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波在牡丹江監獄遭電擊、吊打、冷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密山市法輪功學員趙波,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日晚被密山市公安局副政委劉琴、原政保科科長孟慶啟(現已被撤職為普通警察)等十幾個警察闖入家中綁架,非法判刑七年。下面是他幾年來在牡丹江監獄遭受的部份迫害情況。

關小號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下旬,趙波被秘密劫持到牡丹江監獄六監區;二零零四年三月,趙波被轉到十一監區,在這個監區裏,每天每人被強制縫汽車坐墊八小時以上。

趙波絕食抗議 抵制迫害,被惡警關入小號,俗稱「死亡監號」。有時,三平方的小號關押五個人,而且有些被關進小號的人被打的皮開肉綻或餓的皮包骨。二十天後,趙波從小號放出來,認識他的人嚇一跳。時間不長監獄又把他轉到十七監區繼續迫害。

禁閉室

二零零四年七月,趙波認為自己信仰無罪,因此抵制強制勞動,被惡警李洪明毆打後絕食抗議,要求見獄長,監區長不讓。絕食後的第四天,監區長鐘貴見其躺在床上不動,用棍子把其捅起來,並派人監視他。趙波乘監視的人不備,從監舍衝出去,向獄長辦公室跑去,在操場上被監獄巡邏的執法隊的兩個警察從後面撲倒,其監區教導員於福剛領著人從監舍追到,不顧操場上有上百人在觀看,一頓拳打腳踢,把鞋都踢飛了。

隨後四個人把趙波拖回監舍,用手銬把他銬在鐵床上,打了一頓,下午送到禁閉室。禁閉室只有一個門,三面是牆,一面是門,門上只有一個小孔(25cm長、20cm寬),裏面二十四小時點燈。夏天裏面像蒸籠一樣,只穿一個褲頭身上還不停的冒汗,還經常斷水,兩天給一小杯水。趙波在這種環境下被關押了二十五天,也沒有放過一次風。

電擊敏感部位

二零零五年三月,趙波由於抵制勞役,再一次被監區長姜衛東用電棍猛擊後腦,當時昏死過去了。姜不顧趙波頭上還流血,和幹事伊永祥把其拖到禁閉室的鐵椅子上,手腳用鎖頭鎖上,姜開始用電棍在其頭上、臉、手、耳朵、脊柱等敏感部位不停的電擊著,伊就忙著給電棍充電,折騰了數小時,直到他倆累得不行才停手。

為了不叫其他人看到趙波頭上的傷口,伊永祥把趙波拽到醫院,把頭上的傷口縫了幾針,身上的棉衣被血水浸透了。縫完後,又把趙波送到禁閉室呆了半個月,直到身上的傷口都好了,才把他放回監區。回來後,姜又唆使幹警宋軍飄恐嚇趙波不許上告等等。

凍六天六夜

二零零六年元旦前,惡警在法輪功學員安永鎮和趙波身上搜出經文,二人被關進禁閉室。冬天的禁閉室和外面一樣冷,凍得這二位法輪功學員六天六夜不能入睡。二零零六年六月,趙波又被調到十七監區繼續迫害。

二零零七年,法輪功學員六十餘人被集中在一個監舍內,強迫去聽一些被轉化的人談自己被轉化的過程,遭到在場的法輪功學員黃國棟等大多數法輪功學員的抵制,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等。當時被惡警壞人毒打並強行關禁閉。

吊打

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牡丹江監獄要求各監區不管使用甚麼手段,只要別讓看出有外傷,你們必須轉化他們(法輪功),轉化一個給犯人減刑,幹警記功獎勵,十七監區由副監區長耿磊全面負責。

惡人徐寶良、孟憲偉、呂春峰監控趙波,連續四天不讓他睡覺,趙波絕食抵制。惡警王衛江、王建峰、王合義、林世傑拿起手銬,讓惡人張玉春、徐寶良、孟憲偉、呂春峰用兩個手銬把趙波綁吊在床樑上,腳尖著地,呂永江用毛巾把趙波嘴堵上,呂春峰和張玉春用腳踹鐵床,持續了兩個多小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