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洗腦班凸顯中共邪教本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邪教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對人進行精神控制,中共就是這樣一個邪教。中共的邪教本性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表現得淋漓盡致,中共「六一零」在大陸各地設立的劫持迫害法輪功學員洗腦班,就是中共邪教進行精神控制的一個典型標記。

所謂的「六一零辦公室」因為成立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名,在大陸各地省市鄉鎮的各級政府,都設有「六一零辦公室」。這個所謂的「辦公室」所「辦」的「公」,就是操縱公檢法和各級政府,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勞教、判刑。這還不夠,「六一零」還在各地設立了大量的洗腦班,把法輪功學員抓進去進行所謂的「轉化」,也就是強迫他們放棄信仰。「六一零辦」是一個迫害無辜公民的非法組織,是一個類似納粹蓋世太保的犯罪系統。

「六一零」所辦的洗腦班,對外謊稱「法制教育學校」或者「法制教育中心」,可是「六一零」把法輪功學員關押進洗腦班的過程中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是強行剝奪無辜公民的人身自由,是黑社會的綁匪行為,是明目張膽的犯罪。犯罪的綁匪怎麼能對公民進行「法制教育」呢?中共上下的很多官員一肚子男盜女娼,這樣的人怎麼有資格「教育」別人呢?

在洗腦班裏,「六一零」人員強行對法輪功學員灌輸各種誣陷法輪功的謊言,強迫法輪功學員違心表態放棄信仰,也就是所謂的「轉化」。對於拒絕妥協的法輪功學員,洗腦班人員就進行野蠻的毒打和酷刑折磨。這是非常典型的精神控制,這種做法是典型的邪教手段。「六一零」洗腦班本身就足以證明,中共才是一個真正的邪教。

比如黑龍江省五常市洗腦班頭目付彥春,過去就是個地痞無賴,當地人都說他妻子就是被他打死的。付彥春對剛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的開場白就是:「你可以出去打聽打聽,這裏不是沒整死過人!死也白死,算自殺,這是政策!」這個洗腦班所使用的酷刑有「上大掛」、「大字形吊銬」、電擊、暴打等。

油畫:吊銬毒打
油畫:吊銬毒打

又如甘肅蘭州龔家灣洗腦班,對堅強不屈的法輪功學員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將法輪功學員關禁閉,雙臂反背吊銬在鐵門柵欄上,面朝裏,背靠鐵門,往上一吊就是十天半個月,最長達三個月之久。

酷刑演示:背吊銬
酷刑演示:背吊銬

如法輪功學員劉植芳,由於長期吊、背銬,二零零五年七月被折磨致死。二零零五年七月,法輪功學員李冬梅被吊銬六天六夜;韓仲翠背銬四十五天;孫建峰背銬五十二天;張榮背銬七天七夜;陳淑嫻雙手反銬半蹲式背銬在鐵製床頭上,被銬了兩天一夜,沒過幾天,又被銬了一天一夜。二零零七年十月,牛萬江被吊銬八十一天,孫建峰吊銬七十二天,汪彩霞十四天,孫蘭萍三十七天,張春蓮二十四天。

酷刑演示:雙手反銬在床頭
酷刑演示:雙手反銬在床頭

因長期吊銬,法輪功學員雙手、雙臂甚至全身浮腫,痛苦不堪,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吊銬在鐵門上,整個人被懸空,只是腳尖著地,胳膊失去知覺,腿腳腫脹、發紫、發黑,鞋穿不進去。有的法輪功學員大冬天被迫光腳站在水泥地上,惡警還往被吊銬學員頭上澆冷水,打耳光。

被「六一零」抓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都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各階層的善良民眾,他們中有童叟無欺的個體經營者,有不收紅包的醫生護士,有清廉的政府公務員,有優秀的工程師、教師。如上面提到的被甘肅蘭州龔家灣洗腦班迫害致死的劉植芳,是蘭州豫劇團演員。另一位於二零零八年九月被該洗腦班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錢世光,是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級工程師。

這些人修煉法輪功完全是自願的,來去自由,他們可以自由的獲取各種信息。他們在中共迫害下仍然堅持修煉,是因為他們通過修煉法輪功受益,獲得身體的健康和道德的昇華,這恰恰證明了法輪功的純正。和法輪功修煉自覺自願、來去自由相比,中共「六一零」洗腦班的強制洗腦、精神控制愈發顯出中共邪教的罪惡。

獲得身體健康和道德昇華的法輪功修煉者本可以更好的服務於社會,可是卻被中共抓進監獄、勞教所、洗腦班迫害。法輪功提倡「真、善、忍」,本可以使更多的人向善,提升整個社會的道德,可是卻被中共喉舌媒體誣陷謾罵。在中共貪官污吏的帶領下,大陸社會道德在急速下滑,黑社會橫行、毒食品泛濫,人人都在受害。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其實也是對所有中國人的迫害。

中共非法私設洗腦班,妄圖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控制。其實被中共統治的整個中國大陸又何嘗不是一個巨大的洗腦班?中共控制了所有的媒體,對中國人灌輸一言堂的謊言。中共竭力封鎖互聯網,阻止中國人獲得外界的信息。中共一直在對中國人進行精神控制,由此看來,中共是所有邪教中最邪的一個邪教。我們都應該抵制中共邪教、譴責中共邪教、解體中共邪教,只有這樣,我們的中華民族和中華文化才能復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