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病痛苦海中 法輪大法救我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山區,十八歲時離開父母到了山東。當時家裏真是災難深重:從我記事時父母天天吵鬧打架,父親患嚴重的氣管炎病,母親在坐月子時患上嚴重類風濕性關節炎癱瘓在床上,姐姐因上房頂曬東西掉下來嚇得常發作癲癇病,治好後也比別人傻一點。重男輕女的父母又生了個弟弟,是個先天性傻子,這樣的家庭是被別人瞧不起的,由於經常被別的孩子欺負,我變得自卑孤僻,很少和別人說話。

我結婚後在坐月子期間,得了和母親一樣的類風濕性關節炎,腿腫得上廁所都蹲不下,上下樓都是別人背著。我去遍了市裏各大醫院,醫生都說這種坐月子裏得的病又有遺傳性因素非常難治,只能打針解痛,疼得厲害時就抽出關節內的膿水才能走路。但陰天下雨關節內又積滿了膿,真是生不如死。在這種痛苦的狀況下又接到父親從東北打來的電報說我弟弟精神分裂症,瘋得到處跑,打人並砸東西;我姐姐離了婚,在精神、身體痛苦的極限中,我覺得真是走投無路了,萬般無奈下想到了出家,我決定到五台山皈依佛教。

一九九六年十月,我和一位同事說要到五台山皈依佛教的事,她說:「某某某得了乳腺癌晚期擴散到子宮,煉法輪功都好了,你也煉吧,你皈依了佛教也不一定能解除痛苦。」我半信半疑,請她幫我請本書先看看。當我拿到《轉法輪》看到「『佛法』是最精深的,」這句法時,我就覺得這就是我追求的,我要找的,這就是我等待的來了,一下就投入進去了。我跟著功友煉了四天動作,我那腫了三年多的腿全部消腫恢復正常,師父又為我清理了附體。我簡直不敢相信這輩子我的腿能正常走路,從此我無病一身輕。

我的心靈在法輪大法的修煉中,漸漸變得純淨、安詳、善良、無私。

我把父母、弟弟、姐姐都接到我家,雖然他們沒有修煉法輪大法,可是他們都受益於師尊的佛恩浩蕩:我父親不再被氣管炎病折磨得上氣不接下氣;我母親也能拄著拐杖下床走動幹些家務活了;弟弟在我家看到掛在牆上師父的法像,坐在法像下面的沙發上再也不到處跑,不打人也不再砸東西了。真是師尊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啊!

我還有很多受益於法輪大法的神奇經歷說不完、寫不完……淚洒衣襟,謝謝師尊慈悲救度。在講真相過程中我看到那些南來北往的芸芸眾生,真希望這些生命都能擺脫共產邪黨的桎梏與謊言,相信法輪大法好,擁有自己真正的光明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