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整體配合營救同修的過程與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我們地區同修普遍得法晚,同修們的心性參差不齊,很多方面跟不上正法進程。可是,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在師父的精心安排與慈悲呵護下,近幾年情況有很大改變。我們有了集體學法的環境,能獨立解決上網和資料問題了。特別是在做三件事方面逐漸走向成熟了。

前段時間發生了一起同修在講真相時被綁架的事情。很多同修都能正念配合,放下怕心與私心,走出人來。同修們經過多次切磋,堅定正念,配合家屬多次去看守所、派出所與公安局要人、講真相。被綁架的同修在裏面也正念配合,最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終於救出了同修。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我們學法小組得知一同修因在鄰村講真相被壞人誣告而遭到綁架。大家立即整體發正念,解體邪惡,讓他們無條件釋放同修。發完正念,大家進行了切磋,一致認為,應立即通知本地區所有同修,整點發正念除惡,配合營救同修。同時了解有關情況,上網曝光。我們立即分頭行動。

第二天,我去找被綁架同修的妻子(也是同修)切磋要人,同時,了解相關情況。我說我們大家配合好一起去要人。可是,同修妻子因平時不精進,脾氣大,不修口。現在又出了事,更是理智不清。完全想依賴常人,想用托關係,花錢的方式救人。不願與同修配合。許多同修與其切磋,都無濟於事。所以事情很被動,其他同修也覺的無可奈何。我又與其他同修切磋,覺的同修妻子的狀態與我們大家有關,我們應該向內找,去掉人心,提高上來。大家紛紛向內找,找到了很多人心、執著。

後來,我們了解到,同修被綁架後,頭一天被關在某派出所,第二天被轉到看守所,並由國保大隊接管此事。又了解到相關迫害人員的信息,及時上網曝了光。

除同修妻子外,其他同修都積極配合整點發正念。有同修提出近距離正念除惡。我立即組織附近學法小組輪流到黑窩附近近距離發正念。

據同修妻子說,她的家人花錢找了關係,拘留半個月後放人。可是,到了半個月頭上,接到的不是丈夫同修回家,而是一張勞教通知書。這一下,同修妻子傻了眼。覺的走常人的路是行不通了。於是,有了配合同修救人的想法。可是,由於怕心太重,不敢與同修去要人。只想在家發發正念,丈夫就能回來。

後來經過很多同修的耐心切磋,特別是鄰近地區的一位同修,不怕路遠,幾次專程趕來與其切磋,使她很受感動,答應配合同修要人。分別去了看守所、派出所和公安局要人。由於同修妻子狀態很差,正念不足,反覆無常。所以要人的過程非常艱難。拖的時間很長。而且,我們地區大部份同修沒有經過大的考驗,怕心普遍較重,能與家屬配合要人的沒有幾人。為了使大家能邁出這一步,我帶頭配合家屬去看守所、公安局闖頭關,並對相關人員講真相。

第一次去了公安局找到國保大隊長要人時,此人很囂張。一進門,就問我們叫甚麼名字,並拿出照相機「喀嚓」一聲,給我們照了像。我根本沒有理會,我想,你那是嚇唬小孩,並請師父加持。我堂堂正正的告訴了他我的名字。他馬上變的客氣起來,讓我坐下談。我開始給他講真相。從法輪功修「真善忍」做好人講起,又講到法輪功洪傳全世界,講到江澤民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現在全世界幾十個國家對其起訴,全球大審判即將開始。勸其做點好事留條後路。又講了文革時期跟隨上邊幹壞事的人都遭到了報應。還從法律角度給他指出,到現在為止,中國沒有一條法律認定法輪功違法,相反是受憲法保護的。講著,講著,他沒有了那種囂張氣燄,態度也變好了。並且說,他不是我們認為的那種惡警。而且還講了他路上救人的事。還要給我們倒水喝。並表示在其權力範圍內儘量做點好事。當然,同修們在附近的正念配合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後來的幾次,又有幾位同修放下怕心,走出來配合家屬要人。同修妻子本人經過幾次的鍛煉也去了很多怕心。

九月一日,我們聽說同修被送往勞教所。大家立即切磋交流,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一致認為,去了勞教所也得回來。並加大了正念力度。同時切磋,準備覆議與起訴。

就在我們諮詢律師的過程中,聽說同修因檢查出高血壓與心臟病被退回。但同修並沒有回到家中,而是被關在看守所。我與同修們及時切磋,認為我們整體配合不夠,做的不夠,需要做的更好。並決定立即配合家屬再去要人。但在與同修妻子切磋時,發生了爭執,同修妻子執意不願配合,這時,有同修提出,暫時放一放,大家向內找找,是不是產生執著了,去掉人心後,情況可能會好轉。大家都回去向內找。我很快找到了自己有急躁心,有強為的心,不善的心。在法上歸正後,同修於九月十四日又一次送勞教被退回,於九月十六日晚上十點左右被綁架的同修回到家中。

體悟:

一、及時協調發正念,否定舊勢力,整體正念除惡,堅持始終,遇到任何情況,正念都不動搖,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從同修被綁架一直到回家,五十天的時間裏,我一直不停的與各學法小組切磋,協調發正念,組織輪流近距離發正念。

二、與家屬配合去有關部門要人,講真相是至關重要的一步。我與同修切磋,一定要擺正基點,營救同修不是唯一目地,不執著結果,更大範圍講真相救人,才是更重要的。師父在《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中講到:「我怎麼樣能夠把與這件干擾有關的一切正確對待,本著救度眾生的目地平衡好,我怎麼樣能夠對眾生負責,把這些事情的出現視為正好是講真相的契機,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你平時去找人家講真相沒有理由,平白無故的去找誰還不願意見你,干擾不正好使你有了接觸的機會了嗎?你不正好去講真相嗎?大法弟子除了自己修煉之外,你們最大的責任就是要救度眾生。」只是我們還做的不夠。

三、配合其它救人方式,如及時把被迫害的同修的情況上網曝光。打語音電話,寄真相信,勸善信。發放真相光盤、資料等,對所有接觸到的人講真相。如律師等。還有了解相關信息。這些方面的事情都做了一些,但大部份同修沒有做。做的很不夠。

四、營救同修就是每個人修自己的過程,也是整體提高的過程。在這次營救同修中,確實有不少同修放下了很多人心、執著。如怕心、私心等,心性得到了提高。有一位七十一歲的女同修幾乎每天去近距離發正念。有時就她一人,也照樣堅持。去其它地方辦事或是看親屬都當天返回,不誤近距離發正念。還有一位四十多歲的女同修在需要配合家屬要人時,用正念戰勝人念,堂堂正正的配合家屬走進公安局。這是她第一次到那種地方。

五、整體配合的成度直接影響救人的力度。本地區同修大多數配合的比較好,但也有一部份配合的不夠,影響了救人的效果。一是從勞教所退回後,沒有直接回到家;二是拖的時間比較長,前後用了五十天時間。

六、被綁架同修在裏面的正念正行,是這次營救成功的第一因素。據了解,被綁架同修在黑窩內,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遇到人就講真相,在人多的地方就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且在裏面背法、煉功。裏外配合才使這次營救得以成功。

七、通過這次營救同修,很多同修找到了自己修煉的差距。尤其是我自己暴露出一大堆執著心。整個營救過程中,家屬同修配合為甚麼那麼艱難,都是我自己的心促成的。向外看的心非常嚴重:急躁心、埋怨心、責備心、強為的心,還有爭鬥心、妒忌心、不善的心等等。這些心已經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了。自己有幾次也意識到了,但只是膚淺的找了找,沒有認真找,也沒有用心找。在中秋節晚上,我們學法小組又去了被綁架的同修家裏,跟他妻子切磋要人。同修妻子態度生硬,執意不去。並說「誰願去誰去。」我正要想說她幾句,這時有同修提醒,緩幾天再說吧,大家都向內找找,可能是咱們心態不對。我回去後找了一會兒,也覺的自己心態不在法上。但還是沒有下決心徹底的找。直到被綁架同修回來前的那天下午,我又去找同修妻子切磋,她還是不願去。這次,算是守在了心性,心想:可能自己還有潛藏的人心。回去好好再找找吧。自己的執著去掉後,也可能她會改變的。我認認真真的用心向內找,找到了上面所有的執著。後來同修妻子說,我走後,她也開始向內找,並產生了一個想法:要不,我自己明天單獨去要人吧,也不能老讓同修們費心。就在我們同時向內找,站在法上的時候,被綁架的同修當天晚上十點左右回到了家中。

這次同修被營救出來,實際上是師父的慈悲。師父看到我們都有救人的心,是為了鼓勵我們今後做的更好。同修出來後,我們及時進行了切磋交流,認真找了我們的差距,同時,也從被綁架同修身上分析了我們應該吸取的教訓。大家都認識到,現在,必須走的非常的正才不會出現問題。必須在認真學好法,踏踏實實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人。才能完成助師正法的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