的情況下我都盡可能這樣去想,一定要讓自己為私的狀態改過來。就這樣在每件事情的反覆自問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一個全新的觀點。那就是,自己以前做的很多事情,完全是為私的,甚至可以說完全是為了自己的安逸,為了滿足自己的執著和慾望,也就是在延長和加難自己的修煉的路。同時在很多問題上,如果能先擺正自己的出發點,站在他人的立場去看待的時候,我就會發現自己以往根本意識不到的解決方法,在看似不公對待下自己的不平和、非要以理來說服對方的急不可待的焦躁的心,也就變得越來越弱了,換來的是一種平和。因為當自己發自內心的是為了別人的利益而去行事的時候,自己的承受也就變的如此的理所當然。

其實,一切執著和人心都出自於私心。因為對自我的執著,才不願改變現狀,不願吃苦,不願被人說。也正是這些不願意,才生出了各種各樣的觀念和人心,障礙著我看到宇宙的真相,滿足和加大了我的安逸心。道理明白了,剩下的就是切實的去改變自己。我一定要去掉自己的根本執著,通過生命的根本轉變,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大法造就的大法弟子。

以上是個人近期所悟,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