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需時時注意要求自己在法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今年四月份至七月份,我身體出現了所謂的「病業」狀態,警醒了我,讓我深深體會到真修子弟必須時時在法上,三件事必須同時做好。把這個過程寫出來與同修切磋,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和老伴都是大法學員,今年去兒子家幫忙帶孫女,接送她上幼兒園,另外做一些家務事。其餘時間就是學法、煉功、發正念,由於講真相救人這件事做得不是很好,慢慢的放鬆了精進的意志。四月份的一天,我打開兒子的電腦,看到裏面好多遊戲可玩,我試著玩玩,不知不覺就把自己玩進去了,只要有空馬上就到電腦房玩遊戲去了。老伴看了勸阻我說:「你是修煉人,不要迷上遊戲。」我嘴上說:「我知道,我只玩一會兒」,實際上我放鬆自己,把自己混同常人,沒有嚴格要求自己。

一天吃完午飯,我又忍不住到電腦房去繼續玩上午沒有玩完的遊戲,一坐在電腦旁就不停的打嗝,我沒在意,手無意識的摸了一下胸口,還是不停的打嗝。這時我心裏想:「我不能再玩遊戲了,玩了這一次,下次再不玩了。」就在這時,我的心就被甚麼東西堵住了一樣。我馬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是自己玩的執著心太重,放鬆自己,把寶貴的時間用在玩遊戲上,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我把電腦關了,出來了。出來時,我只有進氣,沒有出氣,整個臉都變了色。老伴問我怎麼啦?當時我不能說話,擺了擺手,整個肚子裏全是氣,鼓鼓的,站都站不穩,坐也坐不下。

我扶著書桌站著,心裏很清楚,我馬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幾遍之後,我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啊!弟子錯了,我是不應該玩遊戲的,正法快接近尾聲了,我不去講真相救人,卻在玩遊戲,真不配當您的弟子。請師父原諒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吧!」就在這一刻,我打了一個長長的嗝,能呼吸了,全身輕鬆了,站起來了,雙手合十念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並立即回房拿起《轉法輪》打開,跪在師父的法像前,甚麼話都沒說,只是不停的流眼淚,心裏想:修煉是嚴肅的,要時刻記住自己是個修煉人,用大法的法理來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一思一念,才能兌現大法弟子來世的誓約。不然的話就被人世的執著、觀念、人心拽下去,走舊勢力安排的路。這是一次嚴重的教訓。

五月中旬,我突然感到右眼上那個部位有點痛,我沒有放在心上,我有一個堅定的信念,就是信師信法,這點小事在大法弟子面前算不了甚麼。我吸取上次的教訓,嚴格要求自己:學法、聽法、煉功、發正念。兩個星期過去了,右眼疼痛部位沒有好轉,反而痛得更厲害,整個頭部右邊、耳朵部位、頸椎部位全都痛;右眼不能見光,朦朦朧朧的,好像有甚麼東西遮擋似的;頭不能轉、也不能抬。晚上痛的睡不好覺,我就坐起來發正念,聽師父講法。並用師父給我們的法寶向內找,找到了許多執著:如怕心、私心、利益心、安逸心、懶惰心、玩心、怨恨心、顯示心……才知道自己修的好差勁,這麼多的執著能算個真修弟子嗎?能達到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覺者標準嗎?到了第四天,痛的地方都不痛了,只是右眼還有點朦朦的,我沒放在心上。

六月底的一天,孫女拿了紙筒當作望遠鏡在和老伴玩遊戲,她說要給奶奶看。我拿過來,把左眼蒙住,用右眼睛去看。這一看,我才發現我的右眼睛一點都看不見了,面前漆黑一團,我把手掌伸出去,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我的心還是咯登了一下,但我馬上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是有師父管的,我沒有病的概念,只有信師信法的正念。眼睛看不見是暫時的,它迷惑不了我,嚇唬不了我。後來兒子、媳婦知道了,硬要陪我去醫院檢查,我說:「不要緊,過幾天就會看得見的。到醫院它也檢查不了,醫生是個常人,他怎麼能給修煉人檢查呢?」兒子聽了氣得不理我了。沒過幾天,我的右眼就模模糊糊的能看見了,現在完全正常了,驗視力1.4─1.5左右。

像我五十多歲的人還有這麼好的視力真是少有,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後來老伴和我商量:我們不能在這裏,要回老家去,因為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助師正法是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其實我早就在想這件事,老伴說的正合我意。所以孫女頭天放假,第二天我們就回到老家。回家後,我們參加了集體學法、發正念、送真相資料、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又匯入到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的洪流之中。

最後我把師父在《美國東部法會講法》的一段話抄錄下來,作為我今後堅定正信、正念,精進實修的指路燈。師父說:「修煉是嚴肅的。你在不斷堅定自己、不斷學法、不斷認識的過程中,會慢慢的改變過來。過去你沒有真正的在大法中修煉,你也在看書,可是你看書的目地是為了調整你的身體,你看書的目地是為了排除你認為的魔難。我把大法傳出是為了度人,為了讓人修煉圓滿,卻不是為了給人解決甚麼危難治甚麼病,或去掉甚麼人認為的不好的東西。所以你必須得有一個真正想要修煉、堅定大法的信心的時候,你的一切才會發生改變。你說我就為了這些才學大法,你甚麼都得不到。為甚麼?我們不是不慈悲於人,因為我管的是學員,是修煉。而人自己造的業自己總得去還。」

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反思自己在正法修煉時期所走過的路,有哪些關沒過好或者沒有過去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都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干擾與迫害,因為師父連舊勢力本身都是不承認的。作為大法弟子,心中有法,有正念,我們就能走正走好師尊給我們安排的救度眾生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