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協調工作中修煉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我們經過了幾年的風風雨雨中,想寫的東西很多,這裏我把自己在修煉中怎麼做好協調人的情況,向師父及同修彙報一下。

在師父的點悟下,二零零二年,我來到了某縣,當時這個地區從勞教所「轉化」回來的很多,像一盤散沙,同修之間來往很少,在街上見面有時也不敢打招呼,許多都不敢接新經文,做證實法的事情就更少了。由於同修們整體的這種狀態,使邪惡肆無忌憚的迫害,隨意抓人、抄家、罰款。面對這種情況,我求師父加持我,一定要讓這個地區的學員從法上認識、提高上來,回到大法中來。那時候,我不管幹甚麼腦子裏都是背法或發正念。在師父的幫助下,很快我和玉姐、文哥兩位同修組成一個三人小組,互相配合,文哥和我負責出去找同修切磋,玉姐負責發正念,做各種準備工作。

我們商量先從一個人做起,就這樣找到被轉化的昔日同修甲,和她學法、切磋法理、談其受迫害的原因,從而接受教訓、把言行歸正在法上。這裏白天時,大家都很忙,我們去切磋只能選在晚上,夜晚的鄉村沒有燈,路又是土路,我和文哥騎著一輛自行車一次又一次的去甲家,每次回到住地都是下半夜了。由於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師父就不斷的鼓勵我們,記的有一次,我一個人從甲家出來,已是凌晨二點左右,天特別黑,很長一段路沒有人家,路邊有多處墳地,我看見許多奇形怪狀的東西,我有點懼,一面請師父加持,一面發正念,我聽見頭上有猛烈的風聲,抬頭一看,一個大法輪在頭上飛旋,隨著法輪的旋轉,一切邪惡的因素蕩盡,空氣都像凝固了一般,一股強大的能量貫通全身,我的淚刷的流了下來。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幾次之後甲明白過來了。從甲那兒又認識另一個同修,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切磋。

切磋過程中,出現了許多神奇,有一次,我在家學法,當我學到第五講時,書裏出現一個同修的形像,當時我以為是干擾,因為當天一連學了五講《轉法輪》,越學越靜、越明白。於是就在心裏求師父,不許邪惡利用同修的形像干擾我,我又繼續學,還是出現他的形像。我停下來說:師父,如果他有事情要我去,我就去,如果我悟錯了,您讓我一出門出現小麻煩;如果悟的對,您讓我一路順風到他家。結果一路順風到了他家。一進門他家有好多人,只見他頭腫的老大,眼、嘴都腫的張不開了。我問他家人這是怎麼回事,家人(同修)說:二十多天不吃、不喝、不睡覺,疼的直哼哼。他說之前他夢到他前世打了五個人,現在那五個人要賬來了,都打他臉,給打腫了。這也是在還帳呀。我說:不對,哪來的還帳?出現這件事情,首先找自己。你以前是個輔導員,七二零你又帶同修去北京上訪,可現在呢,你不做講真相的事,也沒繼續做輔導員的工作,懈怠了,被邪惡鑽空子。你現在在家待著,不出來,是不是我們沒有跟上正法進程,不符合法了?來,先吃點東西。」

他擺頭意思是吃不下去。我說:能,師父沒讓我們辟穀,讓我們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修煉,所以你必須吃飯,先吃點西瓜,吃東西就是破除邪惡,因為它不讓你吃,你就得吃,對邪惡頂著走,在法上順著走,你就沒錯。他於是吃了一小碗西瓜,我又給他舀了一小碗,讓他吃,他搖頭,我說:第二次破除,必須吃。這樣他又吃了一碗。他家人說:他已有二十天未吃東西了,再給他吃半碗小米粥行吧?我說行,這是第三次破除。這樣他又吃了半碗飯。我在他家住了一宿,跟他一起學《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邪惡表面上咋呼,它內心裏在害怕。你們是大法弟子,你們內心不能害怕。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通過學法,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知道自己有怕心、維護自己。提高認識以後,他倒在炕上就睡著了,第二天流了一地膿,很快恢復了正常。同修和一些常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通過這件事,很多常人走進了修煉中來。

慢慢的大家都回到了大法中來。正的因素強了,邪惡也就不敢逞兇了。

回來的學員和跟上來的學員通過學法,更加明確了自己的使命和責任。於是我開始帶她們一起去做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情──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寫標語、掛條幅。

第一次一起做真相,我和乙同修及她的女兒、兒子一起開車去一村莊,這個村子的惡黨支書迫害法輪功很積極,村民明白真相的也少。我們分工,有發資料的、有貼不乾膠的。由於知道村委會有大喇叭,所以做完真相後,我們共同發正念,讓惡黨書記用大喇叭把真相傳單給念了。果然第二天,那書記早上用廣播說發現有法輪功傳單,接著就把傳單的內容念了一遍,這讓同修們體驗了正念的作用,更加鼓舞我們救度眾生。因為這次的神奇,大多數同修一下子提高了上來,形成了集體共同配合做真相的局面。

師父說:「每個人都是負責人,每個人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每個人都在法中熔煉著,每個人都知道怎麼做。」(《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通過學習這段法我知道怎麼帶動身邊的同修,怎麼才是真正的整體提高。我就從身邊的幾個同修著手,在一起不斷的學法、切磋,先讓我們幾個都在心中明白每個人的責任,然後這些人再去找他們各自身邊的同修,也是這樣學法、切磋,當發生問題的時候,再回來,我們幾個再在一起學法、切磋,從法上認識、提高。這樣一個帶一個,大家都有了鍛煉的機會,整體也很快提高了上來。

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不能光我們這個地區提高,也要帶動周邊地區的同修整體提高。有這個想法後不久,就有機會接觸周邊地區的同修,接觸後,就和他們在法上切磋,在法上解決修煉中遇到的問題。有一位老年同修,長期受病魔的糾纏,癱瘓,生活不能自理。我們在她家開了一次多位學員的切磋會,她問了許多問題,我們共同從法中找答案,從心裏去認識法,她知道了自己因病魔折磨變的脾氣很大、有怨氣、常罵丈夫,我們共同學習《轉法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師父讓我們做到與人為善,我們沒有做到,師父在《境界》中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通過學法認識到了不足,我說師父講「做到是修」(《洪吟》〈實修〉)呀,她說我一定下決心改正,結果一個星期她從新站了起來。大家都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師父的偉大。這次切磋讓我們真正從法上提高上來,打破了地區與地區之間、片與片之間的間隔,使我們連成一片,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作為協調人,必須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學好法,不能偏離法去衡量問題、解決問題,發生問題後要從這個問題當中找出自己不能從法上認識的地方,才能和同修們達到在法上的共識,才能真正的提高。解決問題的過程,是我們每個人修煉的過程。出現任何問題也不要急於去解決問題,而是靜心的聽、看、冷靜的查找自己,在這個問題上我應該在法上怎麼去做,再平心靜氣的說出自己從法上的認識,因為師父說:「冷靜的、平和的從這個矛盾中退出來看這個矛盾,那才能真正解決。」(《美國首都法會講法》)按照法去做之後,很快問題就都解決了。

有一次,這地區一名同修被邪惡鑽了空子,被綁架,我們迅速的通知發正念、發傳單、做不乾膠。在整體配合營救同修中有個別學員沒有做好,出現了因睏倦不發正念;不是把主要精力用在營救上,而是用在挑同修的不足,並加上自己的認識四處傳,因此出現了矛盾。這些事反映出來,我想我們不能急於去說這個同修,而是大家共同學法查找自己,為甚麼觸動了我們每個人的心,是甚麼讓我們大家都跟著動?是不是我們哪裏不符合法了?是不是我們自己得加大容量了?我們自己得看自己,我們自己得達到法的標準要求。明白後,我們開了一次交流會,沒有針對這個問題指責同修,而是講了每個人在這件事情中,當出現問題時,自己是如何按法的要求去做的,大家都暢所欲言,做的好的更精進,做不好的從中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提高上來了。

還有一次,我們當地的一個比較大的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多名同修被綁架,造成了混亂的假相,同修之間出現了很大的浮動,甚至出現互相指責、相互猜疑。在這種情況下大家冷靜的學習《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通過學法,大家從法中認識、提高上來了,同時發出一個聲音: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邪惡沒有資格考驗我們,因為我們師父說過「人不配考驗這個法,神也不配,誰動誰是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不管同修做的怎樣,邪惡想動我們的同修一根毫毛都不行!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你們記住了,哪裏出問題,哪裏就是需要去講真相了。」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我們開始利用這件事情講真相,製作各種真相材料,詳細揭露邪惡,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惡黨在迫害法輪功,綁架了大法弟子;正告惡警天滅中共,你參與中共的迫害,你就是它的一個分子,它滅,你也亡;同時在材料中說明如果不是邪黨迫害我們,我們也不會講甚麼真相,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講真相,更為了讓人們從心裏明白,法輪大法好,讓他明白的同時是在救他。就這樣,幾名同修十幾天之內都正念闖出了拘留所。

通過每一件事情,使我們更加明白做一個協調人不能光在工作上協調,真正的協調應該是如何學好法、如何提高認識,遇到問題如何在法上找自己、如何把自己的行為用法對照,從而修正自己,共同提高,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轉法輪》),這才是真正的提高。

以上是我在正法中修煉的一點體會,在以後的修煉中我會和同修更好的配合,更好的做好協調工作,完成師父教給的使命,在大法中勇猛精進,如有不足,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