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向內找 正念清除邪惡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於九七年十二月份得法,得法前身體患有嚴重的胃潰瘍,腎盂腎炎。得法時看師父濟南講法錄像,當看完第二遍第二講後正像師父在法中講到的:「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轉法輪》〈第二講〉)看完講法剛要休息,突然連拉帶吐,拉的全是黑水,吐出的都是黃沫,並且都帶有很濃的中草藥味。但第二天早上飯照常吃,活照樣幹,精神很好,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身體一身輕,我悟到是師父在為我淨化身體,因為我要修煉。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當天邪黨鎮委副書記和鎮組織委員到我家對我說他們代表鎮黨委給我下最後通牒(因以前他們曾多次找過我,要我放棄修煉法輪功)問我到底是要黨員,還是要法輪功。我說:「法輪功教人向善,做好人沒錯,我煉定了。」他們說:「你等著吧」。當時在我家門前和村口都布滿了警察,路邊停著好幾輛警車,我知道江氏邪惡集團對法輪功非法大抓捕在全國已經開始了。這時我和妻子(同修)毅然去了濟南省府門前請願。臘月二十八日我又去北京上訪,除夕在天安門被非法抓捕送回關押。

自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以來,我十多次遭邪惡非法綁架關押,其中被鎮政府關押在計生辦(黑監獄)殘酷折磨五個多月,一次拘留,兩次送看守所非法關押,五次被非法抄家,四次被強行綁架至洗腦班。二零零五年二月被非法勞教三年。

自九九年以來身心受到了邪惡的殘酷迫害,掛牌遊街,清掃街道,搧耳光,頭帶鐵煙筒蓋,在太陽底下曝曬,雙手舉木頭蹲馬步,頭頂大水泥塊(約六十斤)兩膝蓋跪在兩塊尖石頭上,兩手舉大煤塊在頭上,腳後跟踩在小石頭尖上,惡人用膝蓋頂我的下身,用皮鞋踢我的軟肋,用小煤鏟猛力拍打前額,直至將木柄拍斷,整個臉腫大變形,惡人用皮鞋後跟狠跺我的太陽穴,逼迫我跪爬四十九層樓梯,剝光衣服從九層高的鐵梯上用繩攔腳四次橫著拽下來,胸部被摔成青黑色,兩天不能起床,只穿秋衣用電線抽,抽的身上出血,赤腳在樓頂上跪圈,跪慢了用棍打,扒光衣服用腰帶有鐵扣的一頭抽胸膛,直至胸口出血暈倒,用捲好的報紙抽臉,用馬札打胸脯,用拖鞋打臉,用木棍打,上背銬,坐鐵椅子,電棒電,大針扎腰部,長期不准睡覺,坐小板凳,不准上廁所,等各種酷刑折磨。

今年六月份,我的頭上長了一個癤子,開始幾天有點疼我也沒把它當回事,突然有一天頭疼的很厲害,有時疼的好像要裂開似的,妻子(同修)看了一下說,這個東西像玉米粒大小,頂個黑頭,看來還很毒,我們一致認識到,肯定是我自身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對我進行身體上的迫害,我一定要徹底否定它,不管怎麼痛,我都在堅持聽師父講法錄音,晚上疼的我不能睡覺,我就不斷的發正念請求師父加持,清除迫害我身體的邪惡生命因素和黑手爛鬼,同時反思自己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所走過的修煉道路,真是起起伏伏,跟頭把式的,在邪惡的各種酷刑面前我沒有放棄修煉,但在邪惡的洗腦班和勞教所的強制洗腦中,在被猶大斷章取義師父的經文的誘騙下和自己主意識不強追求圓滿的執著心的驅使下二、三次邪悟,並且還做了一些助紂為虐的壞事。

回想自己多次給大法抹了黑並造成了極大的損失,給同修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給自己的修煉多次留下了極其嚴重的污點,雖然二零零七年七月份從勞教所回來後,在同修們的熱心幫助下,通過學法馬上認識到自己已經脫離了大法,並用實名寫了嚴正聲明,但沒有向師父認真懺悔,也沒有在同修面前將自己在幾次邪悟後所做的壞事全面曝光,在學法修心,做好「三件事」上又不精進。欠債要還這是宇宙的理,自己欠了那麼多債,造了那麼大的業不還,你就想昇華上去那是決對不行的。因此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就竭力迫害我身體,以達到不讓我昇華上來的邪惡目地。

反思自己三次被所謂「轉化」的原因,就是沒有學好法,只是抱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性認識,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正如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中講的:「大法在中國遭到的邪惡考驗中淘汰下去的都是這種執著心沒去的人,同時給大法帶來一些負面影響。」還有因多次遭邪惡綁架關押迫害,產生了怕吃苦,求安逸,追求圓滿等執著心,動搖了自己堅定的信師信法的正念,從而鑄成大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的路是很窄的,走錯一點都不行的。

找出這些不好的心後,在早上煉完靜功後拿下腿時發現我的左腳腳掌上也長有一個豆粒大小的癤子,(原先只感覺腳掌走路有點痛,沒看也沒在意),已經破了頭,淌出了一灘白膿來,我摸了摸頭,頭上的癤子也下去了,也不那麼疼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馬上悟到是師父幫我把這個邪惡靈體化成膿水銷毀掉了。

今年很長一段時間與妻子(同修),在心性關上長期過不去,經常的為一點小事一句話發生爭執,互不相讓,更嚴重到有時學法都學不到一起,當時也知道作為修煉人不應該這樣,但一遇到問題就把握不住心性。有幾天我的身體出現異常,嘴、眼向右邊歪斜,當時我也沒把它當回事,結果第二天、第三天更厲害了,眼睛斜的成了一條縫,嘴歪的說話流口水,吃飯漏食漏水,兒子,兒媳都催我去住院治療,我說沒事,過幾天就好了。我不斷的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我想師父決不會讓我出現這種狀態給大法丟臉的,我一定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同時我想起了師父講的「相由心生」的法,自己現在出現的嘴歪眼斜這種狀態,往內心找不就是心不正的問題嗎。

通過學法向內找,找到了自己那些長期沒有放下的執著心,即爭鬥心,爭強好勝,不讓人說的心,說到底都是那顆萬惡之源的私心,正是修煉要去的心。理順後,第五天開始嘴、眼漸漸的不斜了,一切都恢復正常。師父告訴我們「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作為我們修煉人遇到問題就要向內找,修自己,否則就不是個煉功人。

以上是自己因執著心長期不去而又不向內找,因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對我身體上的干擾和迫害。

幾次沉痛教訓和一點切身體悟,今天談出來與大家交流,希望得到同修的指正和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