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見證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我是二零零二年秋得法的大法女弟子。今年六十六歲,上過兩年小學,認不了幾個字。得法至今整整八年了,八年來,我的經歷,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更加堅定的信師信法,從未動搖過。

1、得法

我小時候就開過天目,看到過許多另外空間的景象。四十三歲那年,在氣功高潮中,我也曾按照某氣功書上講的自己悟著練過,感覺不適合我。有一天,我聽到另外空間兩個人說再過十年吧,提示我再過十年找師父。十年後我到處找師父,到鐵嶺市學過一種氣功,也覺的不對勁,就不學了。直到二零零二年得知一親戚A在煉功,我找到她,她告訴我,她煉的是法輪功,隨即給我講了真相。當時邪黨正在迫害法輪功,我想:我不管這些,只要是我師父的功我就煉。事也湊巧,幾天後,也就是這年的秋天,我和丈夫去農村女兒家幫著秋收。A同修就在此村搞養殖。一天,她給我丈夫送來一本《轉法輪》,想讓我丈夫學法煉功,因我丈夫是小學教師,有文化。而我幾乎是文盲,根本沒想到我能看書。當時我丈夫順手將書放在西屋的箱子縫隙中。晚上,我偷偷的拿出書來,假裝說西屋人多太熱,到東屋去睡,我迫不及待的用被遮著手電筒的光,在被窩裏看了整整一夜,居然把一本書看完了。我不認幾個字,一句話也許能認識兩個三個的,但我能把意思順下來,能知道是啥意思,還一邊看一邊用法理去解釋自己經歷過的事,這當然是師父在加持,試想一個幾乎文盲的人,一夜看一本《轉法輪》,一個沒特意充電的手電筒,用了一夜,電還沒用完,簡直不可思議,太神奇了。我終於找到了師父。

過了年,二零零三年的四月初八,正好是師父生日那天,我找來A同修在家教我煉功。她教我第二套功法時,我一做頭頂抱輪,就感覺有兩個涼兮兮的東西,一個從百會穴進入,一個從丹田部位進入身體,然後在後背連結起來,就轉上了。A同修說,這是師父給你下法輪了,看來你的緣份挺大,我興奮極了。從此以後,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學法煉功及證實法救人之中。

不久,家人發現我參加了集體學法,並且與同修一起講真相,嚇壞了,極力反對,為此膽小怕事的丈夫,以離婚相要挾,棄我而走。我雖然沒有養老金,寧可撿破爛維持,也不動搖,他沒堅持多久,又回來了。我雖然沒念幾天書,但同修幫助我學法,師父給我開智開慧,現在我能正確的通讀《轉法輪》及師父的一切講法以及真相小冊子等。

二、祛病

煉功當天晚上,我開始腹瀉,一天一夜幾乎離不開廁所。我原來便秘很嚴重。有時甚至半月、二十天才便一次,所以人瘦極了,但肚子挺大,這一下子大肚子沒了。原來頭髮一塊一塊往下掉(人們說的鬼剃頭),眉毛掉的一根沒剩,煉功一個月之後,都陸續的長出來了。原來黑灰的臉色也紅潤了,原來走路打晃,煉功後,走路生風,也有勁了。更神奇的是我右手腕處有一個蛋黃大的包。有一天我去農村講真相,走橫壟地,跌了一跤,就覺的從手一直麻到肩膀,起來一看,這個包不翼而飛了。我的左大腿外側長了一個比雞蛋大的橢圓形的瘤子,孩子們經常摸著玩,煉功一個多月時,頭天晚上還有呢,第二天早晨起床穿衣服時,發現這個長了十幾年的瘤子沒了,只留下個痕跡,(紫紅色)過了幾天,痕跡也沒有了。

三、丈夫的鼻咽癌好了

二零零八年的大年前,我做了一個夢,師父點化我:看見流鼻血別害怕。過了一個月左右,我發現丈夫的鼻子出血,他說淌鼻血有一個月了(正是我做夢時,因他不是天天經常出血,我沒發現。)我想起做的夢,告訴他沒事。但是他和孩子們都害怕了,都不相信。到醫院去看,確診為鼻咽癌,在瀋陽醫大住院,甚麼藥都過敏,只做了四十天的化療。回家養病,病情越來越重,到二零零九年五月,已經皮包骨了,不吃不喝不拉,呼吸時往上返臭。

B同修來到我家,看到我丈夫瀕臨死亡的樣子,她在師父的加持下滔滔不絕的講了一個半小時,也講了病的根源,告訴他,醫院救不了他,只有大法能救你了。極力反對我學大法的丈夫終於說:「我也學吧。」我倆趁熱打鐵,事不過夜,馬上去給他拿來一個MP3,讓他先聽師父講法,接著讓他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他是盤著腿、結著印看的。看到第二講後,多日不排便的丈夫腹瀉了,拉的是水,爛乎乎、油乎乎的膿便,髒極了。然後他能喝水了,能吃飯了,呼吸也不返臭了,慢慢的癌症徹底的好了。現在很健康。

這些是千真萬確的發生在我身上及身邊的一部份奇蹟,還有很多神奇的事,就不一一講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