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做協調的一點膚淺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從九九年「七•二零」前的輔導員到現在的協調人,我已在其中走過了十幾年的修煉歷程,也有一些膚淺認識,本來早想寫出來與同修們切磋,但總覺得還欠成熟,所以今天才提起筆來,意在交流,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不管是協調人還是一般學員,都要明白自己是一個在大法中必須要紮紮實實修心去執著的真修者,不要用在千百年下沉中所積攢的各種觀念和人心看待協調和被協調的關係,協調和被協調這種表面形式並不重要,關鍵看各自的心在其中怎麼動:是聽師尊的還是任由自己的觀念去主宰;是聽大法的還是任由業力來控制;是圓容還是任由邪惡干擾而不自知、非要爭個高低不歡而散甚至摔門而去老死不相往來。做不做協調人都必須紮紮實實的修自己,只要修自己看自己就在協調和被協調中,就在圓容整體,就在真修。

作為協調人,首先必須在法中協調。要多學法、學好法、多發正念、要擠時間煉功、要多做救人的事,努力在慈悲的師尊要成就你的過程中爭取做一個聖者而不要首先自以為就是一個聖者。對你要協調的人或事在此之前必須要有一個比較準確的把握,不偏聽偏信更不偏激,在任何時候和情況下都要在法中找辦法找答案,時刻把自己擺在大法之下,擺在學員之中。不要有高高在上的優越感,更不得把因受邪黨教育而養成的黨文化思維和做法特別是像領導一樣指手畫腳、盛氣凌人、大聲斥責同修而不看自己修自己的做法自覺不自覺的帶進協調中。

作為一般同修必須要有大局意識、服從意識、無條件配合意識、拾遺補漏意識、寬容圓容意識,也要在被協調和配合中看自己修自己。

協調人、特別是大陸協調人,而又肩負著很大區域協調任務和責任的,當感覺到自己的狀態不太好時,千萬不要硬往前頂,要明明白白的「退」下來靜心學法。如果你真能做到,在這期間師尊的法身一定會把你想協調和解決的事情或問題安排到最好成度。

僅舉一例:青海幅員遼闊地廣人稀,人口居住非常分散,氣候與自然條件都比較差。而又由於方方面面的原因,青海得法的人不僅很少而且都比較晚,還不抵內地一個鎮。加之多民族多教派,這樣一來,救度這一方眾生的難度著實不小。當我正為怎樣才能使除本地區以外的其它地區眾生聞到真相多次協調而作用還是不太理想並苦苦尋求突破在靜心學法時,有一天一位協調人通知我讓我到某地去一趟。我以為是去與那裏的同修一起切磋,於是我無條件配合按要求坐長途班車去了某地。到那裏後我才知道,在那位同修的協調下,那麼多真相資料已運至當地並一同還來了幾位同修,當地也有幾位同修。我們以縣城為中心分兩大組,每大組又分成若干組連夜散發真相資料。在出發前我要求大家靜下心來去掉做事心,往各自要去的地方發出強大的正念,並懇請師尊慈悲加持,排除一切干擾和破壞因素,那天的事做的十分圓容圓滿,震懾力很大。

作為一般同修,當你狀態不太好時,也是要靜心學法。去找那些法理比較清楚而又有慈悲心的同修切磋交流,多找自己多看自己,在多做救人的事情中提高自己,在整體配合中提高自己。這樣,狀態自然就會好起來。千萬不要以任何藉口躲在家中而失去整體這個熔煉人的好環境使自己鑽牛角而被落下。

師尊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過去大陸那些大法弟子煉功點的負責人,其實當時不是因為他們修的好才當負責人的,是因為他們有那個做事的能力和意願才叫他們去做的。」從師尊的這段講法中,我更加清醒的認識到,因為人人都在人中修煉,每個人做事的能力和意願都有可能在後天觀念的滋養下,向為私為我的方向變異,說白了能力和意願不見得都全是好事,關鍵是怎麼樣去善用。我經常看到這樣一種情況,不管是過去的輔導員還是現在的協調人,他們都多了一份比一般同修少有的自負(我也在其中而且有時還很突出):顯示心、歡喜心、虛榮心、做事心、妒嫉心、後期又產生了一顆證實自我的心。意願是由情所產生的,情又是靠不住的,是修煉人要去的東西,只是師尊為了成就我們而利用做協調或輔導的機會讓我們修去這個心,而非放大這顆心,去歡喜去顯示去爭鬥,僅此而已。

作為協調人,也沒有報酬,而是辛辛苦苦的為大家義務服務。不要有看不起同修與同修都得聽你的服從你的心。作為沒做協調人的同修,你也不要有被人管了、約束了而不服氣的頂牛心。不要理想協調人必須都是全能的像神一樣應該把甚麼事情都弄好。協調和被協調不是絕對的,作為協調人要有被協調的覺悟,要主動配合同修去做一些難做的事情並做好;作為一般同修也要有協調的意識,要主動去操一些「閒心」要大膽去管一些「閒事」,不能光靠協調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