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真心修煉,糖尿病消失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我姓張,河南人,現年五十九歲,是一名退休職工。

十七年前,我就得了糖尿病,由於病情得不到控制,各種併發症都跟著出來,三高、心腦血管病都佔全了。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併發症又發展到眼部,眼底出血,甚麼也看不見了,家人送我住院做手術。手術時,麻藥在我身上不起作用,那滋味真是哭天天不應,哭地地不靈,恨不得一頭鑽進地裏面去,一般人是感覺不到的,真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光眼部激光手術就做了二十次。醫生告訴我,用激光開刀後,眼睛就不會再出血了,三個月後來複查。

第四個月時,我去做檢查,結果還是甚麼也看不清,我當時問醫生:「你們不是說開了刀就好了,怎麼還是那樣?」醫生又說眼睛血管全都封死了,血液不流通,眼睛缺血,不能恢復視力。我想,這下全完了,幾乎成了盲人,這是個甚麼概念,在生活中帶來了許多不便和麻煩,吃飯看不清楚,丈夫就給我戴上圍兜,走路看不清,丈夫又給我準備了拐杖。我說你給我打扮得像個老媽子一樣了。就這樣,走路的時候還老是摔跤,腳脖子崴著了,腫得像包子一樣,左腳好了,右腳又摔著了。晚上睡覺下床解手,又掉了兩回床,膝蓋起了個大血包,吃藥、貼膏藥也不好使,醫生說,血包裏面的血乾了,永遠不會消失了。

身體上的這種狀況,讓我對生活失去了信心,心灰意冷,簡直成了一個廢人,活著還有甚麼意思,風燭殘年,活一天算一天吧。

我一個鄰居嫂子,給我了一本書,叫我拿回家看,就是那本《轉法輪》。回到家裏,我戴上老花鏡,看到的全部都是黑疙瘩,一個字也看不清,第二天去還書,正好趕上他們在學法,他們念,我在旁邊聽。就這樣堅持聽了四、五天,聽著聽著,書上的簡單字我能看見了,當時我高興的不行,有門了,慢慢我的眼睛一定甚麼都能看見。接著他們就叫我也跟著他們念。有的筆畫多的字看不清,他們就給我提示,念的很吃力,當時是寒冬臘月,我卻熱得滿頭大汗,天天穿著一件單衣學法。

就這樣,我走上了修煉這條路。沒多久,我的眼睛有了很大的改善,腿上的那個血包消失了,高血壓正常了,心腦血管疾病也好了,只有糖尿病的症狀還在。

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不再打胰島素,為此我丈夫整天跟我吵,女兒也和我吵,鬧得家庭不和睦,家人擔心,怕我出事受迫害,她們受牽連。當時我就表態,如果真因為修煉受迫害,絕對不會連累你們,我跟你們脫離夫妻關係和母子關係,(註﹕這屬於新學員的認識,不符合大法法理)請放心,這一點我是肯定做得到的。我丈夫說,糖尿病是世界醫學上公認治不好的病,你煉煉功、學學法病就能好嗎?我說修煉可以治病,為甚麼我的高血壓、心臟病都好了呢?他們說那是血液的毛病,這糖尿病卻是胰島素喪失功能了,如果你糖尿病真的能好,我也跟著學學,還說要是眼睛再出血了怎麼辦,我可不再照顧你了。我說如果再住院了,絕不會連累你,請放心。當話說出來之後,我心裏很後悔,怎麼沒有按法的要求做,按一個常人的理去衡量呢?這不是向外去求了嗎?結果眼睛又一次大面積出血,當時甚麼也看不清了,讀法很吃力,我很傷心的哭了。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煉功、發正念,一個多月後,眼睛又恢復了正常。

我不打針後,血糖老是十八點多,有口渴的感覺,解手勤,我心態不穩,還是認為病沒有好,就打了胰島素,總是想著等我病好了,我再去講真相,告訴所有的親戚朋友。就這樣停停打打,反覆三次,心想為甚麼其它的病都好了,唯有這病不好呢?找找原因在哪裏。師父說:「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轉法輪》)師父還說:「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轉法輪》)因為我學法學得不好,心性低,沒有悟到這些法理,走了一些彎路。

通過學習交流,我提高了心性,法輪大法再次在我身上出現了神跡,我的滿身疾病全部都好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