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能得大法 何其有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

  • 新學員:能得大法 何其有幸

  • 大法洪恩 家人受益匪淺

  • 新學員:能得大法 何其有幸

    文/大陸新學員

    我現在為理工科研究生,二零零八年春得法時正上大學,深感朝聞道,夕死可矣,生逢大法,倍感幸運。

    * 煉法輪功的人真的不說謊

    二零零一年春,天安門自焚偽案流毒全國,各地法輪功學員進京護法者眾。當時我父親在縣車站工作,親眼見到惡警將師父照片放在汽車入口處,逼乘車者踩,否則不讓上車。父親曾感歎:煉法輪功的人真的不說謊、不作假,寧願被抓,也說自己是煉功的,真是這樣。

    另外,父親有一在醫院工作的朋友,曾透露:共匪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用來移植賣錢。

    * 親身體驗師尊法中所講

    一次午休時,剛躺下閉眼,便見眼前出現一條通道,通道一端出口處,緊貼著一隻大眼睛,用一黃金罩罩著,那罩子像是由黃色閃電縱橫交織而成,霹靂啪啦的響著,閃著光慢慢褪去。我清楚的看到那只大眼睛,他正在盯著我。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天目問題時所解釋的:「那麼大一隻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哪,清清楚楚的。所以有的人把它叫魔眼,也有人叫佛眼等等,其實它就是你自己的眼睛。」

    又有一次仍是午睡時,我看到所穿羊毛衫袖子上,那交織的纖維像雲霧一樣消散,出現一座很繁華的現代化城市,到處是摩天大樓,有點像紐約。

    一次到學校對面網吧做一些網上傳《九評共產黨》、講真相的事,一出網吧門口,看到一金黃色大法輪掛在學校大門左邊立柱上。另一日,突然頭前上方出現一個白色的法輪,像一團飛速旋轉的水,幾秒後消失。我想這是師父鼓勵我。

    一次我清晰感受到師父給我清理。當時我剛躺下,突然感到自己身體被定住了,雙手不自覺的交疊放在胸前,感覺有兩把大掃帚,從頭的兩側往下掃,體內到處都是熱流湧動,有一股從腳下衝出。同時身體往上起,兩腿飄的最厲害,厚被子都被頂起來。

    能得大法,何其有幸!


    大法洪恩 家人受益匪淺

    文/玉清

    我於二零零八年春始修煉法輪功。家中數位親人,亦受惠於大法。師父洪恩浩蕩,弟子無以為報,惟有聽師話,更加精進。

    我叔嬸皆農民,平日住城郊以收廢品為生,農忙則歸家。嬸積勞成疾,年前被查出腹中有瘤,叔遂用摩托車載嬸返鄉醫治。不料途中摩托無故摔倒,致嬸嬸臂傷。醫生說待胳膊消腫後再動腹部手術。

    此時恰逢我暑假歸家,我向嬸講大法真相、勸其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嬸欣然答應。我說:若疼痛難忍,就念「法輪大法好」,必有好報。十餘日後,嬸嬸胳膊消腫,到醫院做手術,術前檢查,腫瘤消失,換醫院再查,結果相同。叔嬸興高采烈,感謝大法師父慈悲。

    三舅一生辛苦,且嗜煙酒,年長體衰,一天突發腦溢血,送醫救治後留下遺症,半身麻木,行動不敏。想到表弟還未成家立業,三舅常傷慟大哭。我勸三舅誠念大法好、退邪黨,並留下大法師父詩詞一本給我三舅看。兩週後三舅告知,已行動自如。三舅及舅母深感大法之威。

    我母親患便秘十餘年不癒。我屢次給母親講法輪功真相,過程曲折,也許緣份還未至。今年中秋夜,我擺桌敬師父,也勸母親敬師父。母親跪拜師尊,訴說心願。隔日早起,驚喜地告訴我:十餘年病痛折磨,竟一夜不翼而飛,想是李大師管我了。

    弟子盼望師父早回東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