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老年同修共同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借明慧一角,與同修們切磋年輕大法弟子修煉的體會,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與老年同修組成學法小組,共同提高

我們學法小組最初基本是三十至四十歲的中青年人,後來,師父逐漸把一些老年同修安排在我們身邊一起學法。大家在法上切磋,心性提高很快,做三件事的狀態也越來越好。

老年同修很樂意與年輕同修們切磋法理,常常鼓勵年輕同修多走出來講真相。年輕同修對法的理性認識較強,切磋時比較直接,不繞彎子,能彌補老年同修這方面的不足,共同提高心性。當初沒有老年同修一起學法的時候,我們讀法的速度很快。而與老年同修一起學法後,因老年同修讀法的速度較慢,為了大家能形成整體,讀法速度就慢下來了。後來才意識到,讀法的快慢不是關鍵,師父是要我們修出能放下自我為別人著想的善心,共同形成一個整體。同時,教老年同修使用電子產品的過程,需要耐心、細心與寬容,也是師父安排的提高年輕同修心性的機會。

年輕同修不容易把握住顯示心,在一起切磋時,就容易顯示自己:我今天做了甚麼,我今天是怎麼講的等等。而老年同修雖然每天堅持講真相,切磋時卻不顯示自己。現在,大家學法後更多是在如何形成整體、營救同修、揭露本地迫害、提高心性等問題上切磋,那種自誇式的陳述越來越少了。不怎麼走出來的年輕同修也找到了差距,下決心走出來講真相了。

集體學法是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形成整體的大法弟子能更好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共同提高。老年同修乙,家庭的魔難比較大,有一個患「精神病」的兒子,經常罵難聽的話,還干擾她學法煉功,有一次,甚至背著她把師父的法像都扔了。乙同修在與大家切磋的時候,對家人也是怨聲載道,很難靜下心找自己的原因,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和干擾。雖然干擾很大,但乙同修沒有停下面對面講真相。有一次,乙同修講真相回家後突然出現較嚴重的「病業」干擾,嘴歪得厲害,眼神也散了。乙同修認為這個樣子出去講真相會有損大法形像,心裏很難過。我們大家鼓勵她走出魔難、幫助她向內找心性的問題,讓她多學法,多發正念清除干擾。兩週後,乙同修憑著對師對法的正信闖過了這一難,身體恢復了正常,以親身的例子讓家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與超常。乙同修又投入到了講真相救度眾生中,狀態越來越好,而且「精神病」兒子的病情有了好轉,家庭的魔難和干擾也小了。

二、與老年同修形成整體去面對面講真相

除了工作中向有緣人講真相外,休息日我儘量與學法小組的老年同修們配合去講真相,這個過程就是溶於法中、互補互修的提升過程。當同修講真相時,我就在旁邊發正念,發現沒講到位的地方,就及時補充說明。我講真相的時候,同修也這樣配合。如果同時遇到多個人,就各負責一兩個去講,這樣避免因時間有限而遺漏該救的眾生。在與老年同修的配合中,大家都提升了,配合得越來越好。

我經常與甲同修組成一個講真相小組。甲同修是位七十多歲的阿姨,曾被綁架迫害,出來後腿上的「病業」時斷時續。但她堅持走出來講,風雨無阻,每天勸退人數都在十人以上。剛與甲同修配合的時候,我往往是講幾個後,就感到「累」,不情願再講。與老年同修們切磋,她們大都沒有這個狀態,而是越講越想講。她們給我提出來:師父讓我們儘量多救人哪。通過向內找,我發現自己面子心、求安逸心、急躁心、完成任務的心很重,內心真正同化法不夠,被常人觀念障礙著,沒有真正理解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以後再有這種狀態,我就儘量抑制、清除那些不好的心,現在這些不好的物質已經越來越弱了。

有一次,我們到一個街心公園講真相,遇到一位給公共廁所看門的阿姨,她們一家吃、住都在廁所邊的小屋裏。在給她和孩子講完真相並三退後,我就準備離開了,可甲同修還隔著窗戶把正在睡覺的她的丈夫也喚起來,直到講明了真相才離開。回來路上,甲同修對我說:他們是一家人哪(都應該得救的)。向內找,我發現自己的善心不夠。有一段時間,我起了證實自己的心。乙同修與我配合講真相的過程中,對我說:「你講真相後,有沒有從心裏謝謝師父?」我回答說:「沒有。」後來,我意識到了,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證實自己是一顆很骯髒的私心,一定要修掉。

與老年同修配合講真相的過程中,我也能及時看到她們的不足,及時從法理上切磋並歸正,並圓容補充。

部份老年同修對基本真相(如「天安門自焚」偽案、「四二五」上訪)、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為甚麼要「三退」等講得不夠清楚,往往只是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保平安,如果對方點頭同意「三退」,認為就可以了。開始我覺得效果挺好,也這樣做。但後來悟到,雖然有時因時間緊等特殊情況而不得不這樣做,但不能為圖省事就助長人的觀念。我們講真相是為了讓眾生真正得救,不能求數量不顧質量。如果對方當時沒聽明白甚麼是法輪大法,就打哈哈過去了,那麼師父可能還得安排一名同修再給他講大法真相。後來,我與老年同修多次切磋這個問題,我們現在都意識到了講清真相的必要性,在時間允許的情況下盡可能多地告訴對方真相,打開對方的心結和疑問,並送給光盤或小冊子,囑咐他自己看後,拿去給家人和朋友看。

我身邊的老年同修很捨得拿錢做大法資料,但個人生活中卻有難以覺察到的圖小便宜的觀念。有一次,我與甲同修到菜市場講真相,甲同修要買點菜,可不經意間常人心就出來了,她習慣性地在菜農的籃子裏挑最好的買。我提醒她:「阿姨,你這是利益心哦,你把好的都選走了,人家只剩次的就不好賣了。」她聽後一怔,然後笑了,說:「對呀。」隨後就不再挑來挑去的了。還有一次,乙同修在路上看到一百塊錢,就把錢撿起來送到資料點上去了。後來與她切磋:我們大法弟子做的資料是堂堂正正用來救人的,肯定不能要來路不明的錢,再說,要是失主找不到這錢,該多著急呀。乙同修明白後說,那就從哪裏撿的還放回到哪裏,咱不要。

三、到老年同修去得少的地方發資料

當地老年同修一般去居民小區、菜市場、超市等發資料,而商業中心的寫字樓、商場等去得很少。學法小組中年輕同修幾乎都在繁華商業區上班,我們悟到,沒有偶然的安排,救度這部份眾生就是我們的責任。

寫字樓一般多是高層電梯房,進出的大多是年輕白領,年輕大法弟子到裏面發真相資料是很適合的。我們就在午休時間、外出辦事時間或休息日去發真相資料。特別是休息日,寫字樓進進出出的人很少,發真相資料更適合。另外年輕女大法弟子也非常適合到各大時裝店、飾品店等地方去發資料、給有緣人講真相。

其實,這部份眾生的數量是很大的,就我上班的商圈為例,就有高檔寫字樓七棟以上、大型百貨商場五所以上,還有難以計算的中小型商場、店鋪。如果我們沒有做好向這部份眾生講真相的事情,就辜負了師父的安排。每一個年輕大法弟子都應該在講真相方面突破自己,承擔更大的責任。

以上是我們修煉的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