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7日】我和同修A經常切磋,她在資料點負責一些事項,我們在認識上比較接近,我也很體諒她。不過,她和資料點的其他同修經常吵架。因為其中兩個人因長期生活在一起產生了感情,她認為這是很不應該的。

一次她十分氣憤的跑出資料點找我說出此事(我是唯一的知情人),我勸解她千萬不可因此事而離開資料點,否則就會影響救眾生的大事。人相處久了難免有情,但可以在不斷學法修心中修去它,抑制它,你可以跟他們指出來,吵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同時我也指出她這麼氣憤,其實也在情中了,只是沒意識到。後來她放下自我,另兩位同修也放下情,主動抑制情的產生,互相圓容好了。

同修A的壓力很大,肩負很多協調工作,但有時一些同修在做法上不同,或就工作的分派都會產生矛盾,影響了同修間的合作與信任。我看到這些總是很遺憾,雙方都十分堅持自己的觀點,真成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我也問自己為甚麼這些總讓我看見,師尊說兩個人產生矛盾,第三者看見了都要向內找自己。我想這都不是偶然的。於是我從雙方的角度去分析,指出雙方的不足,提出相互圓容的建議。同時我也看到自己原來看問題簡單片面,不能很好的為別人著想,甚至不知道如何替別人著想。了解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經歷,造成了他們看問題處理問題的不同,我卻不能理解。

我看到一些同修的修煉狀態後,想說又不知怎麼去說,有時甚至不敢相信會這麼糟。所以就沒說,後來有兩位同修真的出事了。我感到很遺憾,也覺得自己是有責任的。當我再看到甚麼,我就及時給他們指出來,提醒他們加強學法發正念。這樣在交流中,我們都在共同提高,並且還幫助其他同修。

在誤解矛盾中,師尊一再點化我「忍」,我就儘量的忍讓,善意對待,並且時刻以救度眾生為重,其他都淡化了。我明白這一方面是在提高我的心的容量,而我以前是眼睛裏容不下一粒沙的人。現在我能包容了,誰是完人呢,誰能無過呢。而另一方面就是要我們在相互摩擦中成熟起來,修好自己,圓容好整體,才能發揮整體的力量,做好救度眾生的大事。

這段時間,我們這個整體凝聚力越來越強,三件事都做得比較好,大家謙虛、平和、寬容、善良。寫到這我流淚了,大法的力量將一群平凡的人造就成了這樣善良無私的生命,何其偉大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