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肛管癌無奈等死 修法輪功四天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遼寧營口人,今年四十六歲。今年六月份我在營口醫院做了肛門手術,術後經化驗為肛管癌,後又到瀋陽醫大檢查,確診是肛管癌。這真是晴天霹靂,五雷轟頂。

我只好在瀋陽醫大接受治療。專家對我說:你這病最好的方案是重新手術改道,在肚子下方插管走大便。我問還有甚麼方法?專家說,另一種方法就是放、化療,但第一種方法治療效果好,不易復發;第二種方法效果較差,你們研究研究吧!

家人都同意採取第一種方案。我看看鄰床病友的情形,家屬從他肚皮上血淋淋的洞內清理糞便。那一刻我懵了,天哪,我該怎麼辦哪?選擇第一種方案改道,我的生活從此沒質量,選擇第二種方案放、化療,生命沒保障。我倒情願選擇從十六層樓上跳下,一死了之。姐姐哭成了淚人,把我緊緊地摟在懷裏,我渾身無力,最後選擇了放、化療治療,聽天由命算了。

我住在瀋陽醫大接受治療,開始放療,為化療做準備。因為我體內的轉氨脢高達八十多(正常人體內轉氨脢應在四、五十之間)。專家給我用了最好的藥,可我體內的轉氨脢從八十多升至九十多,專家不斷地為我會診加藥,轉氨脢又從九十多增至一百八十多,專家不斷的會診,不斷的用藥,可我體內的轉氨脢像打了壓似的升至二百九十。專家們束手無策,對我家人說:她可能住在這上火了,只能是回家養養了。我及家人明白意味著甚麼,這五十多天院白住,錢白花,命也要白搭,看來我當初的治療選擇是錯了,現在,只好出院算了,一了百了。

我被醫院開除後,家人攙扶著我離開省城回到營口,我及我的家人、親朋好友都哭成了淚人。等死吧。我開始料理後事,想一想沒成家的孩子,看一看無助的丈夫,我真是活不成,死不起,上天哪,我做錯了甚麼?神哪,你在哪裏?幫幫我呀!

我整天以淚洗面,渾身無力,需要丈夫攙扶著走路,就這樣在家混日子,那真是生不如死。

屋漏偏遭連天雨,一天,丈夫看我脖子上長個包,就又帶我到瀋陽醫大去檢查,專家確診為甲狀腺結節病,我當然知道可能是癌變,不管怎樣,專家都給我切除了,在脖子下留下二寸長的口子,口子下方又插個管,往外流膿血。我二次來瀋陽醫大,因轉氨脢高,還是不能化療,住了半個月院,九月二十九日我又走上了回家路,也只能這樣走到生命的盡頭。

這次手術後,因放療使我的身體所有功能都減弱,我除了渾身無力外,還外加一樣需求,一會兒一喝水,口渴的厲害,不能發聲,不能吞咽,只能靠注射營養液維持生命,走哪都得拎個水壺。

十月三日,我執意要去娘家,到了娘家剛歇了會兒,又要去嬸嬸家,無論誰怎麼勸我都不行,丈夫只好攙扶我去了。嬸子家來了一位大法弟子,他看到我這樣,給我講了法輪功真相,又講了自己一身病修大法神奇般的好了。最後,他語重心長的對我說:「像你這病,誰也治不了,你就交給師父,交給大法,這是唯一的出路。甚麼天安門自焚、自殺,都是共產黨造假、欺騙群眾。」

我聽著聽著就沒有了病的感覺,感到大法確實能改變我的命運。好!我不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還要修煉法輪大法。哎呀,真的神了,來時我是丈夫攙扶著來的,走時我是自己起身就走。

下午,我就到學法小組學《轉法輪》這本寶書。我在同修的幫助下,讀書、煉功、講真相三件事同步做。從此,我走上了修煉路。前後四天,我判若兩人,無病一身輕,這是真實的我!

我的家人、親朋好友無不嘆服,他們前幾日來看我時,淚流滿面,現在來看我時,又淚如泉湧,我問他們,你們現在怎麼還流淚?他們都說:「我們這是為你高興、激動的淚。」

最激動的還是我的丈夫了,他可以正常上班,還免去了繁重的家務活,怎能不令他激動。孩子高興了,丈夫解放了,病魔死了,我無病一身輕,水壺扔了,親朋好友笑了。他們這個借走了《轉法輪》,那個要走了護身符,大家都異口同聲地說:「太神奇了!怪不得大法弘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呢!我們也學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吉言我們天天念,好就念,念就好!大法神了!」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謝謝所有關心我的人!雙手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