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得法沐師恩 堅修大法十七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

種種機緣,走進大法

我是一九九三年得法的,當年我十四歲。正在讀初二。能幸運的走進大法,也是種種機緣促成的。我從小眼睛不太好,患有近視、弱視、散光,在我十歲那年又不幸患上了青光眼,發病時常常頭疼得滿床打滾,眼前一片模糊。媽媽帶我四處求醫,卻毫無效果,醫生說這種病治癒好的可能性很小,就算動手術,也有可能失明。那時的我最害怕的就是每天早上醒來,會不會眼前一片黑暗。我在這種擔憂和病痛中掙扎著。心想只要有法子能治好我的病,讓我做甚麼都行。恰好八八年那段期間.各種氣功學習班在社會上十分盛行。媽媽就帶著我學練了××氣功。因為那只是低層次上的東西,所以未見成效:一九九三年師父在武漢舉辦了氣功學習班,媽媽有幸參加了,回來告訴我這個功法好,和別的氣功不一樣。因為當時學業忙,我只聽了一次課,當時坐得離師父比較遠,但會場上那美好、祥和的氛圍和師尊慈悲的形像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中,從此我就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幸得大法,誠心修煉

得法後我和媽媽每天到煉功點上和叔叔阿姨、伯伯們一起讀法、煉功、交流切磋。我們都沐浴在大法的殊勝、美好中,覺得生命找到了歸宿,認識到了世間的一切只不過是過眼雲煙,放下名利、誠心修煉、返本歸真才是最重要的。修煉一段時間後,我的眼睛開始消業,又紅又腫,劇烈疼痛。師尊曾說:「這是從根本上去業,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會有局部的反應,這麼難受,那麼難受,各種難受都會上來,都是正常的。」(《轉法輪》)於是我沒有管它,再疼再難受也堅持每天去煉功點學法、煉功。慢慢的我的病業逐漸消除,青光眼也徹底好了,這也更增添了我修大法的信心。

風雲突變,堅信不移

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了,突如其來的邪惡迫害,鋪天蓋地的謠言誹謗,讓每個大法弟子都面臨著「信」與「棄」的抉擇。來自電視、廣播、工作環境和社會的干擾與壓力,也讓我曾對大法產生了疑惑,但靜下心來一想,大法是修真善忍的,大法救了那麼多身患重病的人,大法消除了我與媽媽的病業,他決不會像邪黨說的那樣,這是邪黨的伎倆、污衊。我堅信大法,堅信師尊,決不承認這場迫害。

媽媽要去北京上訪了,本來我也要去的,因為我是女孩,媽媽擔心我會干擾她,沒有讓我去,出於爸爸強烈反對,媽媽想「走脫」十分困難,我一方面作爸爸的工作,一方面把媽媽順利的送到了火車站。離別的時刻雖有些酸楚、擔憂,但我相信媽媽能放下生死、證實大法,一定會平安回來的。媽媽走後,我聽說不斷的有到北京上訪的大法弟子被非法的抓捕、關押、判刑,心中難免有些不安。不知道媽媽現在怎麼樣了。

過了三天,我接到了媽媽的電話,她真的平安的回來了,我喜出望外,她給我講述了上訪的經歷:剛到北京的時候,北京到處都是警察,他們在金水橋拉出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還一起不斷的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修煉無罪」等。五分鐘後,便衣警察們衝了上來,搶走了橫幅,把他們強行帶到了前門派出所。在派出所裏,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警察,惡狠狠的謾罵,並用警棍毆打他們,要他們報出姓名、地址。還威脅他們如果不說,就灌硫酸。他們很堅定的說:「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們這些修煉的人,我們是無辜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警察不信,指著天大罵:「我就不信,天會有報應……」說完後他到辦公室去拿硫酸去了。媽媽他們一起大聲的背師父的《論語》、《洪吟》,根本不懼怕,沒有把邪惡的話放在心裏,真正的放下了生死。不到五分鐘,警察回來了,兩手抱著腦袋給他們賠禮,他說:「我剛才到辦公室,頭疼的快要炸開了,我對不起你們,我錯了:你們剛抓到還沒有上網,趕快走吧。」當他們走出派出所的時候,都明白是自己的正念正行,讓另外空間操縱人的邪惡束手無策,也是師尊保護他們闖出了魔窟。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一路跟隨,助師正法

助師正法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當前的責任。初期,我和媽媽常常到宿舍附近的大街小巷去發關於上訪、天安門自焚真相等資料,並讓親朋好友們了解我們大法是修真善忍的,中共邪黨播出的都是誹謗。

由於證實法的需要,後來我們走出來,面對面的對世人講真相。作為年輕人,我常常會顧及到面子,心中難免放不下常人的情,總是擔心一旦與別人講真相,別人會不會用異樣的目光看我、拒絕我,甚至說一些不堪的話。通過學法和看明慧網上大法弟子交流的文章,我逐漸認識到我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非常幸運的,如果我沒有按師尊所說的去證實大法,去救度世人,我就沒有完成我的誓約,我要去除自己的怕心和私心。想一想現在我還有機會可以救那些與我有緣的人,如果正法結束,我想救也沒機會了。於是我每天出門前總想,今天─定有有緣人與我相遇,我要給他講真相。一次我到圖書館看書,有一個女孩坐在我身邊,我看她看書看得很認真,不好意思打擾她,但又很想救她。恰巧這時,我兒子走過來了,她抬起頭看了看我兒子,問我他幾歲了,上學了沒有等等,就這樣我們攀談了起來,說著說著我就開始給她講真相,她明白真相後,立刻就三退了,一個生命得救了。我深深的感受到,只要你想做,師父就給你創造機會。在一次次的講真相的過程中,我也鍛煉的越來越成熟了。

其實我很早就想動筆寫下這麼多年來修煉的心得,只是因為自己三件事情雖然在做,但是做得不夠精進,和做得好的大法弟子相比真是慚愧。但是我想寫出來,也是希望那些九九年以前和我一樣得法的大法小弟子,不要因為事業、家庭、孩子牽絆了自己,放棄大法,應該回到大法中來,盡自己的所能做好三件事。

要寫的故事太多,要感謝師尊的話,用人類的語言無以言表。現在我每天要做好三件事,完成大法賦予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