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已經八十二歲了,但是人們看我就像六十多歲的樣子,皮膚緊緻,白裏透紅,身體健康硬朗,說話流利清晰,還不只這些,我根本也不覺得我是個耄耋之年的高齡人。這一切都是在大法中修煉的福澤,師父給予我的太多了。

我雖然修的不好,但我還是請同修將我的修煉故事寫出來,一則勉勵自己,二則與同修分享。

一、勞碌一生終得法

我出生在一個貧苦家庭裏,因為家裏很窮,我九歲就幫人家做工補貼家用,十多歲就挑起了家庭生活的大梁……,幾十年的人生經歷了那麼多的苦難(中共一次次的政治運動給中國人帶來了深重災難),吃的苦太多了,我只知道自己的命很苦,心裏常問自己:人生在世到底是為了甚麼?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俗話說:人到七十古來稀,我都快到古來稀的人了,總覺得幾十年來的我就在這冥冥中期待著甚麼?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甚麼都明白了:我的生命就是在等待著大法、期盼著師父。我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一身都是病,身體很差,每天吃的藥比吃的飯還要多,可還是常常發病,又因為家庭瑣事的煩躁與刺激,導致精神上也有了毛病,他們怕我發病,全家人在我面前說話都很小心,都不敢說錯一句話。自從修煉大法後,我全身的病症都消失的無影無蹤,現在沒有人能夠否認我修了法輪功後健康的身體,紅潤的臉龐,寬容的心態的變化。

我總是用自己身體的變化和親身經歷向人們講真相,證實大法的殊勝。見證的人們不得不認可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二、我自己能看《轉法輪》

我從小沒上過學堂,不認識字。修煉法輪功後,我很想能自己學大法,會讀《轉法輪》,想明白更多的法理。開始的幾年裏,我一邊努力的去認字一邊學大法,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前,我家裏是一個學法小組,大家在一起讀《轉法輪》時,我就拿著書一邊聽著大家讀一邊看著書。平時我自己讀的時候,一句話中能大概猜出來那麼三、四個字,其它不認識的字,見到誰就問誰:女兒、女婿、小孫女、其他同修,我都向他們問字。

為了加深印象,我就開始抄寫《轉法輪》,那不叫寫字,完全是畫字、照著畫。寫出來的字東倒西歪的,畫不了幾個字,捏筆的手就是滿掌心的汗,但我還是用盡全力去控制那個不聽使喚的筆,儘量把字寫得工工整整的。開始,我一天只能抄寫一行字,到後來一天可以抄寫半頁紙了。就這樣我憑著對大法渴求的心,加上堅強的毅力,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抄完了一遍《轉法輪》,我也能自己通讀《轉法輪》了。

這十多年來我每天至少都要堅持讀完一講《轉法輪》。奇怪的是,我雖然能夠認識《轉法輪》上的所有字,但是如果換了其它常人的任何一本書,我又很難認識上面的字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弟子學法用的。在得法後的十多年的修煉中,通過學法我不斷的悟到了大法的法理,我按照師父說的努力去做,遇到矛盾向內找,修自己,不斷的去掉各種人心。

三、家人遭中共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不斷升級,許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被非法勞教或判刑,我的獨生女兒和小孫女(同修)也被中共人員非法抓進了監獄。我年輕時就曾經在與繼母的家庭矛盾中精神受到過刺激,曾經嚴重精神失常過,自修煉大法後就徹底的好了。女兒和小孫女突然被綁架使我猶如五雷轟頂,兩個最親的親人一下子被抓走了,幸福美滿的家塌了大半邊,我的精神幾乎全垮了。我沉陷在思念女兒和孫女的痛苦之中,有兩天的時間我都是坐在沙發上發呆,不吃、不喝、也不睡。直到第三天女婿回家來,我才從那痛苦之中回過神來。

後來同修們知道消息後紛紛到家裏來看望我,和我一起學法切磋,慢慢的我從親情的籠罩中走了出來。通過不斷學法後,我從人的情中解脫了出來,我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一刻都不停。我和同修們與不修煉的女婿為被冤屈的女兒、孫女四處奔走,到處上訪、上訴,借此機會講真相救人。

四、師父呵護闖命關

有一天下午三點左右,我獨自一人在家裏,我從臥室出來到客廳時突然腳下一滑,仰面跌倒在地,當時只感到眼前一片漆黑,甚麼都看不見,但還有知覺,可是全身卻不能動彈了。這時我心裏一點都不害怕,也不慌亂,憑著十多年來我對師對法的堅定信念,我想一定會沒事的。雖然眼前一片黑暗,四肢、身體都動不了,但我的頭腦很清晰,於是我就開始在心中背誦《論語》,背了一遍又一遍。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我眼前漸漸有了一點點光亮,慢慢的就完全亮了,能看見眼前的東西了;又過了大約半個小時,四肢也能動了,我自己慢慢爬起來,活動活動,身上一點事都沒有。我知道,這是來取我命的,是師父保護了我。要是一個像我這麼大年紀的常人,這一跤跌下去,不是一命嗚呼,也得筋斷骨折,癱瘓在床上起不來了。但我在師父的呵護下,卻一點事都沒有,我再一次親身經歷了大法的神奇。我也更加體會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那麼大歲數,擱個常人,能摔不壞嗎?可她連皮都沒破。好壞出自一念」,這是千真萬確的真理。

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師父延長來給我修大法的,所以在修煉中我從來都不敢懈怠,每天學法修心,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從不間斷;全世界大法弟子整點發正念也從不遺漏,就是有事耽誤了,過後我都要補上;每天我都出去講真相,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多講真相,多救人。

五、我要跟師父回家

師父說:「看到甚麼別的門派中的覺者也不動心,就在一門中修。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轉法輪》)

我在修煉過程當中曾遇到過三次另外空間來干擾我的事。一天晚上我正在客廳裏打坐,突然看見從牆角出來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對我說:「你怎麼說話不算數,時間到了,我們這就來帶你了!」我不怕、也不動心,對他們堅定的說:「我不認識你們,為甚麼要跟你們走!」結果它們走了。但是過了沒有多久它們又來了,我說:「我要跟我的師父走,我的師父是李洪志!」

大約是二零零九年,女兒和外孫女被綁架、非法關押在監獄期間的一天,這些東西又來了,來了三個,我還看到一個大坑,有兩個人扔了一具女人的屍體進去,另一個人就來跟我說:「坑都挖好了,你該走了吧。」說著就來拉我。我說:「我哪兒都不去,我就只跟我師父走。」他們說:「你不走,我們就把你的腳砍下來好去交差!」我說:「腳也不給!」它們就說:「不給就算了!」等我醒過來,雙腿從膝蓋以下就疼起來了,疼的走路都很困難,而且疼了很長一段時間,我也不把它當一回事,照樣學法煉功。也許師父看到我堅修大法、堅如磐石的決心,幫我化解了歷史上所結下的恩恩怨怨,助我徹底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和邪惡的迫害,我感謝師父又一次幫我還了命債。

文中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