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政府公務員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我出生於七十年代,大學畢業後在政府事業單位機關做公務員,曾經任單位部門負責人和團組織書記。我來講講我修煉法輪功的故事。

(一)對氣功的實踐和思索

少年時我在報紙上看到小神童用手、用耳朵識字的新聞報導,接觸到練習氣功身體變得健康的人,因此對特異功能現象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自己也練習了一些氣功,由於沒有明師指導,練習沒有起色。記得當時遇到色關考驗,沒守住,醒來後不知所措,連續幾天都遇到同樣的事,不知道怎麼樣提高。

一九九三年,我在大學上實習課來到南岳衡山。在一座寺廟中看到香案上供著一個用玻璃框罩著的小佛像,盤著腿坐著,嬰兒般大小。香案邊的介紹是一位高僧圓寂後的身體,千年不腐,成了一尊這樣的「肉身佛像」。南岳衡山幾千年來這樣的「肉身佛像」有十多尊!

人修煉有成後肉身千年不腐,現代科學都不能解釋,但卻活生生的呈現在我眼前。難道佛家傳說中的修煉可成佛是真的嗎?我的人生觀和世界觀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二)母親修煉法輪功沉痾盡去

一九九四年,我年僅五十二歲的母親病重,患嚴重的美尼爾氏症、婦女血崩、類風濕關節炎等等,醫生診斷母親支撐不了幾年。同年七月,中國氣功協會推薦的優秀功法──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老師來我地辦氣功學習班,母親單位組織二、三十位退休職工和同事參加了學習班。母親當時無力行走,只好坐車去學習班,聽課時直打瞌睡,聽完卻感到一身輕鬆,一節課下來就能自己走回家了。母親找到了救命的良方,堅定了修煉法輪功的決心。

第二年,母親得到了《轉法輪》,真正知道了修煉的真諦。從此,和本地早得法的老學員,早出晚歸,積極參加義務弘法和教功。一年多後,母親的一身重病無藥自癒,恢復了健康和活力。母親的親人、朋友、同事、醫生都被母親身上發生的奇蹟所震驚,許多人都向母親索求法輪功的書籍。母親拿出自己的工資,購買了教功錄像和書籍送給這些有緣人,並義務教他(她)們煉功。

(三)法輪旋轉引導我修煉

母親一直向我推薦,希望我也修煉法輪功。我對此也十分感興趣,但由於當時剛從基層單位調到機關部門任負責人,事多應酬多,沒有時間讀書。一天,我正躺在床上休息,母親拿著《轉法輪》坐在我床邊讀書,她希望我也能聽一聽,讀著讀著,母親突然看見一個小法輪在我頭頂上旋轉。母親知道,我也是有緣人。

我終於拿起了《轉法輪》開始閱讀,裏面深入淺出、明白透徹的內容解開了我的許多疑惑,告訴了我以前煉功為甚麼不長功的道理。我常喜歡捧著《轉法輪》靜靜地閱讀,一讀就是幾個小時。常常讀著讀著,就覺得整個人都溶到書中去了,身心十分愉悅。

平時工作、生活中按照《轉法輪》的要求,將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嚴格按「真、善、忍」修煉心性。放下為私為我的執著心,做到事事為別人著想,先他後我;與人發生矛盾找自己的原因,不與人爭鬥;與人為善,寬容待人等等。我清理了自己的物品,將公家的東西還回了單位;在工作中,不再接受業務單位的送禮和不必要的吃請;腳踏實地,勤於工作,不再斤斤計較;並且戒掉了抽煙喝酒的陋習。

之後,我身上也發生了奇蹟。我原來患有慢性腸胃炎,常常在勞累、焦慮時發作。修煉法輪功幾個月之後,我突然發起了低燒,一直持續了十多天。白天上班像沒事一樣,一下班就發低燒,昏昏沉沉,直想睡覺;同時,不停地拉肚子,十多天之後,一切症狀都消失了,一身輕鬆。此後,困擾了我二十多年的慢性腸胃炎再沒犯過!

(四)憑著正義和良心,決定為法輪功上訪申冤

一九九九年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這麼神奇的健身功法,如此的高德大法,就像國家體委主任伍紹祖和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等人在調查報告中所說「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怎麼就被中共政府所不容呢?我們想一定是高層領導不知道實情,我們應該去向他們說明真相。憑著正義和良心,我給國務院信訪辦打去了電話,將我親身經歷的事和母親身上發生的奇蹟向接待人員急切的敘述。但沒說幾句,電話那頭接聽的工作人員就說:「你放心,政府已經妥善的解決了法輪功的問題。」

電視上國務院信訪辦負責人信誓旦旦地說:「煉功和不煉功都是人們的自由,黨和政府不會干涉……」各大報紙也在頭版頭條這樣說。

事實卻相反,我們市政府首先要求法輪功輔導站將全市修煉法輪功的人員登記名冊上報;隨後,黨委內部組織各級領導幹部、黨員傳達黨中央的文件,要求不准煉法輪功,不准參與法輪功活動。要求各單位管好自己的人。

七月二十日前夕,政府控制了全市法輪功輔導站的負責人和輔導員,監控了名冊上的主要人員。我在政府工作,知道了這些信息,知道政府要採取行動了。怎麼辦?基於心中的正義和良心,我和母親都決定向上級政府上訪。

七月二十日,我和母親沒有經過商量,卻不約而同坐上了開往北京的列車。坐在列車上,看著車窗外的彩虹,我為自己的巨大勇氣和正義行為而深感自豪。不管將來怎樣,我現在做了自己應該做的,我不後悔!

(五)在北京的上訪遭遇

坐在開往北京的長途列車上,我們在列車廣播中聽到了中共打壓法輪功的通知。聽著不停播放的通知和對法輪功及李洪志老師的污衊和攻擊,我的心不斷往下沉:「中共和政府這是怎麼呢?這不是將修煉法輪功的億萬群眾推到對立面上去了嗎?」「這麼大肆顛倒黑白、造謠污衊,這是一個泱泱大國的執政黨和政府能做的出的嗎?」

到了北京一看,整個北京都處在高度緊張的狀態,只覺得整個天空都是陰沉沉的。一打聽,國務院信訪辦的門都被便衣警察和各地駐京辦事處的人和車給堵上了,只要一說是煉法輪功的,馬上抓人上車帶走。

我們只好來到天安門廣場,廣場上一隊隊的武警不停地巡查,便衣警察到處都是,一些特務喬裝成法輪功學員,四處打探,甚至往路邊的人叢中發上一些小紙條,說是法輪功的內部消息。各地法輪功來上訪的學員一批批來到天安門廣場,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認識的、不認識的,三五一群,坐在廣場上、廣場邊。複雜的環境使大家都不說話,也不知道誰是法輪功學員,誰是遊客。

我和兩個同修在廣場上等了三天,第三天下午五點左右,我們正坐在軍事博物館前的小花園中休息,突然從路邊小巷中衝出一隊武警,在便衣警察的帶領下將廣場靠小花園這片地域全部包圍,將圍上的近百名人員全部抓捕,帶到小巷中房屋中。房屋是監視廣場的監控錄像室,許多警察坐在房中監視廣場情況。便衣警察對我們問都不問,馬上招來大巴車將人們運往北京某某體育館。

我們這才知道,坐在路邊的人們全是來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到了體育館,館內已有幾萬名被抓捕的來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周圍全是荷槍實彈的武警。許多便衣警察在詢問和收繳身份證,然後按所屬省市分塊看守。傍晚,我市駐京辦事處來人,將我和幾位學員帶回了駐京辦。

(六)中共對我的持續迫害

我市黨委接到北京和省黨委的指示,要求第一時間將上訪的人接回本地。我所在的單位派來了三人,一到北京就買了飛機票,坐飛機將我接回了單位。一回來,本地市委、團委、公安局、安全局、單位都馬上找我談話詢問,我如實的將一切情況向他們說明。大家聽後,都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我們不反對你們煉法輪功。但不能上訪,你們在家修煉吧!我們是被上級黨委領導派來的,我們同情你們。」

但中共逐步加大了迫害法輪功的力度,各種內部秘密文件一個接一個的下發。我單位受上級指使,將接我回家的費用全部由我個人承擔,從工資中扣除。我每月只餘二、三百元生活費,我當時正在購房並準備結婚。隨後,單位黨委召集全部黨員開了一個會議專門批評我,然後下文撤銷了我部門負責人的職務,命令我在單位打掃衛生、發報紙。僅打掃衛生一天,我就認識到這是一種在名譽上的迫害,於是我堂堂正正的坐在辦公室,抵制不幹。單位黨委書記只好安排另外的工作。

迫害並未結束,單位不但指派專人對我進行監控,還雇了一個人跟蹤我上下班。一到節假日、與法輪功有關的敏感日(即所謂的特防期),就限制我的行動自由,派人到家中監視、騷擾。後來妻子和她的父母怕被我牽連,她被迫與我離了婚。

我母親由於是當地法輪功輔導站的負責人之一,又多次上訪,六旬老人還被中共抓捕、非法勞教一年半,在看守所和勞教所遭受了殘酷的迫害。

經過這些事情,我認清了中共的真實面目。二零零五年,我自願上網申請退出了曾入過的共青團、少先隊組織。

寫到這裏,我要告訴大家,中國國內像我這樣遭遇的人有上億人!國內現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還十分嚴重,我們呼籲全世界正義人士和國際社會對此予以高度重視關注!呼籲制止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人權迫害和信仰扼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