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松海在牡丹江監獄已遭七年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紀松海,在牡丹江監獄遭受了近七年的迫害,多次被酷刑摧殘昏死,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二零一零年四月份,現任九監區的隊長黃威(音)逼迫身體虛弱的紀松海出工,紀松海不從,黃威就大打出手,用電棍把紀松海電得直到昏死過去才罷手。家裏又是長時間沒有得到紀松海的音信。

紀松海
紀松海

紀松海的胞弟紀松山2003年6月17日遭綁架,僅5小時被公安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惡警李洪波、杜佔一、劉偉國等毒打致死,年僅27歲。家人申訴無門,老父親無望中於2009年含冤辭世,老母親寄居他鄉。

紀松海,男,現年36歲,2002年3月15日被綁架,2003年1月被雙鴨山尖山區法院誣判12年,同年四月送至七台河監獄,九月轉至牡丹江監獄非法關押迫害至今。

艱難的探視

2008年之前家人去看過(接見)三次,其中一次是正常看到的,另外兩次都被無理拒絕後,家人據理力爭才讓接見。家人看到的紀松海臉色蒼白,走起路來有氣無力的。

2008年之後迫害加劇,家人得到消息:紀松海被打了。08年4月19日紀松海的老母親和姐姐趕去探望,但是監獄無理拒絕了,說啥也不讓見。家人要找監獄領導講理,監獄守門的保安員粗暴的推搡她們,把紀松海姐姐推了一個跟頭,辱罵她們,不准進門。無奈之下母女倆住了一宿,次日再次來探望,保安遠遠的看到她們就把大門關上了,連門都沒進去。

2008年8月10日,家人花錢托人才看到。家人看到的紀松海面色慘白,手捂著心口(心臟),一說話得捂著心口輕咳兩聲,表情非常痛苦。紀松海看到姐姐流淚就把手移開胸口,向著姐姐笑,很明顯是強裝笑臉,很不自然。紀松海被非法關押之前身體非常健康甚麼病都沒有,身高1.75米,體重65─70公斤,當時僅有50公斤吧。

當時紀松海對親人說:他從七樓走到一樓得需要40分鐘,手一點點東西都不能拎,走起路來只要腳一動彈心就會疼。紀松海身邊左右站著兩個警察,身後還站著一個警察,當紀松海說到他胸腔疼時,一個警察拿起座機話筒搪了一下,示意紀松海不准再說了,紀松海衝家人笑一下,再也沒說甚麼。

2008年12月份,紀松海的哥哥給牡丹江監獄610頭目送了禮,才讓紀松海和家人一起吃了一頓飯。為了這頓飯花了2-3千元錢,當時610頭目和警察都在場,紀松海甚麼心裏話也沒法和家裏人說,紀松海也幾乎沒吃東西,就是在看。紀松海身體很虛弱,一點東西也不能拿,家人給帶的東西是由別人給拎上去的。紀松海的手不時的捂著胸口,走幾步路得站一站再走。

直到2010年8月,紀松海家人才知道紀松海在牡丹江監獄被迫害的詳細情況,才知道08年4月19日紀松海的老母親和姐姐去探視不讓見的真實原因:掩蓋紀松海被酷刑迫害。

酷刑迫害情況

2008年4月1日,牡丹江監獄警察翻號(搜查),在紀松海幹活(強迫奴役)的地方翻到一個手機,九監區的隊長齊偉就誣陷是紀松海的。當時紀松海已經在監舍休息6、7天了,而車間天天都有出工的。早晨7點鐘紀松海被從監號提走,齊偉誣陷說:手機是紀松海的,強迫他承認。紀松海說不是,沒承認,同監室的人也說不是紀松海的,但齊偉等警察根本不聽,就開始打紀松海,用電棍電,身上的皮肉被電焦了。從10點鐘打到中午,人被打的昏迷不行了,才送到牡丹江監獄的「博愛醫院」。當時血壓70/40(毫米汞柱),到晚上9點才脫離生命危險。

第二天中午(4月2日)被帶回監獄,回到監獄的紀松海,躺在床上就像活死人一樣,甚麼都不知道。一個同監舍的人護理他直到能自己下地為止。這段時間有多久具體不清楚。

4月1日晚,和紀松海一個監號的犯人發現紀松海被警察提走一天也沒有回來,有些擔心,就向管教要人:你們早上把紀松海提走的,這麼晚了還沒回來?怎麼回事?警察支吾著不承認。先說:有些話沒談完。同號的人就問:甚麼話一天談不完?你們給打壞了吧?我們要見紀松海!警察又說:他心臟病復發了,我們送他去醫院了(紀松海以前根本就沒有心臟病,是被監獄酷刑迫害所致)。

2009年11月,牡丹江監獄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酷刑轉化。紀松海再一次被酷刑折磨,遭受用電棍電、用電棍打、用涼水澆、光著腳在外面凍等,直到把身上都電糊巴了、打到昏迷。

2010年4月,現任九監區的隊長黃威(音)逼迫身體虛弱的紀松海出工,紀松海不從。黃威就大打出手,用電棍把紀松海電的直到昏死過去才罷手,而後把不能走路的紀松海由兩個人架著拖回監舍,直到現在,紀松海的前胸後背還疼。因為紀松海不放棄信仰,經常被打。和紀松海同號的人就覺得不公:紀松海是個大好人,當官的不應該這樣對他;就把對紀松海施行暴力的黃威告到監獄紀檢委。7月16日牡丹江監獄紀檢委找紀松海談話,問紀松海被打的情況是否屬實,紀松海把遭受迫害的經過如實的說了。黃威怕自己會受到處分,就要求紀松海改口供,紀松海堅決不改。黃威就威脅紀松海:你如果不改口供對你沒甚麼好處,因為你還在監獄呆著。

黃威威脅紀松海後,家裏再沒有得到紀松海的音信,不知已很虛弱的他是否又遭受構陷和酷刑折磨。

到目前為止,牡丹江監獄已經迫害死三位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潘興福、孔祥柱、吳月慶。而今,紀松海又危在旦夕,家人在向全世界善良、正義的人士呼救:請伸出援手,制止迫害!讓被非法關押的所有法輪功學員獲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