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才能真正在法中修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這一段時間又開始背《轉法輪》了,當年許多背法、抄書等一些學法的體會又都展現出來,回想起長春當年學法的熱潮以及大法的神奇體現。在這裏和同修們分享當年學法的點點滴滴,希望能喚醒那些和我一樣學法鬆懈了的學員,再一次掀起學法的熱潮,勇猛精進,更好的完成史前的大願,兌現史前的誓約。

我非常幸運,曾經在長春最早開始背法和抄法的學法小組學法。當時我記得是在長春西安大路的一個老年活動中心,學法共有兩間屋子。當時人很多,人挨人,基本沒有空閒的地方,每天不管颳風下雨、嚴寒酷暑都不曾間斷過。那時得了法的人都知道珍惜大法,大家都非常重視集體學法、集體煉功,並且每個人都在這個大熔爐裏昇華的非常快。

那時的輔導員每天都組織大家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然後利用週六、週日到就近的農村去洪法,尤其是學法,就如何輔導學員學法方面付出了很多。

開始背法時由於思想業大,每天只能背一小段,好不容易背下來了,第二天早上起來甚麼都想不起來了,把我急得直哭,心想你越不讓我背,我就越背,我不氣餒。一次記不住,我就背兩次,兩次記不住我就背三次。每天上班的路上、去學法的路上、反正只要腦子空閒了,我就背一直到背熟為止,這樣到後來我一天有時可以背一小節。記得第一次在學法小組背的是《煉功為甚麼不長功》,當時的背法還是大家你背一段、我背一段的形式。那天剛巧只有我一個人背了這一節,所以我就從頭背到完。當我背完的時候,大家報以熱烈的掌聲鼓勵我,從此我們的背法開始轉到每人背一節,那時輔導員每天都會不厭其煩的問:今天誰背了、誰抄書了?每天會問不同的學員:你今天背了麼?背了多少呀?同修們相互見面也都談論如何背法呀、抄法呀,怎麼樣提高心性了,那真是一個修煉的環境,沒有人談論張家長李家短的,思想中裝著的都是法。

有個學員是個男的年輕的,我記得他當時是賣煙的,他每天在煙攤上都看《轉法輪》,那時他看《轉法輪》就看了上百遍。還有一個學員,他抄法抄了十幾遍,並且師父其他的經書也都抄了好幾遍,這在我們學法小組是個很普遍的現象,那時拿出師父的任何一段法都能找到出處,甚至能說出頁數來。師父每出一篇經文當時大家都自覺的背,第二天在學法點幾乎每個人都能背下來,不管篇幅長還是短,都一樣照背不誤,形成了一個良好的學法環境。現在回想起來,我們輔導站的那些學員,如今能堅持走到今天的幾乎都是當年學法比較精進的學員。

在這麼好的學法環境中我也受益匪淺,為了能夠在學法時背的流利、不至於背錯,所以每一節背下來之後,都要背上二三十遍的,這樣在集體學法時才背的流利,不容易背錯,師父其他經文和經書我都最少抄了五遍以上,當時《轉法輪》抄了十四遍,幾乎所有的經文我都能背下來,《轉法輪》我用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才背完的,當時有時在夢中都背法,所以那時法學的非常紮實。而且還有很多神奇的體現,在這裏簡單的舉幾個例子,夏天學法的屋裏很熱,人又多,外面的人在門口進來,感覺像洗桑拿一樣熱,讓人受不了。可是我們在學法的人大家的心都在法上,只是覺得熱但沒有說不能忍受。我那時的工作是晚班,前半夜是十二點多下班,交接班收拾完了差不多將近半夜一點,為了早上能夠到煉功點上煉功,我每次都要騎腳踏車四十多分鐘回家,然後四點多到煉功點和大家集體煉功,冬天下大雪的時候,由於沒有路,我就在馬路中間騎,路不好要騎差不多一個多小時,在路上我常常背法,所以有時沒有路燈我也不害怕,有一段時間長春出現搶劫的,天一黑了誰都不敢出門,我和平時一樣,前半夜照常回家,心中有法,甚麼都不怕。一九九四年我就得法了,經過幾年的修煉,雖然我甚麼感覺也沒有,但通過學法、同化大法所有的另外空間我看不到的我都相信,而且比看到的還要真實,那都是來源於大法。我知道我的悟性不好,但就憑一點當時師父講啥我都無條件的相信,就這麼簡單的想法,無條件的信師信法,修的簡單,沒有那麼複雜。

因為有了這麼好的學法基礎,所以面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迫害,學員中各種表現都有,包括以前經常在一起的輔導站的工作人員有上電視的、有勸暫時避一避的,我都沒有被其帶動,就是一個心,以法為師,也沒有怕心,當時有一些學員看到這些各種想法都有,我就挨個同修家去拜訪,揭開他們心中的疑問,走出來證實大法,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這麼好的大法都已經得了就不能再放棄,直到有一個學員的兒子半開玩笑的說:都甚麼時候了,你還敢到各家去叫學法輪功?你不要命了、不怕別人舉報你呀。

正因為有這麼好的學法基礎,所以在二零零二年以前我被抓過四次,最後都反迫害儘早的走出了魔窟,沒有被非法勞教。甚至有些事件我是協調人,每次都不配合邪惡,都帶頭反迫害,但相對來說因為正念足,雖然也被迫害的挺重,但相對一同抓來的人相比來說是比較輕的,和我經常在一起的同修,有的大多數被判了刑,都是十年以上的,有的被迫害的失去了生命。這期間我有兩次被告知非法教養三年,但都在沒有妥協的情況下順利回家了。

可是後來,因為經常過著躲藏的日子,迫害期間忽略了學法,這個人心在不知不覺中起來了,名利心很重,有時都不如一個常人,和同修以及家裏人、公司裏的同事矛盾很大。正因為這樣,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當時的法會我不是協調人,也不是事先知情者,卻被教養一年,而且教養期間雖然家裏通過各種關係,找了人,我在身體上的迫害少了一些,但在精神上的迫害很嚴重。很艱難的,最後終於以修煉人的身份走過來了。

即使這樣我仍然不悟,直到二零一零年初我和同修的矛盾激烈到了頂點,有同修說我是牢頭、中共給了我多少錢來到了海外,等等很難聽的話,我聽了在家整整哭了一天,法也不學了、功也不煉了,客戶也不見了,眼睛哭得腫腫的,一直哭到渾身抽搐,經過了一個很痛苦很艱難的過程,最後我學了師父的《曼哈頓講法》,這時才開始審視自己這幾年的修煉過程,仔細想想那哪是修煉呀,白白耽誤了這麼寶貴的時間,不用心學法,不在法上,哪算是一個修煉人呀,雖然也做三件事,但那是用常人之心在做,其實就是個常人在做大法的事,那只積福德,不能長功。

現在我開始嚴格要求自己,遇到事向內找,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周圍的環境也逐漸的發生了變化,同修的間隔在一點點的消除。所以對於一個修煉的人,所遇到的一切事都是由自己的心促成的。

今天我之所以要把這個經歷寫出來,不是為了別的,而是想和同修交流一下為甚麼二零零四年前邪惡那麼猖獗,我還積極的做證實法的事,卻不被迫害的很重,而後二零零七年卻反而迫害嚴重哪,就是因為自己不在法上,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人。我知道有一些同修為甚麼不敢走出來證實大法、做三件事,救度眾生,就是怕被迫害,其實這個觀念是錯誤的,只要你是完全站在法上,舊勢力才不敢迫害你,你有怕心,不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你反而會被迫害的嚴重,那些不走出來的同修,雖然表面上好像是沒有被抓、被勞教、被判刑,其實是被迫害得很嚴重。試想一下,我們不救度眾生,不能完成史前大願,那走的是師父安排的路嗎?不是走師父安排的路,就是走舊勢力的路。師父是救人,舊勢力是毀人,那不就是另一種被舊勢力迫害嗎?這種不易察覺的迫害更可怕,在人的安逸心的保護下,放縱、滋養,在不知不覺中被常人心帶動,一點點,不知不覺中離法越來越遠,這才是最可怕的。

現在回想起來,我真是有些後怕,差點和這萬古的機緣擦肩而過,在這裏我想提醒那些昔日的同修,趕緊精進起來,我的教訓是深刻的,不要等將來後悔。

以前遇到問題,好的時候強為去忍,忍得心不甘、情不願,不好的時候,那真是一碰就炸。如今通過背法我又找到了修煉的感覺,心中有法遇到問題不用強為自己去忍,而是發自內心的要找自己的不足,去掉不好的東西,昇華上來。背法的時候自己能感覺到思想業在往下消,有的時候,就不想背,心裏很難受、很鬧心,我知道那不是我,是思想業在作怪,越是這個時候我就越背,當我把心一橫的時候,刷的一下那個業力就下去了,馬上頭腦清醒,渾身輕鬆,背起法來也沒有障礙,一小節很快就能背下來了。

這是宇宙大法,是上天的階梯,我們一定要珍惜。我想和昔日的同修一起像當年長春學法時一樣,從自身做起大家互相促進,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