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零三年以後,我多數時間在當地、外地資料點,因需要的資料量大,經常是忙著趕做資料,耽誤了學法,又沒實修自己,時間一長就滋生了很強的做事心,招來了同修的聲聲讚揚聲。自己不悟,還覺得自己不錯,一來二去執著心越來越多,造成自身空間場烏濛濛的,感覺頭和身體被不好的東西裹著罩著(尤其發正念相對越靜時這種感受越強烈)。身體長期處於一種不輕不重的病業狀態,身體還感到疲勞、怕冷。主意識不強,煉靜功睡覺,發正念倒掌。

周圍的同修對我的狀態很著急,我也很著急,但好像本性的一面完全被後天形成的觀念和業力包圍了。

記得有一次,批量趕做《九評共產黨》,連續幾天沒有學多少法,一次煉功很費力的煉完第一套功法,煉抱輪時就全身無力、胳膊也挺不住了,感覺每一個細胞都像飢餓的疲了一樣。當我不想煉了時,師父把《洪吟二》<大法好>中的「法輪大法好 大穹法光照 正法洪勢過 方知無限妙」一字一字的打入我頭腦中,我立即覺的神清氣爽,體力充沛,感覺每一個細胞又都鼓起來,身體高高大大的。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我,鼓勵我多學法,可是在執著的心態下我一如既往。

我多次做一些不好的夢,如和逝去的父母在一起、在街上找不到家等。後來,師父安排我去了一位同修家,頭一天晚上我又做了一個夢,夢中我鑽到車底下去了。在同一個夢中,我女兒告訴我:媽,我夢著你鑽車底下去了。醒來後我就琢磨,這是怎麼回事呢?我面臨甚麼危險了?也沒多想,沒悟到自己在修煉上將是多麼的危險。

後來由同修促成我去了另一同修家。這位同修在法理上是清晰的,她看到我不符合法的每一言一行都給我指出來。我把自己的心結告訴她,她在法理上和我切磋、交流。煉靜功、發正念時,看到我不清醒和倒掌時都及時告訴我。就這樣,我們每天在一起學法、煉功、切磋交流,再加上每天多次長時間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我逐漸的清醒了。後來,同修又根據她的切身體會讓我背誦《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這篇經文,我看了幾遍後,剛背熟一段,我的心結被無邊的法理打開了。我像大夢初醒一樣,方知自己都修煉十幾年了,還一直被後天觀念、業力和外來思想包圍著、主宰著,操控著,學法也只知表面和淺層的法理,思維方式、行為方式與常人沒啥兩樣。

近幾天長時間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多年干擾我的邪靈被觸動了,它們開始往我思想中反映:「你去不掉那些東西,想去掉太難了,你滅不了我等等」。有一次晚上十二點我加長時間發正念中,邪惡生命用諷刺的語氣往我思想中反映:「其貌不揚,其個不大,其歲數不小,還寫文章,還揭露邪惡?」我不被邪惡所動,我更加大了自己的決心、自信心,徹底清除這些干擾迫害我、想把我拽進地獄的邪惡生命與因素。

一次同修幫我長時間發正念,我倆發出的正念很強大,使干擾我的邪惡在我身體內外從頭頂往下走,到肩頭又到胃部、裹紮的我很難受。我告訴同修,邪惡因素下到胃部來了,裏外都是,我很難受。但我們倆不為其所動,繼續加大力度清除它們。這時裹紮著我身體的許多邪惡物質因素像瘋了一樣,一下轉到同修身上去了,緊緊的裹著她,她用非常強大的正念一、兩分鐘就把它們清除掉了。我給它們念師父在《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關於「善解」的那段法,善意的勸告它們選擇善解,否則就用強大的正念徹底的解體你們這些邪惡的生命與因素。這時干擾我身體的東西再往下走到小腹、雙膝,使我腿肚子發脹,像抽筋一樣。這時,又有少部份邪惡物質因素轉到同修那去,被同修迅速的解體了。我倆繼續發正念,邪惡因素少了,只有腳心上薄薄的一層。我們發正念四十分鐘後,不知是那些邪惡因素被善解了還是解體了,感到空間場清亮了。以後再發正念、煉功清醒多了,看書也不睏了。學法、看週刊字字都能入心了。這在以往是不可能的。

我發現同修心態很好,自己就差許多,心想這是為甚麼?學法中,我悟到是自己放不開胸懷,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問題,甚麼事都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其中。學完法之後我向內找,是啊,我太在乎自己了,在乎自己的感受,在乎自己的利益,在乎別人說我甚麼……。妒嫉心、爭鬥心、怕心、求安逸心等各種執著、慾望被邪惡幾十、成百倍的加強著,還覺的自己挺好。真是後怕!如果這樣下去,到時只能眼瞅著人家圓滿了。

一天下午六點發正念比較靜。十五分鐘後接著清理自身空間場,隱隱約約的感覺身體內外的空間場中有許多不好的物質因素、低靈爛鬼,還有那些令人作嘔的奇形怪狀的東西。它們纏繞著我、拖拽著我,令我噁心的害怕,我急切的在意念中大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我再也不要那些破爛執著了!」這時那些不好的物質漸漸的少了。我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我淚流滿面,好像我第一次知道甚麼叫「悔」,悔恨自己沒實修。這種後悔,除了我的親身感受沒有語言能表達,用撕心裂肺都不能略表一、二。我方知後悔是最痛苦的。

同修和我立刻感覺空間場通透了,所有干擾我的邪惡蕩然無存。師父把干擾我的邪靈都清理了,此刻我的心是輕鬆的,樂觀的,身體輕飄飄的像沒了體重一樣。我切身體悟到師父在《洪吟二》〈無〉)中的 「進則可成萬萬物 退去全無永是迷」和「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精進要旨》〈退休再煉〉)的含義。

若有像我這樣的不好好學法,不實修心性,只忙於做事的資料點同修、協調人同修,吸取我的教訓吧!我太危險了,差一點失去這萬古以至永久的唯一機緣,差一點因我不實修而毀掉了對我寄予無限希望的無量眾生。

同修啊,師尊為等我們成熟一再延長著正法結束的時間,師尊已經為我們幾乎耗盡了一切,千萬別讓師父再操心了。師父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親自用宇宙大法度化我們,賜予我們全宇宙唯一的最高稱號──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整個宇宙洪穹將由我們來包容。這是怎樣的使命啊?師父還把永久的最高榮耀給予我們。唯有精進再精進啊!

一點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