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上講真相的幾次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六日】因為工作在外地,我每月都有機會坐幾次火車。下面談談我在火車上講真相的幾次經歷。

(一)

一次是在動車組列車上,開車後閒著沒事便和鄰座的一位男士聊起來,從動車的速度聊到中國的發展現狀,聊到中國官員的腐敗,聊到四九年以來中國的幾位最高領導人對國人所犯的罪惡,如毛發動的歷次運動,鄧搞的六四鎮壓,然後很自然的談到江氏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然後告訴他其實法輪功不是中共宣傳的那樣,完全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中共對法輪功的污衊完全是栽贓陷害,又舉了幾個具體造假的例子,特別是天安門自焚偽案中的幾個疑點,他聽的也很認真,並且不住地點頭說「是」。

接下來又談到了「貴州藏字石」和社會上流傳的關於人類劫難的事,他都很願意聽,最後我告訴他,現在全世界有將近一億人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性後退出黨團隊組織了,如果你是黨員的話,我可以找朋友幫你退一下(我一直用第三者的角度講的),而且我本人早就退出了。他當時就說「行,退就退了吧,我入過黨,原來也入過團隊」,並且把他的真名告訴了我,還告訴我他的名字上網都能查到,也算是一位名人呢!

後來我又告訴他記住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無論遇到任何危險和困難時只要能從心裏想起這九個字,並且誠心的默念就可以保平安。他很高興,下車後還與我握手道別。

當然我在車上跟他講的時候,周圍的幾位乘客也都聽見了,而且不時的轉過頭來微笑,我想他們應該也都聽進去了並且認可,只可惜我沒有直接勸他們做三退,都是因為自己有「不好意思」等人心在阻礙著,希望他們能有緣份再次遇到大法弟子幫他們退出吧。

還有幾次我坐的是普通的火車,開車後我便和周圍的乘客聊天,從動車事故聊到官員的腐敗,又聊到法輪功,很自然的便講起了真相,周圍的很多人都在聽著,有的點頭,有的贊同,有的邊聽邊笑,當然也有反對的,我也不和他爭執,該怎麼講就怎麼講。

(二)

最近的一次火車上講真相的經歷我的感受最深。十月一日前回家坐的普通車,火車上人很多很擠,我因為沒買到坐票,所以一上車就站在車廂的一頭兒,旁邊坐的是幾位大姐,而且她們是一起的,聽口音是上海的。說實話我開始看到她們的長相和她們說話的腔調覺得她們不是很善良,就動了人心:這樣的人給她們講真相能接受嗎?但是我想既然遇到了就是有緣份的,再說我也只能站在這裏,別處也過不去,就跟她們講吧。

我於是從剛剛發生的上海地鐵事故談起,接著談到溫州的動車事故,中共的腐敗,每個領導人的罪惡,自然又談到了法輪功,「真善忍」,「自焚真相」,「藏字石」,還有《九評共產黨》,當我問到她們入沒入過黨團隊時,其中有三位表示入過團和隊,而且都願意退出,我於是當場幫她們起了化名,其中一位還表示她老公也入過隊,回去要跟他說也退出來。然後他們就反覆的念九字吉言,怕記錯了還一邊遍又一遍的問我對不對,還說了好幾遍感謝我的話,還要把座位讓我坐一會兒,我說我年輕、不累。

旁邊還有幾位女士和兩位男士他們也聽了我講的真相,他們說甚麼都沒入過,我就告訴他們記住「九字吉言」,他們也都很高興的接受了。這時我再看這幾位大姐,覺得怎麼變的那麼和善可親,一點也沒有了剛才的兇巴巴的樣子了。我從心裏為這幾個生命的得救感到高興。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安排的,是師父在鼓勵我啊!

下車以後,我主動幫一位坐過了站的小伙子拿東西,並且帶他到售票口買回去的車票,在他排隊的時候我簡單的給他講了真相,他當時就用化名三退了。

(三)

在火車上講真相我的體會是:

一、 火車是個非常適合講真相的場所,因為車上的人都來自五湖四海,誰也不認識誰。下車後又各奔東西,誰也不會找到誰,所以不用擔心被構陷;對方也沒有顧慮,想說甚麼就說甚麼,想退就退了。如果沒有急事最好乘坐普通車,因為人多,容易形成氛圍。

二、火車上人比較集中,講的時候聽的人多,而且乘車時間比較長,聊聊天也不會寂寞,所以大家也願意聽,當然了不願聽也走不開。

三、看見有列車工作人員過來,可以暫停,以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當然如果正念很強,也可以給他們講。

四、 講的時候最好採用第三者的方式,當然也不要透漏家庭住址、電話號碼等個人信息。

另外我覺得長途汽車上也是不錯的講真相場所,希望有機會乘坐火車或長途汽車的同修們一定利用好這些機會儘量的不要錯過一個該救度的眾生。

寫到這裏,我想起了師父在《致二零零五年歐洲法會》中的一段話:「大家繼續努力吧!人類的歷史不是為了當人為最終目地的,人類的歷史也不是給邪惡逞兇的樂園。人類的歷史是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這裏展現輝煌。」

讓我們以此共勉,在回家的路上共同精進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