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與父親間隔的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我是二零零二年真正走入大法修煉的,在幾年跌跌撞撞、跟頭把式的修煉中,一路走來,遇到過很多坎坷、魔難。謹就破除與父親的間隔,處理好父女之間的關係方面,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我與父親原來關係很好,自修煉後,突然父親好像換了個人似的,原來挺慈祥的老人,突然變的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無端指責……。

父親有退休金,他給弟弟妹妹們每人少則上萬元,多則幾萬元,我買房子欠了許多債,只給我一千元,以後還說後悔了,不該給我。在供養上,要求我要比別人多給,要我這個工薪階層跟開工廠的大款弟弟給一樣多。這我也按要求做了,但還是不行,每逢我去給送錢送東西,父親很少滿意,不是說不愛吃,就是嫌不好,總是雞蛋裏挑骨頭。

那年,婆母病重,我去幾百里外婆家照顧婆母,婆母病情不見好轉,就等婆母去世後,才回來。辦完喪事後,我不顧疲勞,第二天就帶上好吃的東西去看望父親。一進門,父親的臉馬上晴轉陰,他明知我去了婆家,還是問我為啥這多麼日子沒來看他?叫我馬上出去,沒我這個閨女!把我攆出去。我含著眼淚回到家裏,跪在師父像前放聲大哭,我說:「師父啊,我怎麼這麼難?」心裏忿忿不平。

在過中秋節和過大年時,親戚、家人都到齊了二十多口子人,在餐桌上,父親當著眾人找茬,而且還有我新結婚的兒媳婦在場,罵我,說我不孝順,把莫須有的事加在我身上,使我狼狽不堪,無地自容。我當時像掉進了冰窖裏,心寒委屈,感到這個世界到處都是冷冰冰的。這樣的事情很多,弄得我到父親那裏去都犯怵。

這樣持續了三年多時間,在不斷學法中,我漸漸悟到了,心性也提高上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師父在講法中反覆講「向內找」,遇到甚麼問題都要找自己。我悟到應該向內找了,父親對我不滿意,問題出在我自身,不是父親的錯。常人還講孝敬父母呢,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更好,我跟生我養我的父親關係都處不好,連常人都不如,這不給大法抹黑嗎?還有臉稱自己是大法弟子?

在與父親的矛盾中,我有很強的爭鬥心,總想分辨出個是非,證明自己沒錯,使父親氣上加氣。我還找到了自己對金錢的執著心、與人攀比心、怕吃虧的心,還有不願聽指責話的心,看到我還有黨文化東西,這些都是必須修去的執著。

父親對我要求高,不跟其他弟弟妹妹一樣對待,是因為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煉人,怎麼能混同於一個常人呢?這不是給自己提高心性的機會嗎?在矛盾中,可以還業,又可以去掉執著心,得到的是心性的提高,得到的是功,失去的是壞東西。自己還不悟,還往外推,還委屈,還覺得是魔難,我應該好好謝謝我父親。

悟到了法理,心性得到了昇華。從那以後,嚴格要求自己,孝敬父親,坦然笑對父親的指責,不跟弟弟妹妹攀比,慈悲對待每一個人,時時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處處把修煉人的境界展示給常人。

「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對我的改變,父親很受感動,家人及父親的保姆都很佩服,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幾年來我勸「三退」中,有幾個不退的,現在也聲明「三退」了,有的也想煉功。

二零零八年末,父親去世了。我悟到,我與父親的關係方面的心性修煉已經結束了,從此再沒有機會了。提醒我在別的方面也要好好修,不斷的修去執著,不斷的提高心性。正法到了最後階段,不要錯過每一個去人心、提高的機會,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