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輪大法中修煉 神奇事不勝枚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1997年,我第一次從母親那兒聽到法輪功。母親以前體質較差,有很多病:胃下垂、膽結石、內分泌失調、類風濕……反正很少有不生病、不吃藥的時候,是我們那裏有名的藥罐子。母親採用了多種鍛煉身體的方法,打太極拳,健身球,甚至還練過亂七八糟的功,結果身體越來越糟。類風濕越來越嚴重,不能沾冷水,手指關節嚴重紅腫變形疼痛,也影響到了日常的生活,全家人都很擔心類風濕將給她和我們全家帶來的後果。

有一天母親來電話興奮的說:我煉法輪功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人也越來越精神,類風濕引起的關節紅腫疼痛也不翼而飛了,法輪功才叫好喲。當時我還問她:會不會走火入魔?母親十分肯定的回答:不會。法輪功太好了,我幾十年的毛病都好了,和其它功不一樣。接著又詳細的講了她修煉法輪功後的感受和變化,竭力鼓勵我也修煉法輪功並給我請了一套大法書籍。

由於母親修煉後身體和精神上的巨大變化,全家人一致支持法輪功。後來母親又到我工作的地方來過幾次,我的朋友和同事看見她的變化都很驚奇,他們從母親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也許機緣未到,每次我看《轉法輪》時不是走神就是睡覺,從沒有完整的看完。直到一九九九年一月方才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的行列。

以前,婆婆對我誤解很深,以至於婆媳之間、姑嫂之間矛盾突出,丈夫兩頭受氣,自己也覺得很委屈、想不通,佔著有點理經常同丈夫和朋友絮叨,越說越來勁,越說越生氣。我媽和家裏人經常勸我要大度,不要讓丈夫為難等等,當時覺得她們說得對,也想將矛盾緩和緩和,但就是拐不過彎:憑甚麼我道歉,我有沒錯。結果有四年的時間我和丈夫都沒見婆家人的面。

修煉後,師父教我們遇事要向內找,高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修煉人。現在我修煉了,要按照師父說的話、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才是個真正的修煉人呢。於是對丈夫說:我要真心向媽道歉,與她搞好關係。要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但我和以前不同了,我修大法了,是師父改變了我。丈夫在感動的同時也記住了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借送孩子回家的機會,和婆婆和小姑子言歸於好,一家人終於和睦的相處了直到現在。

修煉前我的眼睛皮上經常長水泡,那時眼睛就一直澀澀的很不舒服,時常十分緊張的在鏡子前觀察水泡的大小和數量變化。醫生說是三叉神經病毒引起的濾泡,只能控制不能根治,一旦得病毒性感冒就會發作,嚴重的話將導致失明,必須隨時滴眼藥水來控制。

煉功後沒幾天,濾泡又出現了。我知道這不是病,是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的,所以一點都不緊張,壓根沒想到去鏡子跟前觀察,更沒想到用眼藥水,並深信是師父給我消業……三天後,在沒用任何藥物的情況下濾泡消失了,這難道不神奇嗎?從丈夫那難以置信的眼神看,他也受到震撼!

我兒子是一九九零年出生的早產兒,自幼體弱多病,九歲前每個月基本上有半個月的時間跑醫院。自從我開始修煉,孩子也跟著我聽師父講法,不知不覺中身體變好了,即使生病了吃一點藥很快就好;到後來丈夫感冒都不用吃藥就好了,他還說:你煉功,我們受益,不用吃藥。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和同事外出辦事。從出租車上下來準備過馬路,看見左邊至少二百米內沒有來車,於是我邊整理錢夾邊左腳邁下人行道梯坎,剛把右腳邁出時身體就碰到了障礙,仔細一看:我碰到的是一輛中型貨車的車廂。我和同事都看見貨車的後輪從我的右腳背上碾過去,當時我想:糟了。馬上轉念:沒甚麼,我是修煉大法的,不會有事的。

汽車一過,活動活動,沒問題,我抬腳就走。這是同事在一邊看得目瞪口呆,過了好一陣才跟過來問:怎麼樣?有事沒?我回答:沒事。

在我的黑色靴子的腳背上,帶泥巴的車輪印清晰可見,那時只感覺到幾根腳趾頭火辣辣的。回到家給丈夫和公婆講了此事,並給他們看來車輪印,他們給嚇壞了,我才覺得後怕。我知道:我又消了大業,我只承受了小而又小的一部份,都是師父幫我承受了。對師尊的感激之情是不能用常人的語言表達的。

我的一位同事明白了大法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事做了三退的半個月後,他們全家出去旅遊,一家三口媽媽坐第三排,女兒坐第二排,爸爸坐第四排。開車前,媽媽不知為甚麼,突然強烈要求爸爸和女兒都換坐到第三排。車開出去不久,在過一隧道時,由於車速過快發生側翻,結果坐在第二排和第四排的人都死了,他們一家除女兒有點皮外傷外,安然無恙。出事後,同事在第一時間打電話來激動地說:謝謝。我告訴她:要謝謝大法師父,是大法師父救了你們一家。

在大法修煉中遇到的神奇的事數不勝數,以上只是其中一二,相信每個大法弟子都經歷過。朋友們,請記住,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解法輪大法真相,就能走入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