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讓我們家不再焦慮痛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我是江蘇人,修煉法輪功已有十三年了,講了真話而遭受了共產邪黨的迫害,經歷了許多魔難,吃了很多苦。如今我依然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堅信法輪大法好。那麼,為甚麼在這樣嚴酷的環境下我會如此堅定呢!請聽我詳細講述。

法輪功是佛家修煉的上乘功法,修煉真善忍,要求修心修善,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我修煉法輪功,還得從我的身體說起。

1993年我從工廠調到房產公司,工作很理想,受益頗豐,就在我想大展宏圖的時候患了乙型肝炎,住院治療後在家休養了一年,每月的醫藥費1000多元(都可報銷)。更艱難的是在這期間,六歲的兒子 又患肺結核,後來妻子又得了甲亢,病情都很重。我拖著無力的雙腿,今天帶著兒子到兒童醫院打針吃藥,明天帶著妻子到人民醫院去檢查配藥,後天我自己又到傳染病醫院去驗血配藥,在醫院進進出出痛苦的忙忙碌碌。一年多下來,吃了很多藥病也沒好,而且出現了副作用。

一家三口就生活在焦慮痛苦的日子裏,不知出路在何方?就這樣熬到了1997年春。那時候,我每天都要帶著兒子到公園散步,同時一直在尋找一個適合自己的鍛練方法。有一次我看到公園裏有一群人圍在一起做著一個非常緩慢,舒展而又優美的動作(法輪功的第三套功法),而且還伴有優美的音樂。等結束後,我就去問,方知是法輪功。當時我就想:這個優美緩慢的功法正好適合我當時的身體。第二天我就去煉功了。

三天後,煉功點的輔導員就借給我一本用報紙包好的書,我回去打開一看,書名叫《轉法輪》,我就開始看書。

這一看真感相見恨晚。我的許多疑問,人生的意義(當時在我全家艱難度日的時候我一直在思考一些生命的問題:人為甚麼會生病,我為甚麼會碰到這麼多苦難,人活在這個世上真正的目地是甚麼),盡在其中。我如夢方醒,深知我此生要找的,要求的就是這個,我一口氣把《轉法輪》看完,那時已是深夜兩點多了。

我驚喜:世上還有這等奇書,我激動,我慶幸,我終於找到了我心靈深處夢寐以求的,明白了生命的真諦,心中充滿了驚喜與幸福,睡覺時周身暖融融的,非常舒服(後知是師父在給我灌頂,幫我淨化身體)。

修煉的初期由於自己的悟性較差,煉功煉了三個月,好像感到症狀還在,沒有把心放下。後來看了師父在美國講法,我就把心放下來了,結果症狀就消失了,從此一身輕鬆。修煉的信心也更足了,每天凌晨四點就到煉功點煉功。

自從我修煉大法後,我經常給兒子講些修煉中的故事,講些消業與修煉的關係,教兒子背《真修》等經文,聽《普度》樂曲,修煉的種子在兒子幼小的心田逐漸發芽。當時兒子的肺結核病灶還沒有鈣化,還在吃藥。有一天我給剛上學的兒子說:「你跟著讀《論語》吧,身體好了就不用吃藥了。」兒子說:「好的」。晚上我就教他讀《論語》(前兩段),讀了幾天後。一天早晨7點多剛要去學校兒子開始發燒,我知道這是師父幫他淨化身體了,我問兒子,孩子堅定地說:「這是消業,沒關係」,我聽了很高興,就請假在家陪他,哪知高燒燒到了40度,並伴隨著胸悶胸痛,小臉被燒得紅紅的。此時我的心已經放下,心想這是師父幫他拿掉病灶徹底清理身體,兒子也很平靜。就這樣,一直堅持到晚上六點多,我們正在吃飯,兒子突然起床高高興興的來吃飯了,看著兒子天真活潑的樣子我們真高興,感謝師父。第二天剛準備送兒子去上學,又發燒了,到39度只得在家休息,到了11點多燒就退了,第三天又在同一時間發燒,這一次只有38.5度,到九點半就好了。經過三天的消業,兒子的肺結核的病徹底痊癒。從此兒子身體健康,皮膚白裏透紅,活潑可愛。

1997年8月病假在家的妻子,看到我和兒子因相信法輪功身體都好了,也拿起《轉法輪》讀了起來。這一讀真是奇蹟不斷,書中香氣撲鼻,每個字都在動,書上發出各種顏色,五天後小腹部的法輪就呼呼的轉動,而且再讀書全身發冷,知道師父在清理身體,感覺一身輕,身體徹底好了。妻子也高高興興的上班去了。

法輪功真正是一個為人民造福的好功法,法輪大法真正是一個教人向善做好人的高德大法。從1999年至今,經過十年多艱難坎坷的風雨歷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一家三口依然穩健的走在大法的修煉路上,堅如磐石,大法的神奇超常,大法的美好光明,使我們心生慈悲,自覺的向人們訴說著法輪大法好的真實故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