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從根本上改變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九八年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的。當時,我還在上班,是省直機關的一名中層幹部,得法初期較長一段時間,我處於興奮之中。我人生經歷比較順利,沒受過甚麼挫折,沒有甚麼顧慮,得了法就想要好好修煉下去。

這十多年的修煉中,我經歷了很多,體悟也很多,最多的是教訓。這篇文章,我重點想談談自己對學法重要性的體悟與實踐,即:學好法,從根本上改變自己。

我得法不久迫害就開始了,這之前實修的時間很短,再加上自己人的觀念很多,又不懂修煉,很長時間都不是修煉人的狀態。特別是在嚴峻的環境中,根本不知道要修自己,以為不屈服邪惡、堅信大法就是修煉了。在勞教所時,有四、五個猶大「轉化」我,開始時來軟的,我不動心。接著就用譏笑、嘲諷的語言挖苦、刺激我,我一下火了,蹦起來指著他們吼道:你們給我滾出去!還不解恨,一腳把裝有紗布的臉盆和桶踢翻了,紗布洒了一地。

還有一次,一個包夾因為不願意到包房來,她把這個不滿歸罪於我,跟我發脾氣。當時我想,你也欺負我?我是那麼好欺負的?我生氣的說,我來到這個大牢,又被關在這個小牢裏,我願意嗎?你不想服侍我,我還不想要你服侍呢?從今天開始我自己去打飯,你打的飯我不吃。她一聽嚇壞了,連忙跟我道歉,說她錯了。我想教訓她一下,仍不鬆口,她只好向我下跪,喊我媽媽,求我原諒她。後來我聽有個管教說,剛開始(指迫害)進來的法輪功很善良,後來進來的不像法輪功。我可能就屬於「不像法輪功的人」。

後來我自己也發現,與那些修的好的大法弟子相比,我是不像個修煉人。沒有平和的心態,沒有寬容的心胸,聽到不順耳的話、看到不如意的事就煩就氣,不善不忍,慈悲更無從有。但有時又想:學法我從來沒有放鬆過,《轉法輪》我都看明白了;三件事我從來沒怠慢過,無論多難我都盡力在做;我對大法是堅信的,那麼大的屈辱、魔難我都走過來了。可是過程中卻沒有實修,把重視學法當成學好了法,把對法的堅定和做證實大法的事當成了修煉。經常是學法時,眼睛在法上,思想想別的。拿起《轉法輪》甚麼都知道,放下《轉法輪》甚麼都忘了。法是法,我是我。遇到問題不知道用法去對照、去衡量,不知道怎麼向內找,法理不清,腦子就像一盆漿糊似的。

零五年底,當我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背法的體會文章後,觸動很大,也下決心要背法。開始很難,干擾很多,阻力很大,為了增強背法的信心,我第一遍《轉法輪》背的比較粗略,用了兩個月時間,即使這樣,仍然收穫很大,覺的背法與讀書完全不一樣。後來我就一直堅持背法。現在《轉法輪》我已經背的比較熟了,基本上可以做到一個星期背一兩遍。

我背法有個漸進的過程,這個過程也是不斷清洗自己思想,剔除各種觀念的過程,我的腦子在不知不覺中清醒了,法理逐漸清晰了。過去不清楚的問題後來清楚了;過去不明白的事情後來明白了;記不住的記住了;做不到的做到了,就像突然開了竅似的,一下變智慧了。我深深體悟到了師父說的「我還告訴你們,這部法他有多大的力量,我把我的巨大的能力呀,容進了這部法中,所以這部法甚麼都能給你們做的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這句話的內涵。

過去,我對自己為甚麼會遭受那麼多迫害,邪惡是針對我的甚麼心來的,一概不知,總是糊裏糊塗的進去,糊裏糊塗的出來,就抱定一點,不管你怎麼折騰我,我永遠都不會放棄。因為人心沒去,邪惡就有空子可鑽,魔難就時有出現。

零四年有段時間,我腦子裏出現一個很強的念頭:我的同事都是與我有緣的人,我應該救度他們。就在那時家裏電線幾天內發生兩次短路,我意識到要抓緊做這件事。我先是給領導、要好的同事寫信。然後策略的給一般同事分別郵寄我寫的打印信和有關真相資料。後來因為此事我被綁架到洗腦班。這次出事的表面原因,是新來的單位主要領導想通過迫害法輪功出政績,好往上爬。這次迫害很邪惡很惡毒,是她的主意,也是她主要操控,六一零辦公室具體行惡。我摔了大跟頭。

很長一段時間,我對這次為甚麼被迫害很困惑,我哪裏做錯了?我是真心想救他們,方法上也是理智的,沒有亂來。我沒有錯,是行惡者太惡毒了,每當想起這事就氣就恨,還是向外去找了。通過背法,我慢慢明白了這次被迫害的原因,也找到了自己的執著。

這次迫害是舊勢力安排的。它是根據甚麼安排的?根據我有一個很強的恨心。它為甚麼能這樣安排?萬事皆有因由,可能在歷史上我們曾有過這樣的淵源,這一世我當大法弟子,她就來魔我。迫害大法的人後果是甚麼?她不知道,我知道是很可怕的,她在迷中幹壞事,這樣的生命不是很可悲很可憐嗎?想到這些,我對她的怨恨一下子煙消雲散。通過這件事我還發現,在魔難中,矛盾的對方往往是自己的一面鏡子,我為甚麼會遇到這種惡毒的人?我是不是對她也惡毒過?我身上是不是還有這些骯髒的物質?肯定有。我看到她活的有滋有味、不可一世,把我搞的這麼慘,心裏不平衡,從而嫉妒她、恨她,這不也很惡毒嗎?這些事情想清楚後,我真為自己沒修好感到臉紅,下決心要好好修自己,從根本上改變自己。

隨著我的變化,她們對我的態度也發生了很大改變,不再盯著我、不放心我。零八年奧運前夕,單位負責這方面事情的人給我打來電話,說要到家裏來看我。要是以前我會很生氣,這次我笑著對她說,你不要來,你儘管放心,你去買個高枕頭睡覺去(高枕無憂)。她笑個不停,邊笑邊對我說,我知道大姐很關心我,這次我就不來了,以後有空再去看你。從那以後,再也沒出現過這方面的干擾了。

去年底,單位發一種甚麼獎金,同事問我拿到沒有,我查工資卡發現沒有。我就打電話找單位分管的人,她說聽財務部門說是按照以前的慣例發的。我說以前我不知道這個事沒找你們,現在知道了就要問個明白。以前的慣例是錯的。我是合法公民,是正規的國家退休幹部,應該和其他退休幹部一樣享受應有的福利待遇,這個獎金不給我,就是對我的歧視和迫害,我不能接受。後來領導專門研究了我這個問題,說是請示六一零後,六一零答覆從二零一零年開始,我的一切待遇正常。因為這個獎金是屬於二零一零年的,很快單位把這筆錢發給了我。

從法中,我們知道向內找是修煉人的法寶,但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我要麼想不起來向內找,要麼不知道怎麼找,經常是站在人的理上找,誰對誰錯,誰是誰非。通過背法後,我覺的自己這方面突破很大,不但知道了怎麼向內找,而且基本上能做到遇事向內找,也就是會修煉了。以前遇到的許多事情,因為不會向內找,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我基本上都想明白了。修煉中沒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都是針對自己的人心來的。

有一次,我和一個同修一起,到她的一個親戚家去勸三退。去了後,先是同修講了一下我們來的目地,然後我接著她的話講。我一開口,那個親戚就變臉了,很不友善的對我說:「你不要講了,她(指同修)因為是我家親戚,我們隨便點。」我當時沒在意,還是笑著說,我們這麼大熱天的來,真的是為了你好。她一聽更生氣了,生怕我再講下去,很不客氣的說:「你不要再說了,我不願意聽,你要再說,我就要請你出去。」這樣的語言,這樣的無理,我一生都沒遇到過,當時我感到心都被她刺疼了。因為她的態度太出乎我的意料,一時不知所措,也沒想到發正念,只感到好尷尬、好失望,但我還是平靜的看著她,可能是善的威力,很快她自己把氣氛又緩和過來了。

事後我找自己,她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我,這件事要去我的甚麼心?在這之前,我曾與這個同修一起做過她的一個同事的三退,很順利,由此生出了歡喜心,以為做她親戚的三退也會如此,帶著一個很強的自信心去了。自以為有能力、有本事說服別人,不知道真正三退的成功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動動腿、動動嘴而已。我身上自信、自尊、自負這些人的東西那天表面上看不出來,另外空間可看的很清楚,她親戚的言行就是針對我這些心來的,所以我感到心被她刺疼了。為甚麼有人勸三退勸一個退一個,為甚麼我做不到,就是自己做事時心不是很純淨,就達不到很好的效果。

還有一件零四年發生的事情,當時不明白,後來才想清楚。有一次我坐公交車,這車要經過鬧市區,人很多。我在起點站上車,有座位。到第二站時,上來許多人,座位沒有了。有個老太太站在我旁邊,當時我想,我是煉功人,應該做好人,就主動把座位讓給了她。當時旁邊有個乘客還說,你的年紀也不小啊(我當時55歲),我笑了笑。過了兩站陸續有人下車,在離我不遠的地方空出了一個位置,這個老太太的媳婦馬上坐上了;又過了兩站,老太太的孫子又坐上了。這路車線路較長,我是終點站下車,再加上那天我是出去發真相信,走了很多路,很累。看到這些情況後,我心裏就不平衡了,抱怨現在的人道德太差,不明白為甚麼我會遇到這種事情。後來跟同修切磋,有的同修說,你壓根就不應該讓座。真是我讓座錯了嗎?後來隨著法理的逐漸清晰,我慢慢明白了。讓座本身沒有錯,但起點很低,做個常人中的好人。煉功人應該是做比好人更好的人。因為我當時的境界就那麼高,所以後來出現的一系列事情,暴露了我許多不好的心:當別人說我年紀也不小時,我心裏沾沾自喜,認為做的好,有顯示心、自滿心;當看到老太太的媳婦、孫子不給我讓座時,我的抱怨心,埋怨心、不滿心、氣恨心、後悔心、不平衡心、苛求別人的心、圖回報的心都出來了,心裏真是翻江倒海,折騰的厲害。可惜那時我不會向內找,發現不了這些心,腦子裏全是別人的不對不好。

通過這件事情,我也得到了一個很大的啟示:在生活中,只要是自己感到不高興、不滿意、不平衡、或者是冤枉、委屈、煩惱、憂愁、焦慮、害怕等等,不管那件事情本身對與錯,都是自己心性有問題,一定要向內找,把那個不好的心找出來,把那個不好的物質去掉,這就是修煉。過去的人抓不住修煉的中心,以為吃苦就能修煉;我在很長一段時間,以為做事就是修煉,所以走了彎路。其實修煉就是修人的心,從根本上改變自己。

如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