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監獄十五監區酷刑摧殘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零九年六月,牡丹江監獄為追求所謂的「轉化率」,對各監區下發文件,要不惜任何手段迫害獄中的法輪功學員,並且暗示監區獄警、分監區大隊只要不出人命,可以採用任何手段,要求「轉化率」達到百分之百。對工作人員以下崗相要挾,驅使獄警和服刑犯人對法輪功學員酷刑迫害,實施暴力轉化。

監獄利用三、四個在押刑事犯人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採用毆打、長時間不讓睡覺、扒光衣服用涼水澆,甚至在零下十幾度的室外凍著等方式折磨法輪功學員,而且不允許家屬探視。有的個別獄警動手毆打、電擊法輪功學員,不許他們睡覺,或指使幾個犯人一起毒打法輪功學員,逼迫他們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他們肆意虐待、奴役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在精神和肉體上進行雙重折磨。

牡丹江監獄十五監區是全國監獄公認最黑暗的監區,其大隊長謝曉峰素有「惡人」稱號,在對該監區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宮呈閣、趙柏亮等實施的暴力轉化中,宮呈閣的門牙被打掉。謝曉峰仰仗在黑龍江省勞動局工作的弟弟的勢力,在監區一手遮天,他利用一中隊隊長何廣海,犯人頭修顏新一同高壓、暴力管理監區犯人,勒索犯人錢財,甚至販賣國家財產。他曾對犯人講:管理犯人就要以黑制黑,以暴制暴。所以監區內對虐待犯人的現象比比皆是,毆打、電擊、關禁閉無所不用其極。

以下是被關押在十五監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一、法輪功學員趙伯亮被背銬、毆打、澆涼水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法輪功學員趙伯亮被牡丹江市西安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九年被非法送入牡丹江監獄十五監區二中隊,二零零九年七月,牡丹江監獄開始實施暴力轉化。十五監區中隊隊長吳繼哲和徐楊讓趙伯亮在已經寫好的放棄信仰的「四書」(保證書、悔過書等)上按手印。趙伯亮不按,他們就讓刑事服刑人員范國明、王剛、丁立波等,將趙伯亮按住拽著他的手指頭硬按上手印來完成他們的任務,丁立波還打了趙伯亮幾個耳光。

零九年十一月份,監獄「六一零」人員來十五監區核實所謂轉化情況,趙伯亮和其他幾名法輪功學員也都說明不是自己本意按的手印。十五監區大隊長謝曉峰大怒,將各中隊幹警和服刑雜工訓斥一翻,要求他們必須完成「轉化」任務,否則扣幹部工資,扣服刑雜工的分,不予減刑;如完成任務就給服刑雜工獎勵、減刑等等,以此要挾他們。

獄警和犯人開始全面迫害修煉者,三天三夜不讓趙伯亮睡覺,白天在車間由服刑雜工趙雲剛和孫光遠看著。晚上在監舍走廊,讓服刑雜工范國明看著。第四天白天,將趙伯亮從車間調回監舍,用手銬把趙伯亮反剪雙手在床鋪頭上,普犯范國明還逼他將衣服脫掉,推到水房,和王剛用涼水自來水澆,最後王剛、趙雲剛、范國明對其進行毆打逼著他抄寫所謂的「四書」並按手印。

當時趙伯亮被折磨得腰不能彎,大腿青紫,小腿被涼水澆得經常抽筋,走路困難。事後他們反而說:我們也不想這樣,可是我們不治你,他們就治我們。中隊幹部也說我們知道轉化不了你們,但是完不成任務我們交代不了,你只要幫我們糊弄過去,你們的事我們也不願意管。事後,獄警又以將趙伯亮等人「轉化」就給那些刑事犯減刑,要求他們一個月完成定額任務,以給獄警的政績抹粉,給他們的「轉化工作」報功,目的是為了欺騙上級,欺騙世人,完成所謂的「轉化指標」。

牡丹江監獄各監區都在瘋狂迫害修煉者,很多人都經受了不讓睡覺、吊掛、澆自來水、電棍、毆打、關小號等折磨。

二、宮呈閣多次被敲詐,當獄警面被毆打,三顆門牙脫落

二零零九年八月上旬,大隊長謝曉峰指使一中隊隊長何廣海電擊法輪功學員宮呈閣,讓修彥新、李雲野強行拉住宮呈閣按手印,強制轉化。

八月中旬,在監區,宮呈閣被逼做奴工──插眼毛,因他近視,幹不了這活,大隊長謝曉峰及一中隊隊長何廣海就以此為由利用犯人對宮呈閣敲詐勒索,勒索不成,謝曉峰、何廣海二人指使犯人孫景華與李雲野大打出手,導致宮呈閣三顆門牙活動脫落。犯人毆打宮呈閣時,孫幹事,張幹事等警察一直看著,任其毆打!

二零一零年一月初,謝曉峰指使犯人向宮呈閣要好處,並暗示他的家人:不來就給宮呈閣加任務,並讓插眼毛幹活。宮呈閣父母於零九年春,在謝曉峰威脅下送他一千元。

二零一零年五月末、六月初,犯人頭修彥新,指使犯人將宮呈閣家人郵來的鞋拿走後,冒充宮呈閣筆跡,給宮呈閣家人寫信,騙去五百元錢和東西,並多次暗示宮呈閣別出聲。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三日,謝曉峰派犯人冒名寫信索要下,從宮呈閣家人那裏又勒索五百元,並偷著打電話要東西,宮的家人郵來的東西,有一次郵包未收到,一次鞋被拿走。

十五監區的幹警在謝曉峰的脅迫下,在暴力管理和勒卡中,都直接或間接參與了犯罪。社會上人們都說:警察比流氓黑幫還狡詐還兇,肆無忌憚。有個幹事在宮呈閣被打時說:謝曉峰有人,誰也動不了他。我也做過很多壞事,哄人、騙人、打人、卡人。犯人頭修彥新,是謝的智囊與打手,中隊長都說:修彥新說的算。

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毆打、電擊、關小號

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張景亮,二零零二年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監獄。二零零六年十月,張景亮因為在車間煉功,也被十五監區大隊長關進了小號。期間被侯波拳打腳踢並威脅上腳鐐。

張濤,二零零六年因堅持煉功,被張紅電擊後關進小號,關在籠子裏凍,零七年初,張濤反迫害不做奴工,被張紅、紀濱電擊、戴手銬。

盧世奎,在獄中得法修煉的法輪功學員,零七年夏,因從他那搜出法輪大法的書,被張紅一腳踢中下頜,受傷後,他的電子書也被搜出,又被張紅、周繼和、李炎三人輪番用電棍電擊,致臉部變形,他還遭到拳打腳踢。

法輪功學員關文龍,二零零八年八月初,因身體不適沒幹活,被警察吳繼哲用電棍電擊,臉部變形,身上多處燒傷,長時間傷痕不去,當時多名犯人按著他,助紂為虐。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在二門點數時,獄警武學軍公然在三百多名服刑人員和十幾名警察面前,毆打法輪功學員關文龍。十一月十七日,武學軍又將關文龍押入小號,同時告訴小號裏的服刑人員毆打關文龍。為了讓服刑人員關振利聽從他的指使毆打關文龍,武學軍經常給關振利帶酒,買吃的。

二月二十四日,武學軍和犯人李曉偉、王立軍,看廁所的犯人姜明永,五組長何雪雙,將關文龍打得爬不起來,而且武學軍還用錐子扎關文龍的後背和大腿,又指使這幾名犯人對劉軍,張世江進行一頓毒打。

十五監區早出晚歸凡事都勒卡,打罵普遍,任務多完不成就被罵、被打、關禁閉,犯人怨聲載道,從警察到雜工犯人,風氣不正黑暗得很。

相關人員電話:

監獄長杜應春手機號:13836352345
監獄「六一零」張國民手機號13039722224
十四監區中隊長王勇、李岩手機號13514570408
大隊長孫洪喜
十五監區大隊長謝曉峰13514570117

監獄長范振宇 0453-6404715-8888
副監獄長王健 13904833666
監獄長助理杜應春 13836352345
牡丹江監獄:
宋曉彬 13766603777
趙鵬 13945326218
周金平 13945345260
王旭輝13704534000
王輝 13504830585
宋浩 13089885777
姜偉東 13946341001
杜英春 13836352345
董亞林 13845352555
劉成彬 13946334295
秦忠 13091856072
岳永軍 13945363013
丁學忠 13945386698
莊軼欣 13836369666
劉士平 13845355071
鄭玉和 13019068650
劉明華 13091858138
高海民 13359887399
王樹生 13303636767
閆立民 13704838802
胡偉 13836308976
李傑 13946337645
鐘貴 13836316007
於富剛 13836318822
張浩 13945314079
李繼剛 13945317585
吳旭東 13504838111
黃福玉 13836379977
徐慶余 13945362043
王玨 13359880771
姜亦臣 13946335828
姜革 13009887080
何建軍 13836318365
王文生 13054345000
朱再良 13904838884
韓國慶 13091856318
劉遵起 13089836305
李鵬 13945315170
汪偉 13946346388
孫兆峰 13089897068
尤福貴 13836308650
閻善明 1308983640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