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和怨恨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一九九九年迫害以前,我們這裏天天堅持集體學法、煉功,打下了堅實的修煉基礎。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我先後三次到北京證實大法,三次被非法關押到當地看守所及戒毒所。通過學法及和同修交流,體悟到:證實法不應該被迫害,第四次去北京既打了橫幅又喊了「法輪大法好」,當天去當天回。從此更加理性的做好「三件事」。

一、去怕心

二零零零年,我開始從同修那裏拿真相資料發放。開始時怕心很重,第一次貼A4紙一半大小的真相不乾膠,只拿了四張,走了很遠的路,用了兩個多小時才貼出去。去居民樓裏發資料也是膽膽突突的,有一點動靜,心就怦怦直跳。隨著深入學法,發資料越來越順,心裏背著「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就沒有怕心了,旁若無人,堅持每天上下班路上發放真相資料。

二零零一年資料點被破壞,我和丈夫結婚後沒有房子一直租房住,就和流離失所的同修一起租房子建立資料點。供四、五百名同修經文、週刊及各種真相資料。後來資料點由大化小,分成三個資料點,我和丈夫建立了家庭資料點,多年來一直在風雨中平穩的運行著。二零零八年我們搬到了父母家附近,也是戶口所在地。我家成了學法點,大門一直向同修敞開著。自從我生了兒子,天天在家,同修可以隨時來學法交流、拿資料。我自認為經過這麼多年的魔煉已沒有了怕心。

直到有一天社區人員來查戶口查房證說是派出所要的,我被迫登記了真實姓名。我隱藏很深的怕心也隨之暴露無遺。因為派出所把我和丈夫都記錄在黑名單上,我心想:這下它們可知道我們在哪兒住了。不好的念頭直往上湧。丈夫回來了,我告訴他社區人員來登記的事並跟他說:「以後不管誰來,必須在樓下按門鈴,聽出是自己人才給開門,直接上樓敲門的一律不予理會。」丈夫平靜的說:「你怕心起來了,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它們不能來。」我悟到師父借丈夫的嘴點化我。當然理智是應該的,但不要有怕心。原來說流離失所的同修應該回家,自己沒有房子不屬於此類,這次才認識到我遇到的情況和流離失所回家是一樣的性質,不應有怕心,應該堂堂正正的,決不允許邪惡迫害,不允許毀了眾生。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怕啥〉)。師父還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法理清晰了,馬上感到那個緊張氣氛沒有了,空間場也清亮了,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二、集體學法交流去怨恨心

自從生了兒子之後,我發現跟丈夫的矛盾越來越尖銳,總是指責埋怨他甚麼也不管,也不學法、煉功,整天就知道玩。帶孩子、做家務都是我一個人,忙的我沒時間學法、煉功,更談不上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只能花點真相幣,大部份真相資料不得不轉給別的同修做。由於學法跟不上,心性更難把握,心裏著急。一天A同修來了和我一起看《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並和我交流要向內找,說:那不是你丈夫的問題,都是你對他的情太重。你要看他好的一面,肯定他好的一面,理解他,鼓勵他,他一定會越來越好。我說:他做的好的時候,我就覺的他是應該的,所以沒有任何表示,做的不好的時候覺的還不如一個常人,就指責埋怨。同修A說:這不行,他做一點兒,你都得從內心感謝他,他做的不好,你也別往心裏去,反而以此為鏡子對照對照自己。我通過學法交流悟到,對丈夫的情重,沒有慈悲,所以說他,他不接受,反而起逆反心理,我還追求所謂的人的幸福生活,所以引起怨恨心。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我明白了:遇到問題的時候,不能去指責別人,要先看看自己,如果真的需要指出問題的時候,首先把自己穩下來,抱著一個慈悲的、平和的態度跟別人講,那樣才會收到好效果,即使對方不接受,也不要覺的心裏不平了,其實,如果能放下人的東西,才會有神的東西,那才是修煉狀態。

於是我去掉了對丈夫的怨恨心。晚上丈夫回來我輕鬆愉悅的跟他說:「今天回來的真早,表現的真好,還知道打電話提醒我星期五了。」(我們是星期五做週刊、週報)丈夫驚訝的看著我問:「今天誰來了?」我說:「怎麼啦?」他說:「要不你不能提高那麼快。」我笑著說:「A同修來了,我認識到以前都是我的人心多,不但沒使你回轉,還往下推你,以後我會改,會更像一個修煉人。」

怨恨心表現在方方面面,就在孩子睡著我剛要拿筆寫交流稿時,B同修帶著孩子來拿打印機,她也要分擔一部份製作真相資料的工作。這時我不得不放下筆,準備教她如何使用,墨灌好了,裝機盤怎麼也找不到,本想趕快教會她好寫稿,因為當時離截稿日期就剩兩天了。此時,急躁心、怨恨心都出來了,怨她不提前一天通知我,怨她打亂了我的計劃,這時孩子醒了,B同修想再哄孩子睡,但方法不得當,孩子大聲哭叫,我就更急、更怨。這時C同修來學法,我也認識自己心態不好,就說:「先學法,等我丈夫回來再教你。」我看孩子聽她倆讀,插空也讀一、兩段,但心沒放下,也沒學進去。讀完一講後,C同修要走,說:「今天怎麼了,這個場這麼不好,全是急躁和怨,太難受了。」說完就走了。這時我認識到了不對勁,但不知根在哪。B同修說:「你對你丈夫的怨得去。」我說:「我早就不怨他了,今天是對你,我怎麼就是跟你過不去。」B同修愣了一會兒說你這樣很不善,你要向內找,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精進要旨》〈 境界〉)我明白了,原來怨來自於私,惡來源於妒嫉。我恍然大悟,原來我太自私了,總是「我」字打頭。我不舒服了,你打亂我的計劃了,你不符合我了,沒去想B同修要上班,帶孩子也很不容易。原來我從來沒把怨和妒嫉和惡連在一起,這一下找到根了,我徹底的認識了怨恨心,它也就解體了。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