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孫女受益於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

  • 我和孫女受益於法輪功

  • 告訴還在迷中的人們

  • 凍住的水管來水了

  • 我和孫女受益於法輪功

    文/湖北法輪功學員

    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前一身病,治不好,也沒有錢治,只有在家等死。了解到法輪功有五套功法,動作簡單易學,又不收費,義務教功,我就學了法輪功。

    我沒有見過師父,只是看大法書。修煉不到半年,我一身輕。鄰居說我走路生風,我走遠路上高樓都不累。我不吃藥、不打針、不需要人照顧、不喝酒、不打麻將還能帶孫女、做家務了。懂得了按「真善忍」修煉做好人的道理,我不發火了,時時提醒自己處處做好人。家庭和睦了,鄰里關係也好了,心裏很舒暢。

    兒子因調到遠方去工作,家裏我和孫女一老一小他不放心,要我去醫院複查。我的醫保卡從來沒有用過,查就查吧!到醫院一查:頸椎病、肩周炎、腰疼病、腿疼病都好了,骨頭恢復正常了。婦科、肺部都像從來沒有得病一樣正常,肝管石頭也沒有了。兒子以為醫生不認真做,對做B超的醫生發火:「石頭哪去了?重查!」醫生查的很仔細,肝膽脾都查了,還是沒有看到結石。我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我的師父幫我拿掉了,你的檢查是正確的。」她笑了,我也從心裏感謝慈悲的師父。

    我的孫女出生時右大腿上有一個黃豆大的紫色血管瘤,凸出來了,隨人長大它也長。我煉功時孫女還不滿三歲,她跟我一起聽師父講法,看師父錄像,她的血管瘤不翼而飛了。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法輪大法是正法,師父教我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返本歸真沒有錯。法輪功是對社會、對世人、對家庭、對本人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所以我主動的做了一些講真相、救眾生的事,也受到一些邪惡之徒的迫害,但是我無怨無恨。為了救人,我還要把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的更好,圓滿隨師還。我也衷心希望大家能更多的了解法輪功真相,真誠的祝願大家有個美好的未來!


    告訴還在迷中的人們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

    我在得法之前身體很差,可以說從頭到腳沒有一處是好的。到醫院看病一掛就是五、六個號,藥拿一大堆。就是這樣吃藥,身體還是一天比一天差。還不到病退的年齡就提前病退了。當時我家經濟情況不是很好,兩孩子上學,單位又垮了,看病就成了大問題。家裏上有老下有小,怎麼辦?那時的我對人生真的很絕望,有時真的不想活了。

    一九九七年四月的一天早晨,我在公園鍛練。看見掛著一塊大布,上面有「法輪功簡介」,而且是免費教功。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其實剛開始我只是當作鍛練身體的一種方式,並沒有想的太多,每天跟大家煉動作。後來得到了一本《轉法輪》的書,我就每天認真的讀起來。我發現這本書太好了,教人做好人,做好人中的好人,也就是書中要求的按「真善忍」修心性,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就這樣我每天早上煉功,回家有時間就看書。

    不知不覺中,我發現身體沒有哪個地方感到不舒服了,也想不起來吃藥了,而且幾十年的失眠也好了,每天睡的香,精神特好。過去昏昏沉沉、四肢無力的現象消失了。多年病痛的折磨消失的無影無蹤。在這裏我用最虔誠的心向偉大的師父表示衷心的感謝,是師父救了我的命,也救了我的全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法輪功。開始我以為他們不了解法輪功,想到北京上訪,讓有關部門了解法輪功。沒想到的是他們把我像犯人一樣關了起來。每天輪番洗腦,逼迫我放棄修煉大法。對於我這樣一個在死亡邊緣被大法救過來的人,我肯定不會放棄修大法。

    十二年來,我一個快七十歲的老人多次被他們綁架。被非法關押期間,冬天零下五度的半夜拉到外面用手銬銬著在外面挨凍;夏天在太陽下烤,八平米的房間住三個人,沒有電扇,晚上讓蚊蟲叮咬;還要逼迫看攻擊大法的電視;用盡了各式方法逼迫寫攻擊大法的文章。同時還逼迫我的家人交錢,逼迫家人叫我放棄修煉。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即使這樣並沒有改變我修煉的決心。

    下面我想講一講我的家人因為相信大法的福報的故事。

    我的婆婆快九十歲了,十幾年前就因患乳腺癌動了手術。通過我給她講真相,她不僅相信大法好,還保護大法與法輪功學員。至今沒有犯過病,精神特別好。

    我的兩個孩子也都相信大法好,還做了三退。有一次開車外出辦事,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汽車從公路上飛出去,從幾米高的上空又掉了下來。周圍的人都跑來救人,以為人肯定沒命了,因為汽車都摔變形了,結果發現人都沒事,只有一個受了一點皮外傷。

    這兩個故事告訴我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會保護善良人。


    凍住的水管來水了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

    作為修煉多年的老弟子,在跌跌撞撞中我能平平安安的走到今天都是師父的精心呵護。在這個過程當中曾出現過很多神奇的故事,今天我講其中幾個小故事。

    去年過新年前下大雪,室內室外非常的寒冷,我家所有的水管凍住了。老伴把空調、電熱汀等所有取暖器都放到客廳打開取暖,讓溫度升高,水管解凍。這樣過了好幾天也無濟於事,就找物業的工作人員來看看。結果物業工作人員說廚房到廁所的水管堵了,要把客廳地板撬開才能查看,別無它法。這時離過年還有三天,民工都回家過年去了,這可怎麼辦呀?老伴急壞了,就跟我說這事。

    我走到房間站到李洪志師父像前雙手合十,心裏說,弟子哪裏沒有做好,出問題了。要過年了,沒有水怎麼過呢?師父幫幫弟子吧!八點左右老伴在廚房叫了起來:「來水了!」我跑過去一看,真的來水了,而且水流越來越大,非常乾淨。我感動的眼淚都流下來了,對老伴說:「是師父幫了我們,快謝謝師父吧!」老伴笑呵呵的說:「你們師父真是厲害!」

    有一次我在小女兒家。白天他們都上班去了,我一個人站在一個小桌子上從大櫃子上面拿東西。剛拿到,雙手在頭頂上舉著,腳下的桌子一滑,我的整個身子從後面倒了下來,後腦碰到了牆角上,當時我的腦子很清醒,想「師父快救我!」

    我立即爬了起來,兩眼還冒著金花,晃晃悠悠走到客廳。這時做飯時間到了,晚上還有客人來吃飯,我又緊接著做了一桌豐盛的晚飯。直到睡覺的時候才感覺到腦袋不能接觸枕頭,腫的像個饅頭一樣。過了三天才跟小女兒講這事,小女一看才知道我頭上碰了個大口子旁邊還有血漬,已經乾了。我也沒有管它,照常做事洗澡,甚麼時候好的我都不知道。我已是七十多歲的人了,結果啥事也沒有,是師父保護了我。只要我們堅信大法,一切都是超常的,師父時時都在呵護著我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