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三年冤獄後 尹思榮仍被洗腦班劫持

——妻子呼籲營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四川成都法輪功學員尹思榮在遭三年冤獄後,於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被惡警從勞教所直接劫持到「六一零」洗腦班。尹思榮的家人多次要求當局釋放尹思榮,至今。尹思榮的妻子呼籲外界營救其丈夫。

我丈夫名叫尹思榮,原成都五一二廠職工。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本應是尹思榮被重慶西山坪勞教所無條件釋放的日子,可直到今日,他依然沒能和我們團聚。

尹思榮
尹思榮

他無辜的被關在洗腦班受罪,我們多次到洗腦班要求放人,並到成華區政府法制辦遞交了行政覆議申請書。然而,相關部門至今未能給我們答覆,我們屢次受到威脅、恐嚇。

此事的作俑者──成華區政法委六一零(所謂「防辦」,實為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副主任張曉初,公然藐視法律、唆使西山坪勞教所和重慶當地「六一零」、府青路派出所合謀,用欺騙的手段將尹思榮從勞教所綁架到新津洗腦班(即對外宣稱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並粗暴對待家屬。

一、勞教所無視法律,隨意加期

尹思榮信仰法輪功,被無端關押在重慶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遭受了長達一年零九個月的冤獄。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本應是尹思榮重獲自由的日子,我們一家人從成都趕到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去接他,可勞教所告訴我們,尹思榮因為不放棄信仰被延期到五月十日回家。同時還說,只有家屬來他們不會放人,必須要當地派出所、街道相關人員來才放人。

我們只好於五月九日再赴重慶。五月十日下午府青路街道武裝部部長宿西、綜治辦負責人郝帥,府青路派出所副所長刁林波、警察譚錚也來到勞教所。

我丈夫尹思榮出來後,我們正要把他接上車。不料街道辦與派出所的人立即連哄帶騙的將他拉搶到他們車上,我要與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卻被強行推開,我們眼睜睜的看著尹思榮被警察搶走。

二、「六一零」凌駕法律之上,蠻橫無理

回到成都後,我們到府青路派出所去接人,他們卻說已送到新津洗腦班。之後再找派出所副所長刁林波要人,他就推說是街道辦在管此事。

我們只有去找街道辦,但是每天去街道辦都找不到六一零人員,終於在五月十九日找到郝帥。我們質問他:為甚麼要把人送到新津洗腦班,你們講不講法律?同時我們強烈要求放人。郝帥說:這是區上要求的,對不放棄信仰的要送到新津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學習。區上防邪辦在管此事,他們只是執行上面的命令。接著他打電話叫來了成華區政法委防邪辦副主任張曉初與另外兩個人。

張曉初一到場首先申明,此事與街道辦無關,他負全面責任,並說:「這是上面的文件,凡是沒有轉化的,都要送到新津強行轉化學習。你們家屬有事可直接找我。」我們要求他拿出文件來看,他卻說:你們無權看,上面傳達的,沒有文件。

《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條規定:人民警察不得非法剝奪、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可我們看到的是:警察根本無視法律,反而俯首聽命於政法委「六一零」的一份不能讓人看的文件的規定,非法剝奪我丈夫的人身自由。

三、我們受到的威脅和恐嚇

為了救丈夫,我們數次到洗腦班要求放人,並到成華區政府法制辦遞交了行政覆議申請書。然而,相關部門至今未能給我們答覆,也沒有按照法律程序還我們公道,我們卻屢次受到威脅、恐嚇。

遞交行政覆議申請書 至今未得任何回覆

六月二十日,我們到新津洗腦班看望尹思榮後,向洗腦班遞交了由律師代為起草的《關於敦促「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糾正違法行為立即釋放尹思榮的請求》,並於當日下午到成華區政府法制辦遞交了行政覆議申請書,法制辦陳女士接下覆議材料,並告知我們幾天後給予回覆。在行政覆議的法定受理期限遠遠超過之後,我們沒有得到任何回覆,期間成華區「六一零」頭目張曉初帶人到家騷擾、威脅。

遞交上訪材料遭拒絕和恐嚇

六月二十一日,家人到成都市政府信訪辦遞交請求責令「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釋放尹思榮的材料,市信訪辦卻要我們到區信訪辦辦理。六月二十二日上午,我們趕到成華區信訪辦,拿出材料要遞交,但信訪人員明確告知家屬「不受理」,並毫無遮掩的說「只要跟法輪功沾邊的東西都由『防邪辦』來管」,「煉法輪功就該沒有人身自由」,並準備叫區「六一零」的人過來。由於我曾長期受到成華區「六一零」迫害,曾被迫長期流離失所,迫於無奈,家人只得離開了。

張曉初等威脅家人

六月二十四日上午,成華區「六一零」副主任張曉初,帶著府青路街道辦郝帥、府青路派出所戶籍警徐樹清等四人到尹思榮岳父家,威脅家屬。張曉初對家人說:「我們來是想要告訴你四點,1、尹思榮現在在哪裏你們家屬已經知道了;2、尹思榮為甚麼在那裏,是重慶西山坪打電話給成華區「六一零」、府青路街道辦「六一零」要求對尹思榮強制轉化,因尹思榮堅定信仰在勞教所被認作是所謂「頑固分子」;3:作為家屬應該配合他們;4:你們上訪我們全知道了,明確告訴你,你們上哪告也沒用,中央有文件凡是法輪功案件都不接,對律師上面也有規則」。最後此人威脅說,「作為家屬應該配合他們轉化尹思榮」,「你們不但不配合還上訪、還有你女兒、你媽(尹思榮的母親)。還信仰法輪功把你也關進去轉化」我告訴他,信仰自由是憲法規定的,他沒有權力(綁架、關押),希望他不要犯罪。張曉初還打聽我女兒的下落,還試圖威脅我女兒。

洗腦班門外,女兒呼喊父親

八月三日,女兒在律師的陪同下,到新津洗腦班要求探視父親並接父親回家。洗腦班以其無介紹信等為由,不許父女相見,無論怎樣叫門都不回應。女兒無奈,只好在洗腦班外,朝關押父親的房屋呼喊父親名字,尹思榮聽到後在裏面回應。洗腦班見狀只好開門允許她進去見父親。女兒不承認這種所謂的非法接見,她要接父親回家,但未能如願。

過程中,女兒要求洗腦班給出非法關押尹思榮的有效法律文書。洗腦班頭子殷舜堯稱,「有些東西是不能給你們看的」、「不可能給你」,並還含沙射影地威脅,要將我和女兒關進洗腦班。

四、尹思榮的現狀令人擔憂

六月二十日上午,我們到新津洗腦班看望尹思榮時得知,尹思榮被二十四小時嚴密監視,日常活動被限制在非法拘禁的房間裏,初步估計房間約十平米(包括廁所在內),沒有隱私,沒有人身自由。監視尹思榮的男子姓賈,千方百計阻撓親友詢問洗腦班情況,甚至呵斥和恐嚇親友,他還當即表示要打電話通知誰誰誰,兩位親友被迫中途離開。

簡短的會見被百般阻撓;好人喪失人身自由,被一群惡人監管,洗腦班的邪惡可見一斑。尹思榮已被關押在這個黑窩三個多月了,我真的很擔心他的身體。

五、修煉法輪功一直是合法的

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提高道德修養與思想境界,而且祛病健身,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在任何正常的社會都是合法的,而且是應該受到讚揚的。我們想知道:尹思榮犯了甚麼罪?為何被非法關押、被非法剝奪自由?為何我們現在都沒有收到任何法律文書?中國的法律還存在嗎?在哪裏?!

我丈夫是好人,修煉法輪功沒有罪。我要求新津洗腦班立即無條件釋放我丈夫尹思榮!也請善良的人們伸出援手,持續關注我丈夫近況,幫助我營救丈夫。謝謝大家的關注與幫助!

尹思榮妻子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

相關報導:

《尹思榮遭冤獄後又被關洗腦班 女兒要求放人》
《尹思榮家屬尋求法律援助 遭「六一零」威脅》
《尹思榮妻子呼籲:救救我丈夫》
《遭勞教迫害兩年 尹思榮被劫入洗腦班(圖)》
相關涉案人員:
成華區政法委 地址:成都市一環路東三段148號  郵編:610051
成華區政法委六一零副主任:張曉初(對此綁架案件供認不諱,還表示負全部責任)
成華區政法委副書記:代成亮(六一零)辦028-84312800
成華區政法委綜治辦副主任:徐強(原府青路街道辦武裝部部長,積極迫害法輪功)
府青路街道辦事處  地址:成都市府青路三段府青巷4號  郵編:610051
原府青路街道六一零主任宿西(已調走)
現府青路街道辦事處武裝部部長(六一零主任):李吉純(新上任)
府青路街道辦事處綜治辦頭目:郝帥(其父是原成華區政法委副書記郝武元,現已退休手機:13608068236 宅:84106083)
府青路派出所  地址:成都市府青巷5號  郵編:610051
府青路派出所副所長:刁林波(警號010294),辦公室電話:83242155
府青路派出所民警譚錚:(警號011026),手機:13808191784 ,028-88842766 ,家庭住址:前鋒小區9棟2單元、5樓23號。其父親:譚光新是前鋒公司的退休職工。
府青路派出所八里莊社區警務室警察:徐樹清(直接參與迫害尹思榮的責任人,手機:13808178940,八里莊社區警務室電話:83245724)
新津洗腦班責任人:殷舜堯(原名殷得財,成都市綜治辦主任)、王秀琴、包小牧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