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紅異鄉遭綁架 老父探女受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在四川打工的湖北法輪功學員劉曉紅,二零一一年六月被成都警察綁架。她遠在湖北麻城農村的老父親長途跋涉到成都探女兒、了解情況,不料一趟成都行,令劉老先生寒心不已:他找過的中共的衙門沒人正面接待他,見到的中共警察一律不出示證件、不告訴姓名,甚至要扣留他的身份證,還差點將老人扣押。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晚九點四十五分左右,成都市西安路派出所廖海等警察夥同金牛區國保,以家訪為由騙開法輪功學員修俐、劉曉紅和邱燕的合租屋,將三人綁架,並將家中的電腦主機、《轉法輪》及其他法輪大法經書、現金、存摺全部搜走。

不久,劉曉紅的父親收到成都市金牛區公安分局關於劉曉紅被非法拘留的通知書,說劉曉紅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市看守所。因劉曉紅家住湖北省麻城市的一個小山村,距成都路途遙遠,來往不便,所以老父親只好通過電話與成都相關的部門聯繫。但經過兩個月的時間,老父親無法弄清女兒究竟為甚麼遭受這不明的牢獄之災,決定親自到成都來了解情況。

八月十六日,這位父親按照金牛區公安分局寄給他的信中所說地址,到成都市看守所詢問情況。值班警察告訴他見不到人,甚麼情況都不告知,說只能送一些衣服之類的東西進去。老父親拿出他收到的拘留通知書,這「通知書」上只說被拘留,連所謂辦案人員的姓名也未留,也沒有簽發時期。老父親對警察說:「你們只通知我女兒被關押在此,已經過去兩個多月了,總該有個說法吧,我聽說這拘留最多關押三十七天啊,按規定早已超過了,你們給我們家屬沒有任何說法,真是想關就關啊,真是無法無天啊?這是啥世道啊!」值班警察有恃無恐的說,你們覺得不公就請律師為她辯護啊。老人不斷告訴看守所的警察,自己的女兒是個好人,很孝順,在工作單位也非常優秀,她不應該受到這樣不公的對待。最後,老父親被告知他女兒是被西安路派出所警察綁架的。

當天下午,老人又來到成都市西安路派出所,見到辦公室的兩警察,他們不說姓名,不告訴辦案警察是誰,還對老人呵斥、嚇吼,說影響了他們的工作,老人仍堅持向警察述說自己女兒是個怎麼樣的好人,警察不應該抓捕她,她不應該遭受這樣不公的對待。最後其中一警察告訴老人,劉曉紅是因在網上給人講法輪功真相被監控而被綁架的,他們只是最後辦案人員,詳細情況要去問金牛區國保。

第二天八月十七日,老人到成都市金牛區公安分局了解女兒的情況,根據大門口保安的提示,接通國保大隊的電話,對方一聽是法輪功學員劉曉紅的父親,甚麼都不說就掛斷了電話。再打電話就沒人接了。老人又到旁邊的金牛區公安分局信訪辦諮詢,接待人員告訴他國保不可能見他,有冤情就請律師。

第三天老人又來到成都市金牛區公安分局。這一次,老人讓大門口保安幫他打個電話給國保。小伙子接通了電話,國保告知他不會見老人的。老人沒辦法,一想到自己好好的女兒遭受這樣不公不對待,悲從中來。他很自然的向保安小伙述說自己女兒是多麼好的一個人啊。後來保安小伙似乎實在看不過,主動給國保又打了個電話,告知國安人員老人連來了兩天了,看是不是能見見他。國安人員這才說有人出來見他。

但左等右等,老人也不見國保人員出來。不知過了多久,從外面開來一輛警車,從裏面下來一警察,保安告訴老人,跟這警察上車。結果老人被拉到成都市營門口派出所。這警察既沒出示工作證,也不通報自己名姓,直接告訴老人國保不能見他。老人急了,問:「你是不是國保?是甚麼人?請告訴我你的姓名。西安路派出所警察告訴我只有國保才可能告知我女兒的情況。」

這警察不說他是國保,也不說他不是,讓老人拿出身份證要核實他身份,警察拿到身份證後,將身份證交給了坐在電腦前的一人,很快該人員打出一頁紙交給警察,警察讓樓下的人員「看著」老人,拿著紙上了二樓,半天也不見下來。後老人得知,這警察就是該派出所所長。然而老人的話沒人理會。

突然,老人意識到,必須馬上離開這中共的衙門,否則他也要被綁架。此時老人心中只有無名的憤怒,他對「看管」他的人怒吼:「馬上還我身份證,你們解決不了我的問題,我要走了!趕快還我身份證!」老人這一吼,聲音大的驚人,派出所所有的人都到門口張望,外面街道上的行人、小商小販、街邊的商店的工作人員、顧客都一下擁到派出所門口看出了甚麼事。老人繼續憤怒的吼道:「還我身份證!還我身份證!」在場的警察都被鎮住了,沒人說一句話,擁到門口看熱鬧的人們開始議論紛紛。

這時,派出所所長只好下樓,歸還了老人身份證,但他還不死心,對老人說:「我們送你去西安路派出所了解情況。」老人對他們再也沒有一絲信任,質問所長:「你連姓名都不敢報,你讓我如何相信?再說西安路派出所我也去了,沒人能解決我的問題。我不會跟你去,我走了!」老人撂下這句話,憤然離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