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同修戰勝病魔的一次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八日】看了明慧網上刊登的《徹底解體最後的邪惡與因素》這篇文章後深有感觸,想起幫助同修發正念除病魔的一次經歷,那真可以說是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雖然事隔將近一年,但仍然歷歷在目。

在我的身邊也有幾個被病魔迫害不幸走了的同修。他們的狀態和寫這篇文章的同修說的基本一樣,同修自身空間場裏邪惡聚集的太多,加上自己信心不足,正念不強,很難徹底清理。同修幫著清理一些之後,又被從邪惡老巢過來增援的邪惡給補充上了(以前根本沒有悟到這一點),所以同修自己不能自拔,最後被邪惡以病業的方式迫害致死。我想在幫助被病魔干擾的同修發正念時,一定要清除來自老巢增援的邪惡。在接觸不少病業同修時發現,很多處在這種狀態下的同修都有這麼一念:「我怎麼老發正念也不好使呢?」現在應該明白了。

現在我決定把幫助同修發正念戰勝病魔的一次經過寫出來與同修共勉,供同修參考。

事情發生在二零零九年冬天。一天早晨起來清晰記得夜間做的一個夢,可是怎麼悟也悟不明白,後來想可能是干擾,不想了,就把這夢忘一邊去了。夢的內容是這樣的:我和A同修在一個院子裏,聽到遠處轟轟隆隆的炮響,我就跟A同修說,是不是打仗了,聽這炮聲馬上就打到咱這兒來了。隨後就看到我自己蹲在地上看一幅畫面,畫面是一片大海,海面上有一艘大輪船,這時在輪船的左邊三米處一條像泥鰍魚狀、三寸長、手指粗類似魚樣的小東西露出水面,緊接著在這條小魚嘴裏射出一竄炮彈直接打在這艘大船上,還把這個大船打歪了,就看這個小魚越打越來勁,這個大船眼看就要翻船了,沒有一點還手之力。我邊看邊想:這個大船怎麼回事,這麼小的魚打你你怎麼不還手呢?再看那小魚跳出水面猛攻大船,我就說你也太欺負人了,說著伸手把這條小魚抓出來扔在地上,並對大船說:這回好了,沒人打你了。然後回到一個屋子裏。這屋子裏有幾個人圍著一張桌子坐著,我也在桌子邊坐下。這時見一個人端著一個裝有三大塊做熟了的魚的盤子進來了。坐在我旁邊的人說:抓出來的小魚做熟了。我一愣,心想:這是我抓出來的那條小魚嗎,我抓出來時就是一個一寸多長的小魚丁,怎麼做熟了這麼大個?三塊魚要連一起有一尺半長,中間那塊粗,寬度有半尺,兩頭稍細點。正想著就見盤子裏那魚頭上的魚嘴很吃力的張開又很吃力的合上,張合四、五次就不動了,其它部位也一樣,吃力的張開又合上。我正納悶:這魚都做熟怎麼還動呢?夢到此時就醒了。起床後百思不得其解,就不再去想它了。

中午A同修來我家告訴我,B同修病業嚴重,氣都上不來了,讓我來找你,你快去看看吧。我問都有誰在她家呢。A同修說沒別人:她就讓我來找你。我出來時囑咐她記住一念:「一定要跟師父走!」我就來找你來了。

我說那就去吧。我邊穿衣服邊想師父在一次講法中專門講了有關病業的問題,只記得那段講法在三十八頁,就是想不起來是在哪次講法中講的。MP4裡面有電子書,拿上它到同修那裏一找就行了。就這樣我倆急忙趕到B同修家。

進屋一看,B同修正坐在床上喘粗氣,說話費勁,不斷的咳嗽,瘦的都走相了。來不及細問,我就對她倆說:趕快發正念,清理她空間場內迫害她的邪惡,清理舊勢力和她的所有簽約,還有她生生世世欠過誰的命的都不允許它們來迫害她。說完我們三個一起發正念。

B同修家住的是五樓,當時我坐在床上,她們兩個坐在地上。我們剛開始發正念她家樓下就來了一輛宣傳車,音量非常大,又唱又說,我感覺這個大喇叭就像在我耳朵上掛著,整個屋子都被這個喇叭聲音覆蓋著。這時B同修喘的更厲害,一聲接一聲的咳嗽。我和A倆人不為其所動,只有一念:誰也干擾不了我們!我們持續發正念。這個宣傳車在樓下唱了十分鐘左右,漸漸遠去了,可沒過一分鐘又開回來了,又停在原地繼續唱。不管它怎麼干擾,我們都不動心,繼續發正念。過一會,B同修有明顯變化,不喘了也不咳嗽了,能正常呼吸了。那個宣傳車唱了一陣子開走了再也沒回來。

發完正念再看B同修,和我們剛進來時完全是兩個人了,看上去臉上紅撲撲的,病業症狀全無,真是太神奇了。我們都真正體驗到了發正念的威力。她看著我倆笑了,我們都笑了,她說我一個人發正念的時候打不過它們,就是打不過它們。

發完正念我們在一起切磋,我還在想著師父那段關於病業的講法是在哪次講法裏呢?我就想把mp4拿出來找找,伸手去拿放mp4袋子,忽然眼前一亮,我要找的那本講法就在袋子旁邊。我高興的對她倆說:你們看啊,我要找的就是這本講法(《洛杉磯市法會講法》)。B同修說今天早晨我把所有的書都收起來了怎麼偏偏把這本書落床上了。我們心裏都感激師父。我們開始學法、向內找,鼓勵同修堅定正念、正念正行。B同修狀態越來越好,到了下午四點我們就各自回去了。

到家後回憶著今天發生的事,想起B同修說的「我打不過它們」的話挺好笑,我一下想起來我做的那個夢,突然夢中小魚打大船的畫面出現在腦海裏,我全明白了,這時才悟到這個夢是怎麼回事了。那艘大船好比我的同修,那條小魚就是迫害同修的邪惡,師父讓我看到另外空間的那一幕,看似一條一寸長的小魚在另外空間裏卻是一條很大的魚,而且非常邪惡,都死了做熟了還在垂死掙扎。想想今天在B同修家發正念除惡的過程,真是一場正邪大戰,我們三個也都感受到了,一切都是在師父的有序安排中。同時我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們重視發正念,多學法。而且要高質量的發正念,一定要學好法,明確法理,知道修煉人的病業是有原因的,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找到根處,發正念除惡就快、就徹底,迫害不停就要正念不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