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協調和配合中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得法的,到現在整整十四年了,回想以往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啊,真是感慨萬千!這十多年的風風雨雨,歷歷在眼前。有剛得法時欣喜;有師父給淨化身體後,身心得到脫胎換骨般變化的驚喜;也有關過不去,悟不到法理時的憂傷和苦惱;更有在迫害中摔跟頭、走彎路、做錯事給自己修煉路上留下污點,愧對師父苦度的深深痛悔。這麼多年能在得法、修煉、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中走到今天,都是師父的慈悲和苦度。詳細過程就不一一敘說了,下面就談談我在整體協調和配合中的一點體會和淺悟。

一、做輔導員

七二零以前我是煉功點的輔導員,由於在常人的工作中養成的領導作風和後天形成的觀念,我很自負、也很傲慢,自命不凡的心也很強,總是不自覺的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上,經常是指導別人、顯示自己,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吃盡了苦頭。隨著不斷的學法和修煉,我才認識到:噢!不是我修的好才讓我當輔導員的,是因為我求名的心太強了,在這方面的執著太多、太重了,師父才利用讓我當輔導員的形式,來暴露我的這些魔性,從而修去它。唉,當時就是不悟,在過心性關時遇到的那些魔難哪,還真是覺的苦不堪言,難受極了。現在想來,非常感激師父的良苦用心。如果沒有那些魔煉就打不下今天的深厚基礎,也走不到今天。謝謝慈悲偉大的恩師!

二、迫害中走入協調

九九年七二零,鋪天蓋地的邪惡從天而降,我和當地的輔導員一樣,都被中共當作所謂的重點對像,多次被非法拘禁、拘留、洗腦、勞教。在這場最邪性的迫害中,我親身經歷了從精神、肉體和經濟上的全面摧殘。這還不夠,最可惡的是邪惡又利用色魔千方百計的拖我下水,然而我卻最終沒有抵擋住,在證實法中留下了最可恥的污點,這也是我永遠難以原諒自己的深深痛悔。我無地自容,我愧對恩師,也更加認清了舊勢力的卑鄙無恥!

二零零一年在經歷了色魔和兩次洗腦的迫害後,我一蹶不振,落入了最底谷。雖然有兩年脫離了整體,但我心中始終充滿了對師父的崇敬以及對真、善、忍的堅信。可能師父看到我修煉的心沒變,所以就利用各種辦法點悟和引導我,讓同修來幫助我。摔倒了不要緊,趕快爬起來。師父的教導鼓勵著我,就這樣在經歷了剜心透骨的反省後,我終於又一躍而起,匯入了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行列中來了。

記的二零零三年的秋天,我剛返上來,那時候我們當地的同修幾乎沒有人接觸過明慧網。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知道是師父安排的)外地的同修給了我一優盤,說是能上明慧網,當時我是帶著又激動又害怕的心情上的明慧網,從此我就從網上抄寫師父的新經文(當時沒有打印機)傳遞給同修們,並用明慧網上同修交流文章引導和鼓勵身邊的同修們趕快走出來救度眾生.就這樣一步步很自然的我就又走入了協調工作。

一直到零六年被迫害之前這期間,從組織材料等源頭工作,到傳遞資料、做資料、組建學法小組、負責發放周圍二十個樓群的資料、貼標語、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等等這些我們當地救人的項目幾乎我都幹過,而且這期間我隻身還要照顧病重的老母親。那時候雖然頂著風險從早忙到晚沒有閒時候,就是再苦心裏也樂,全身有使不完的勁,當然再忙也沒耽誤學法,我能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都是晚上)背誦一遍《轉法輪》。但在這個過程中,我由於做事心、對孩子的情太重、色心沒去淨、協調人之間出現嚴重間隔等等因素,讓邪惡鑽了空子,所以在零六年的春天我又一次遭迫害,被第二次非法勞教,在黑窩裏經歷了一年半的身心摧殘,雖然我沒有邪悟,但回來後我就起了嚴重的怕心和求安逸心。

尤其回來後看到我們當地的幾個主要協調人幾乎都遭迫害了,損失非常慘重。同修們一個個都六神無主、一盤散沙,根本談不上整體配合、整體提高了,我非常沮喪,也有些心灰意冷,只想自己在家裏默默的做三件事行了,不想再參與協調的事了。有些老學員看在眼裏急在心裏,曾多次勸我出來再挑起協調的擔子來,我都用各種藉口拒絕了。

由於多次摔跟頭,接受教訓,我就開始多學法,在心性上下功夫。遵照師父的教誨,我不斷的向內找,我找到了以前難以覺察的隱藏很深的執著,那就是歷史上沉澱已久的、舊宇宙當中遺留下來的為私為己的「私」,也找到了在這顆私心的繁衍下,派生出的許多執著。這也是我多次摔跟頭,並在許多問題上都過不去關的難以逾越的障礙。人心是找到了,但放的時候卻是那麼的剜心透骨。但我堅信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一切都會歸正!

三、無形中的圓容、配合、協調

由於不斷的學法、向內找,我的心性也逐漸提高上來。這幾年我們城區也上來了幾個新的協調人,總結前面的經驗教訓,那些老協調人為甚麼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而且多數被判了重刑,這裏面雖然我們自身有漏而造成的間隔因素以外,也有同修們多數學人不學法,老愛看協調人如何,並對協調人產生崇拜心、依賴心,這也是導致邪惡鑽空子的重要原因之一。

為了新的協調人不再遇到類似的情況,我曾多次和同修們交流這些問題,有的同修認識到了,但有許多同修還是認識不到問題的嚴重性。我也發現這些新的協調人雖然都很精進,但由於以前都沒做過這項工作,這裏邊也有7.20以後得法的新學員,雖說後來者居上,但經歷各種魔難很少、缺乏經驗,所以整體協調還是不太到位,救人的項目拿出也很少。因此,為了避免協調人產生「自居」心理和同修們產生依賴心,我從師父大道無形的法理中悟到:不能把某幾個人侷限在「協調人」的具體框框當中,每個學員都是大法中的一粒子,都應該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都應該是協調人,只不過做的事情不一樣罷了。所以我把自己擺在了一粒子中,沒有了「協調人」自居的心理,沒有了這種形式,就把基點放在「以法為大」上,就知道該怎麼做了。所以現在我就一直在默默的圓容、補充協調人沒有想到的和做不到的事情,並拿出了幾個救人的項目,在師父《再精進》經文的教誨中,我深受啟發。所以在具體實施過程中儘量動員更多的同修參與,目地不光是為了救更多的人,也為了給更多同修走出來的機會,也許這就是圓容師父要的吧。在這個過程中,也改變了我過去對很多事物的認識,心似乎變的更寬了;眼睛似乎也更亮了,尤其在整體配合上能識破各種干擾利用自己和同修們的人心與執著製造出來的假相,並不為其所動,使救人的項目順利進展下去。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的慧眼,以後我會做的更好!我想作為具有歷史重任的大法弟子,就應該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發揮好自己應該發揮的作用吧,這也許就是我的史前大願吧!

我知道自己做的還是太差,還有許多的人心與執著沒有放下。就昨天還看山東大法弟子的一篇文章,題目是《抱怨與指責的背後》,我突然意識到自己也存在這個問題,並且還很嚴重。我非常贊同文章的觀點:「語言中帶有抱怨與指責,沒有矛盾也會產生矛盾,沒有間隔也會產生間隔。同修之間的矛盾,整體配合的不協調,很多原因出自於對他人的抱怨與指責,使同修之間造成了一種無形的間隔,也給大法弟子個人修煉和證實法帶來障礙。」我身邊現在就有這種狀況,我本人在這方面確實要好好修了。這幾天我還看了幾篇國外的同修在最近紐約法會的交流心得,深感國外同修在救度眾生中的緊迫感和責任感,他們在做任何事情上那種無私的境界,真的令我感動和慚愧,而且他們那種純淨、率直讓我深深感到,我們長期在黨文化的薰染下中毒太深太重了,真夠修一氣的了。

不管做的怎麼樣,我也不會甚麼豪言壯語,只知道在今後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進程中,我會跟師父更加堅定的走到底,並且會越做越好,不辜負眾生的期盼!不辜負師尊的期盼!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